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艺术市场告别野蛮生长时代

来源:网络 编辑:魏沛娜 时间:2016-04-09 09:26 阅读量:291

导读 :
艺术市场或将面临重新洗牌,未来将是精耕细作的市场。 伴随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动荡,去年国内艺术品市场也在受挫中走过不平凡的一年。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发布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5年秋季)》显示,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

正文 :

艺术市场或将面临重新洗牌,未来将是精耕细作的市场。

伴随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动荡,去年国内艺术品市场也在受挫中走过不平凡的一年。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发布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5年秋季)》显示,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总额为506亿元,比2014年缩水约20%,同时拍品上拍量也有明显缩减。国内艺术品市场是否将要告别以往“野蛮生长”的时期,面临大浪淘沙和重新洗牌?围绕这些问题,本报记者电话专访了业界专家及相关拍卖公司负责人。


关键词:挫折、艰难、缩水


对于2015年的国内艺术市场而言,挫折、艰难、缩水都是显著的关键词。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旗下艺委会最近发布的《2015年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情况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市场规模较上年有所下调,上拍量下降13.96%、成交量下降13.40%、成交额下降15.38%。 相比于之前天价频出、成交额节节上升的情况,那么去年这种艺术品市场行情遇冷究竟为一种“偶然”,还是早已有预兆?


首都师范大学客座教授、独立策展人谢晓冬告诉本报记者,从2015年艺术品拍卖市场行情看,整体比较低迷,主要原因是去年国内经济形势不太好,而精品又卖得很高,普通藏家不愿意出手购买。“问题在于供给量,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经过这么多年的高速发展,拍卖公司多,规模也很大,但他们想要交易的作品越来越少,而藏家不会轻易出手,故能提供可拍卖的作品就少。而艺术品市场也是一个投资市场,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普通作品买了不能赚钱,大家愿意购买的意欲就下降。这是一个长期的供给量问题。”


跟谢晓冬一样深有同感的深圳市云峰拍卖行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京也指出,自去年开始,受经济总体下行的影响,艺术品拍卖行情有很大的下滑。“主要原因在于当代艺术品市场交易量萎缩得厉害。因为前几年当代画家作品被炒作得太高,每幅画几乎都是几十万元一平尺,甚至上百万元一尺,这不是真正的市场行为,含有水分在里面。然而由于去年经济不好,不少金融公司借出炒作艺术品的款项收不回来,所以从今年开始,很多拍卖公司已经减少了拍卖量和拍卖场次,这足以证明艺术品市场已经不像前几年那样红火。”


未来:将是精耕细作的市场


近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疯狂生长,屡屡刷新纪录,创造各种“奇迹”。面对去年艺术品市场规模的缩水,不少人表现出或深或浅的忧伤。这是否意味着“野蛮生长”的时期将要就此告别?是否就迎来“精耕细作”的年代?


“是这样,但实际上有些夸大。艺术市场的疯狂生长是与这几十年来的中国经济市场相关联的,中国经济在这几十年来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增长。那么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情况下,艺术品市场‘野蛮’生长是毫不奇怪的。调整以后的艺术品市场应该是精耕细作的市场,对艺术品会把控得比较好,对画家的创意要求会非常高,而那些比较粗糙、忽悠人的作品是靠不住的。”北京华夏传承拍卖公司首席艺术顾问张正欣说。


在谢晓冬看来,未来的艺术市场精耕细作是肯定的,但是否过上“慢生活”则不一定。“精耕细作要做出更多努力。但若形容过去的艺术品市场为‘野蛮生长’也是成立的。”


张京认为,前几年艺术品确实被炒作得厉害。不管是画家,还是艺术品机构,都竞相炒作,抬高身价。“虽然这是一种市场行为,但不会长久地被市场接受,比如受影响比较大的是‘长安画派’,以前王西京的作品都要十几万元一尺,现在可能是十几万元一张,区别就是这么大。”张京强调说,真正的好作品仍有市场价值,会被世人追捧,但有一个为大家所喜欢、价值慢慢提升的自然的过程,而不是仅靠个人或机构来热炒。“艺术品经过长久的磨砺和市场检验,慢慢地就会为人所认清。”


据了解,针对近年来我国艺术品市场发展快速,艺术品网络化、金融化趋势明显,但同时,艺术品市场存在的制假售假、虚假鉴定、虚高评估、交易不透明等问题亟须规范这些情况,文化部修订了《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已于2月2日公布,3月15日起施行。


洗牌:虚假繁荣会慢慢消退


那么,如果艺术市场告别“野蛮生长”的时期,也就是说,艺术市场将要重新洗牌?重新洗牌后的艺术品又将是怎样的?张正欣告诉记者,全国所有画廊都有经营礼品市场,可现在礼品市场很多消失了,目前主要存在投资市场和消费市场,有些藏家则在趁机收购一些价位比较合适的中国近现代精品。


“未来5年艺术市场将进入大调整的时期。经过3年左右的动荡以后,有些含金量不太高的艺术品将被淘汰出市场。”在张正欣看来,当代艺术的比重最大,有炒作之嫌。“当代画家的估价太高,有些当代艺术作品可能将掉价60%,甚至掉价80%。近现代书画板块比较稳定,已有积淀,像张大千、齐白石、李可染、林风眠、黄胄的掉价幅度不是很大。至于中国古代书画则还有很大的市场提升空间。”张正欣解释说,古代书画存在较大的真伪问题,通常难以保证,接触的人较少。而中国近现代书画在这一百多年来,一般都有记载,可靠性比较大,是可驻足的一个板块,当代艺术兴起时间较短,画家的一些作品正处于观望之中。


谢晓冬则表示,未来几年对拍卖行将是一个洗牌的阶段。拍卖公司要做结构性调整,它们以往过于依赖传统项目,比如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故要多开发一些新的项目。“下一个阶段要更注重于品牌建设、人才建设,向现代企业转型,这是对拍卖行提出挑战。现在很多拍卖公司作为服务业,在规范、流程、团队建设、品牌建设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同时,谢晓冬也认为,如果整个经济形势不扭转的话,艺术品二级市场会维持目前的状态,精品仍然会有不俗的表现,普通拍品则一般。


“既然危机来了,那么机遇也来了。所有的艺术品在价位上可能捡到便宜,藏家可以买一些精品来收藏。”张正欣同样认为,拍卖行是一个挺残酷的行业,刚开始有上百家,最后在市场中立得住脚的可能不过三五家,故需要经营者有更加认真的态度和更加精细的管理。“未来的5到10年,也是一个重新洗牌的时期,可能一些缺乏品牌、缺乏条件的中小型拍卖行将不断被淘汰。”


在张京看来,重新洗牌未尝不是好事。“艺术市场永远会有,虚假的繁荣会慢慢消退,很多作品本来不值那么多钱,结果被炒出天价,导致真正想收藏艺术品的人在炒作热潮之中又买不起。”张京强调说,一切都会有理性的回归。“艺术品拍卖会回到正常的市场状态,这是一个循环。”


(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