注册 /

我和王进喜邮票的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杨宇 时间:2013-06-20 08:52 阅读量:708

导读 :
  转眼到了大学毕业的时刻,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我。想起四年前来大学报到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恍如昨日,但事实就是今年我毕业了!大学四年里我收到了全国各地邮友寄来的数万枚封片,这些封片见证了我的集邮足迹,同时也见证了我和全国各地邮友之间的邮

正文 :

  转眼到了大学毕业的时刻,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我。想起四年前来大学报到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恍如昨日,但事实就是今年我毕业了!大学四年里我收到了全国各地邮友寄来的数万枚封片,这些封片见证了我的集邮足迹,同时也见证了我和全国各地邮友之间的邮谊,这些封片整齐地装在纸箱里面,是我向寝室同学炫耀的“战利品”,然而面对即将工作的我来说着实又是一个负担。好多封片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利用周末的时间整理箱子里的封片,把自己喜欢的邮品打包寄回黑龙江的老家,其余的邮品留待处理。

  石家庄市集邮协会每周六有一次例会,在一次例会上我见到我的老朋友老丁,老丁是华北制药厂的高级工程师,热爱集邮一辈子,每次开会我俩都坐在一起谈论集邮,算是集邮的忘年交了,老丁由于各种原因没办法和各地邮友交流,信息闭塞,想要找实寄封或是各种戳是让他头疼的一件事,然而我正好有这样一批邮品要处理,和老丁所需不谋而合,我俩约好在中华南大街邮局见面,老丁说:“小杨你要钱给你钱,喜欢邮票,我把我邮册带去你随便挑!”我心里乐开了花,买老票一直是我最想做的事情,因为现在假票泛滥,加上石家庄市集邮市场较小,想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实在是太困难,我和老丁正好可以互通有无,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便开始和老丁交流起来,带去几箱子的信封,老丁则把他的邮册拿出来,让我随便挑。一翻邮册我便傻眼了,全是1974年到1982年的好票,还有很多1983年之后的四方连并且都带厂铭,这些票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票,尤其是带厂铭的四方连有些价格非常高,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我心里不免泛起嘀咕,这些票是不是很贵啊,因为能保存下来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加上品相非常好,看得我心里直痒痒。老丁则说:“按照《中国集邮报》上的价格打八折,你随便挑!”第一次交换我便把《红楼梦》小型张——“双玉读曲”收入囊中,老丁告诉我这个张他还有4个呢!我继续整理剩余的封片和老丁进行交换,像“簪花仕女图”、《东北虎》、《花灯》、“国歌”等四方连都被我收入囊中。老丁也通过交换充实了自己的藏品,准备搞一个《桃花》专题,以便将来参加石家庄老年邮局成立一周年的集邮展览,还列了大纲,让我提点意见,我们都各有收获。

  我继续整理着邮品,临毕业前,我打电话向老丁坦言:“我很喜欢你那套带厂铭的《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但是一直都没好意思说交换,现在我马上就要离开石家庄了,希望可以满足我这个愿望,钱好说,多少都行!”老丁在电话那头说:“今天下午我给你带去。傻小子,喜欢就说啊,我还有好多个方连呢,带厂铭的票对我来讲并不稀奇,下午给你!”当天下午我们又交换了很多邮品,这套我梦寐以求的票终于被我收进了我的邮册,依稀告别之时,老丁撕开了他的编号票“王进喜”,送给我一枚带厂铭的。他知道我老家在黑龙江,对黑龙江很有感情,老丁说:“王进喜在黑龙江创造的“铁人精神”受人尊敬,把这枚票送你,让这枚票陪伴你去走人生的路!”说实话,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这枚票的市场价到底是多少,几次翻到这枚票,我都嫌这枚票设计得太暗,王进喜看起来不太精神,便没有交换。没想到老丁在最后还把它送给我留作纪念,令我感动。我便把这枚票随手塞到了一个旧信封里,带回大学。

  回到寝室和邮友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聊起了这枚编号票“王进喜”,好多邮友听到后都羡慕不已,广西的温泉邮友对我说:“这一枚票比你一套带厂铭的“十二钗”还要贵,编号票带厂铭的十分少见,而且还是在老集邮爱好者手里的东西,品相应该没问题,小杨你捡到漏了!”看到群里的消息,大家七嘴八舌地都在说这枚票的价格不低,而且十分罕见,我心里突然觉得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慌忙给老丁打电话,说下次见面把这枚票退还给他。老丁则在电话那头说:“那时候我就是8分买的,我不管现在值多少钱,反正我是送你的,希望你喜欢,以后看到这枚票就能想起石家庄的丁彦忠就足够了!”放下电话,看着邮册里的那枚“王进喜”邮票,我泪眼婆娑!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