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艺术指北:如何成为一名非专业的艺术家

来源:网络 编辑:Andrew Berardini 时间:2016-04-02 08:19 阅读量:343

导读 :
没有人愿意被叫做外行,一知半解,半吊子。 “不专业”是一种很容易被人脱口而出的无礼称呼。 专业人士总是知道怎样行为得当,说话恰如其分。他们自控力强且又慎重,从不会与不合拍的人乱搞,不会在聚会上喝醉,更不会在公开场合落泪,不会连续多日

正文 :

没有人愿意被叫做外行,一知半解,半吊子。

“不专业”是一种很容易被人脱口而出的无礼称呼。

专业人士总是知道怎样行为得当,说话恰如其分。他们自控力强且又慎重,从不会与不合拍的人乱搞,不会在聚会上喝醉,更不会在公开场合落泪,不会连续多日卧躺在床,或抑郁万分,或生病受伤难以移动。他们谈起专业来,总会表示“做起来太简单了”,或是“要求如此严苛但也能做到出色”。专业人士擅长利用他们遇到的每一个机会,不断接触新结识的人脉,总能够在截止日期前搞定一切。当谈及自己的工作,他们总是言语得当,简单的几句解答中便包含了复杂精细的细节,暗暗流露出自己渊博的学识,彰显自己对真理的了解之深刻。他们的答案只需要花费几分钟。他们的PPT总是设计新鲜又信息及时。再看看他们的个人网页:干净、现代、而又如此专业。

然而这些与你似乎都没什么关系。

你时常感到饥饿、疲惫、有太多的工作要做。你会在派对上大醉特醉、与陌生人胡搞,造成一堆麻烦。你无法遵照截止日期完成任务,死线总是像飞翔的小鸟一般呼啸着离你而去。你眼看着身边的骗子们淹没在财富与名利之中。你的金主让你经常使用红色绘画,仅仅是因为红色销量特别好。她甚至可能对你说,要不这段时间你就只画红色的画?你的学生会逃掉你的课去参加某艺术活动。你最积极的收藏家就是那些学生的债主们。他们不断拨来电话,而你又是多希望能卖出一幅作品。对你来说,回复一封最简单的电子邮件也需要好几天。而你的个人网站,如果你还有一个的话,也是一团乱麻。

你徘徊、怀疑,改变着自己的风格、试图改变媒体与这个城市。你一次次实验,然后失败。循环往复。

“不专业”的字面意思是指“低于行业标准或与标准水平背离”。那么,到底是谁制作了标准?所有人都得到报酬了吗?公平吗?当艺术家是一份职业吗?谁来界定水平的高低?你希望被一个标准来衡量吗?

艺术与成功。

将“艺术”和“成功”这两个词语混到一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专业主义”。我们来看看某著名艺术家最初的个人简历和作品。成功到底是什么?是如同屹立在凡尔赛宫外面的雕像吗?是两年一次的展览、奖状、一流的画商?是登上杂志封面?还是拥有厚厚的,可供回溯的作品目录?如果我们粗浅的看这个词,我们还能看到更多可用做推托的事情。豪华轿车就像是闪亮而坚硬的子弹。上了年纪的摄影师抛弃了小美术馆和糟糠之妻,转而投奔靠山更大的交易商,还交上了更年轻的女朋友,这情形还不熟悉吗?又或者,成功就是拥有一位家仆、私人厨子、保姆……这些都是表明你的财富生活中最微小的细节。他们可以帮助你远离厨房的水槽,即便有蟑螂出没你也并不知情,以至于你忽略了自己其实一个月来只吃了南瓜泥和香烟。

这些让人感觉并不“专业”,但却是真实的。你要成为一名艺术家就必须经历的事情。

你的艺术作品便是你最丰富的思想和最深邃的情感。仅仅是将这些简单的糅合进艺术之中就已经足够困难了,但是现在你还感觉自己必须专业。这种压力和拮据让你变得紧张谨慎。你能够做些什么,才能让贫困状态远离自己呢?才能让这一切看起来不那么像是个严重的错误?

