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杭间:我看重包豪斯以外的作品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5-06-19 08:45 阅读量:807

导读 :
专访中国美院包豪斯研究院院长杭间 中国美院包豪斯研究院院长杭间向《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介绍了包豪斯研究院的主要职责:负责以包豪斯为核心的系藏品的日常管理、梳理、研究工作,组织策划相关学术活动;负责包豪斯系列藏品临时展馆的日常维护、开放和

正文 :

专访中国美院包豪斯研究院院长杭间

中国美院包豪斯研究院院长杭间向《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介绍了包豪斯研究院的主要职责:负责以包豪斯为核心的系藏品的日常管理、梳理、研究工作,组织策划相关学术活动;负责包豪斯系列藏品临时展馆的日常维护、开放和接待工作;筹备、联络并配合校园建设管理处完成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设计施工,做好展品的陈列设计等。

中国美院包豪斯研究院院长杭间与这批包豪斯作品之间的关系始于2011年,当时他作为国内“包豪斯”领域的研究学者被中国美院邀请参与研究。2012年底,杭间正式受聘中国美院包豪斯研究院院长,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他介绍了包豪斯研究院的主要职责:负责以包豪斯为核心的系列藏品的日常管理、梳理、研究工作,组织策划相关学术活动;负责包豪斯系列藏品临时展馆的日常维护、开放和接待工作;筹备、联络并配合校园建设管理处完成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设计施工,做好展品的陈列设计;做好包豪斯研究院人才的培养教育;结合浙江制造业大省的产业需要和中国创意的研发,做好包豪斯系列藏品相关产品的开发。

艺术评论:您何时开始研究包豪斯?对包豪斯怎么理解?

杭间:1983年我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就读期间开始了解“包豪斯”。我的老师,著名艺术家庞薰琹先生曾在他的家里亲口对我讲述他在留学法国期间的1928年,曾去德绍包豪斯学校参观展览,并有自己的看法;我曾于1990年代写文章,认为庞薰琹先生1956年创建中国第一所设计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是受了包豪斯学校办学理念的影响。

我长期从事中国现代设计和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史的研究,迄今已有30年,1999年我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主任之后,由于参加清华大学学科建设的讨论,日益感觉到包豪斯思想的重要和在中国的“误读”,因而开始此领域的研究;2003年,我因李嘉诚基金会的邀请,从清华大学借调至汕头大学,与著名设计师靳埭强和著名西方设计史家王受之一起,筹建设计学院,其间在香港举行的顾问会议上,与香港著名文化人、导演胡恩威先生共同提出,要为即将到来的“包豪斯诞生90年”做一个系列活动,其中包括“包豪斯道路:历史、遗泽、世界和中国”文献展,与德国维察设计博物馆共同举行的中国与德国现当代设计作品展,由于金融危机,与德国的合作因为经费问题搁浅了,而“文献展”经过我带领研究生二年的研究,于2009年12月在清华大学美术馆如期举行,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主席柳冠中及歌德学院的代表出席了开幕式,同名研究成果《包豪斯道路:历史、遗泽、世界和中国》由山东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文献展应华东师范大学设计学院的邀请,在苏州河创意产业园举行了巡回展,德国图林根州政府州长和前来出席世博会的德国各界政要出席了开幕式。2010年下半年,又在汕头大学举行了文献展的巡展。

这个文献展是研究性的,它有如下成果:1.从历史的角度首次在国际专业学术界建立了“包豪斯”与中国以及东亚的思想关系;2.第一次以中国学者的观点厘清了包豪斯学校解散后,在欧洲(特别是东德)、美国等的复杂的流变关系,而它的复杂是包豪斯本身的理想主义和激进思想与西方资本主义政治碰撞造成的;3.提出了中国现代设计发端的“自我价值”。

我的系统观点见于2010年在汕头大学“中国与包豪斯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题为《中国设计与包豪斯——误读与自觉误读》,其中“自觉误读”的观点,已经在国内外学界产生广泛影响并被广泛引用。其主要内容是:包豪斯在中国的研究和重新认识十分必要,因为它不仅是现代设计不可逾越的经典,同时也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20世纪中国的前驱们数次接触并引进包豪斯的过程,都是他们结合中国社会发展现实消化吸收的结果,他们的误读是一种“自觉误读”,因此构成了中国现代设计的独特景观,因此“重读包豪斯”,不仅是追溯世界现代设计发展系谱,确立中国原创出发点的需要,同时也是探索“现代性”在中国境遇的极佳思想案例。

艺术评论:对美院要购买“以包豪斯为核心的系列藏品”,购买之前你是否听说过?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杭间:大约是2010年下半年,我时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主管科研的副院长,在北京《装饰》杂志年度编委会上,同来赴会的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宋建明教授给我看了有关这批藏品的图片资料,询问我对这批藏品的价值、真伪的意见,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听到这批藏品。

说实话,宋建明教授刚刚跟我说这件事时,我多少觉得有些不可能,但我看到他给我的图片资料后,简直可以说震惊。这批藏品,包豪斯部分是极其精彩的华章,但是我当时更看重的是其他作品能够反映20世纪西方设计发展线索的“系统性”。

我的想法是:1.这批藏品能够反映西方20世纪现代设计的发展线索,对中国学者研究西方设计的历史,有莫大的好处;2.中国设计学院的学生,过去读了4年的本科,上了设计史课程,但看不到“实物”,因此难以真正体会,现在,有了这批东西,能弥补这个缺憾;3.这批藏品对彼时正热的对中国制造“山寨现象”的批评有极大的意义,因为“原创”不是一句口号,它需要指出“为何抄袭”“抄在何处”,同时,只有真正明晰某一品类的原创思想及其发展,中国的设计师才能在此基础上“向前”。

艺术评论:你认为中国艺术设计和设计教育的困境在哪里?