难道不能靠我的衣着看清我从未成功吗

难道听不出我创作的歌曲从未有人歌唱吗

难道从我的眼神里看不出我有多么怨恨吗

在一个虚梦上耗费了二十年之久

——李·黑兹尔伍德(Lee Hazlewood),“表演家”(1973)

某种程度上赚钱才让我们感觉舒畅。我们可以使用金钱来获取食物住所,时间空间,以及得以延续下去的物质材料。获得金钱很艰难,令人倍感压力,但事实上,并不是金钱让我们舒畅,而是我们自身。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不是因为他们获得了某个学位或赚钱很多,而是因为他们能够带着技巧、想象力、自由和警觉去诗意的生活。

但是艺术家们会利用专业性进行交易,将自己的权威与机构挂靠以获得外界认可。你的挚爱或许并不那么恳切的从资金、情感和精神上支持你。于是你便渐渐幻灭,开始用梦想交换金钱,甚至再过些时间,使用别人的梦想来谋取利益。

而收藏家们的确对大卖商品反应敏感。

通往专业主义的道路很是清晰。美术学士,艺术硕士,商业美术馆,博物馆。这便是每位艺术家要知道的进入美术馆的5要素。“消磨工作时光的10个简单技巧”。“成为艺术明星的3个简单步骤”……无非是这类文章中提到的事物的混合。

对于不专业,则无法如此狭隘的进行定义。正如查尔斯·布科夫斯基(Charles Bukowski)所写,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却通常令人难以容忍。

并不是说艺术家们就不应当凭借劳动获取报酬,而是说我们不应当根据作品的销售情况或相关机构的批准来确定艺术品的价值。系统总是轻易将人性吞噬。我们必须对冲击人性弱点的齿轮说不。非专业就是要确保人类而非机器的正当权利。

脆弱,无力,笨手笨脚,“不专业”其实就是人性本身。这不是说要放弃道德、诚实或者基本的善良。这些美好的品质完全可以独立于我们以时间交换金钱的行为之外。

专业主义将一个人改造成了品牌。这个想法可能很讽刺:我们最微小的行动都会被个性化广告追踪监控,我们与他人分享的言论和照片都被标上了品牌,自我意识也成为了商业的一部分。尽管其他人会尝试让你更加“专业化”,但你可以拒绝标语、产品、标志,你并不需要将这一切加之自身。

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之中,但我们并不需要那些异化分裂、不公平,或是一切跟着市场价值行事的价值观。

某种程度上,我之所以愤慨的写下此文,是因为丹尼尔·S·帕尔默(Daniel S. Palmer)最近在《艺术新闻》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末尾这样写道:“在这样一个千篇一律的时代,艺术家们必须重寻自由。”

他向年轻的艺术家们老道的传递了这种高谈阔论,被艺术专家们集体围攻和操纵。显然,在这里,表现“专业”并不总是有用。对于一些还在努力向上发展的新兴艺术家们或许行得通,但对于丹尼尔·帕尔默则不然,对我也同样无效。

这种所谓的专业主义愚蠢、妄想而空洞。甚至令人厌恶。“野心勃勃的年轻艺术家”在我看来是一种对他们的侮辱。

我将艺术创作视为人类精神必要的表达。我们都需要生存,但是当获取金钱财富的欲望成为了第一要义,你就不再是艺术家,而是投资家。

艺术家不仅是美术馆经营者或经理,不仅是交易商或顾问,不仅是批评家或策展人,不仅是一大波助手或收藏家,艺术家需要独自创作的勇气,还需要能够容忍此种行为的社区环境,能够允许我们在攻击面前表现出脆弱,失当,徘徊,疯狂,怪异或是失败。

就做一个业余爱好者,半吊子和一知半解的人吧。

业余爱好者充满了热情爱意,半吊子敢于前往自己并不属于的地方,一知半解者没有专家的虚荣做作。当我们走出专业主义强加的定义区,就能够像学生一样拥有开放的心态,宽容对待任何模式,毫无限制的寻求知识、经验和我们生活的真正价值。

摆脱机构和市场的压力,我们才能自由的成为人、艺术家、不专业的自己。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