杭间:中国的设计教育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最近十年呈跨越式发展趋势,成绩不可否认。但也要看到,由于规模扩张太快,已经到了“校校都有设计专业”的地步,原有的师资及其教学条件在相当多的院校不能达到理想状态。

而这其中,设计教育观念的更新落后尤其突出,许多非设计学院办“设计专业”,聘用的大都为美术专业的毕业生,以为能画好素描色彩,就能担任设计专业的教师,这是非常错误的观点,这是不了解现代设计是如何发展起来的结果。

今天国际上的设计教育前沿观念,不仅要求设计要解决功能、环保、可持续等问题,同时还要求设计学院与管理、创意、材料、技术,以及用户服务等产生密切的关联,因此,我们要认真补上20世纪现代设计发展这门课,而这批藏品的谱系,恰好能为中国的设计教育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艺术评论:你觉得美院收藏的、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藏品对美院甚至中国设计教育、设计领域有何意义?

杭间:中国美术学院引进这批藏品,不仅仅是为本院的教学和研究服务,更是向全社会开放的。这些藏品能为国内设计教育、设计界人士提供系统的“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设计史上著名作品的实物。

事实也是如此,位于象山校区的16号楼的“以包豪斯为中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的系统收藏”的临时展陈,自2011年开放以来,共计接待10万人次。其中包括相关专家及学者、全国高校的相关学生及社会各界团体,以及各类学术会议的嘉宾。而在国家博物馆举行的“包豪斯:作为启蒙的设计”的展览,观众达到30万人次。

艺术评论:这批藏品有哪些研究成果?

杭间:我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包豪斯研究院,该院主要职责是:负责以包豪斯为核心的系藏品的日常管理、梳理、研究工作,组织策划相关学术活动;负责包豪斯系列藏品临时展馆的日常维护、开放和接待工作;筹备、联络并配合校园建设管理处完成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设计施工,做好展品的陈列设计;做好包豪斯研究院人才的培养教育;结合浙江制造业大省的产业需要和中国创意的研发,做好包豪斯系列藏品相关产品的开发。

三年来我们根据藏品做了很多基础工作,现在可以正式发布这批藏品的基本内容构成,中国美术学院全称为“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系统收藏”的藏品涵盖了:20世纪之交到第一次世界大战(328件)、德意志制造同盟(124件)、包豪斯与德国现代设计教育(356件)、荷兰风格派与荷兰设计(80件)、国际主义风格设计(344件)、二战后设计(654件)、当代设计(394件)及其他各类设计收藏(4730件),共计7010件,其中平面作品2901件(41.4%),器物类3951件(56.4%),家具158件(2.2%)。

艺术评论:你为何辞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职务,前往中国美院担任包豪斯研究院院长。

杭间:在此之前,首先我要谈谈我个人与这批藏品之间的关系。

我最先开始研究这批藏品开始于2011年,当时作为国内“包豪斯”领域的研究学者被中国美院邀请参与研究。在这过程中,我深感这批藏品对中国设计和相关产业领域的重要性,但是因为时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主管科研的副院长,需要有大量精力对付学院的行政工作。几经考虑,我最终做出了取舍,向清华大学提出了辞呈,这样以便我有更多的时间前往中国美院进行该批藏品的研究。

此后的一年时间,清华大学多次提出挽留,并在美术学院的换届中再次任命我为新一届班子排名第一的副院长,但是我心意已决。2012年12月,清华终于同意放行,我正式受聘中国美院包豪斯研究院院长,这件事情在当年艺术教育领域引起热烈反响。

3年来,我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学术上。除了对“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设计史”进行研究外,还负责全校的研创工作,并分管“国美美术馆群”,具体筹建中国美院民艺博物馆,对中国传统和近代的设计进行研究。我希望从中西方两条线来展开优秀作品比对,借此给当下的国内设计教育、设计界提供学术方面的支持。

艺术评论:能否谈谈关于中国美院包豪斯博物馆的相关情况?

杭间:包豪斯研究院的一项重要使命是组织筹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在浙江省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象山校区兴建建筑面积为1.68万平方米的新型博物馆,用于对“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系统收藏”的保存、展示与研究。项目利用中国美术学院的现有土地,其中展示占地6300平方米,库房及技术用房4500平方米,教学与交流用房4000平方米,配套设施等2000平方米。

设计博物馆的建筑设计师是1992年普利兹克奖得主阿尔瓦罗·西扎(Alvaro Siza)。

2014年2月26日在博物馆基地举行开工奠基仪式,预计2017年投入使用。建成后的博物馆将设立20世纪西方现代设计发展的长期陈列,并设包豪斯专厅,同时策划并举行中外当代设计优秀作品展览。

艺术评论:近期会开展哪些关于包豪斯的学术和研究活动?

杭间:包豪斯研究院2015年度重点工作是于10月举办“包豪斯与创造力”系列活动,并组建由中外专家组成的学术委员会,筹备编辑“包豪斯与现代设计研究年刊”。

主题为“包豪斯与创造力”的活动,得到了中国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项目),深圳创基金的支持。活动包括了“包豪斯与创造力”国际研讨会、包豪斯研究院年刊工作会议、包豪斯工作坊。研讨会的目的在于讨论作为“实验室”的包豪斯,其创造力从何而来?如何在当代的设计艺术教育中激发这种创造力?应当如何用展览、工作坊和表演等方式来讨论包豪斯教育对于创造力的培养?

此次会议不仅邀请了来自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等世界各国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的国际最为知名的包豪斯历史学家、设计史家、跨文化领域的研究者,还包括了设计教育家、策展人以及来自相关机构的实践者,到目前为止,已统计国内外学者有近40人与会。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