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张大千《桃源图》为啥能拍出2.71亿港元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6-04-11 08:27 阅读量:378

导读 :
3月3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年度最畅销中国艺术家榜单,报告显示,张大千超越齐白石重回最畅销中国艺术家榜首。而就在一周之后,4月5日,张大千《桃源图》便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以2.71亿港元的天价成交,再创其作品拍卖新纪录。而购买者正是“任性哥”刘

正文 :

3月3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年度最畅销中国艺术家榜单,报告显示,张大千超越齐白石重回最畅销中国艺术家榜首。而就在一周之后,4月5日,张大千《桃源图》便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以2.71亿港元的天价成交,再创其作品拍卖新纪录。而购买者正是“任性哥”刘益谦。事后,他在朋友圈留下豪言壮语:“大千问世,谁与争锋!”

《桃源图》创作于1982年,作品宽92厘米,高209厘米,为张大千晚年泼彩山水画的代表作之一。在本次拍卖会之前,这幅作品的估价高达6500万港元。

张大千晚年的这幅作品与香港颇有渊源。早在1987年,同样是《桃源图》,同样在香港苏富比,以187万港元拍出,创下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的纪录。前后不到三十年,这件作品涨价近145倍之多。

张大千的艺术生涯和绘画风格大致可以分为“师古”“师自然”“师心”三个阶段。60岁后,张大千以心为师。他在继承唐代王洽的泼墨画法的基础之上,受西方现代绘画抽象表现主义的启发,独创泼彩画法。而这幅天价《桃源图》在他的泼彩画序列中,到底处于怎样一种地位?能否代表他的艺术高度?■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张大千泼墨泼彩开创了新的局面

■黄唯理 广东画院专业画家

在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中,张大千是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家。他天生聪慧,再加上他的后天勤奋,在山水、人物、花卉、仕女、翎毛各方面无所不擅,其山水画中的泼墨与泼彩的应用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

《桃源图》是张大千众多泼墨与泼彩山水画中较为成功的一件作品。画中大面积的墨彩交渍、画幅边缘的山石与桃树的精致描绘,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画面左下方的小船与山涧引导观者从图式中去找寻陶渊明笔下《桃花源记》的意境。然而,张大千并没有急于描绘“桃花源”的具体景致,画中主要部位大面积的变幻墨彩,让“桃花源”继续保留着那份千古的迷人魅力。这正是绘画艺术的魅力体现与神韵所在。

张大千对艺术传统学习的态度值得当代人学习。他曾下过苦功花费大量时间临摹古人名作,据说,张大千临摹石涛与八大山人的作品达到惟妙惟肖、几近乱真的程度。但张大千师古而不泥古,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同时不忘创新,发展了泼墨,创造了极具艺术特色的泼彩墨风格。

虽然张大千的绘画艺术广受人们的喜爱和收藏家的追捧,但从更高的审美情趣上看,我个人认为,张大千的绘画还是偏向于雅俗共赏的甜美风格一类,与他所喜爱及常常临摹的八大山人甚至石涛两位中国画宗师不是一个等量级,在艺术史上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以大师的水准要求,这幅作品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姚涯屏 广州美协山水画艺委会秘书长

张大千的泼彩技法有其根源。唐宋时期中国画已形成了完善的青绿山水系统,而历史上关于唐代张璪、项容、王洽等画家创作方式的记载里,就已强烈地传达了“泼”的概念。虽然他们没有可靠的作品流传下来,但可以肯定,在那个画画是以“丹青”二字来表述的年代,他们已经“泼”得五彩缤纷了。

后来,中国画加入了书法审美范畴——“写”,一切与“写”相左的技法都被视为旁门左道,或直接摒弃,或加以篡改,主流画家把“泼墨”限制在毛笔点厾的范围内。“写”成了中国画的最高准则,既成就了中国画更独特的文化内涵,也限制了中国画更多方面发展的可能性。张大千出生在文人画的全盛时期里,成长于西学东渐的大时代,他“血战古人”,却并不限于“文人画”范畴,在细笔、重彩方面也下了很多功夫,甚至大张旗鼓地临摹古代工匠的杰作——敦煌壁画。

他倾力于鉴藏,在对古代中国画的面貌及演变过程的了解方面,远超时人,加上他在海外的游历启发,这位传统国画家,找到了泼彩这种与“写”完全不同的表达方式。“老夫夜半清兴发,惊起妻儿睡梦间。翻倒墨池收不住,夏云涌出一天山。”这首诗是他在摸索泼彩技法阶段写的,记录了他探索过程的刻苦与激动。虽然他的泼彩也不能断言就已尽善尽美,但从他个人方面来说,说明张大千作茧破茧,在名满天下的晚年还勇于蜕变;从中国画的发展轨迹上来看,他的泼彩至少是给中国画打开了一个新的审美规则的通道。

最近又有人在张大千的《桃源图》上“任性”了一把,甩手2亿多港元买了下来。这张画体量比较大,有两米多高,曾在上世纪拍出对当时的大陆人来说的天价。这次重出拍场,还是天价。可见,对普通人来说,好东西总是只有仰视的份。如果“站起来”审视,以大师的水准去要求,这张画在张大千的泼彩作品里并不算特别突出。

区别于历代大多数“桃花源”题材的横构图,他采用了竖构图,把村子画在了右上角,颇有新意。但在画面的聚气方面,右上及下面两个角的处理都有可以商榷之处。画幅下面两岸桃花从外形到体量到布局都不是很成功。山石方面,用笔略嫌琐碎,与上面大面积的泼彩融合得也不是很好。这张画看印刷品的感觉就是一张小画……胆战心惊地对大师的巨制信口雌黄,是我一直希望保留的恶习。因为我主张看画不能“跪”着看。只有“站起来”看画,才有可能真正学到东西。

看错了不要紧,张大千已到了毁誉由之的地步,是不会在乎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的胡话的。

名家点评

张大千晚年泼彩是有助手的,并且可以看出哪些画是助手帮助泼,哪些是自己泼的。助手帮助泼通常是几人抬着颜料,张大千指挥倾倒色彩,这种画通常非常灿烂、颜色鲜艳。而他自己泼的通常比较简单,以泼墨为主,加一点色彩。也许是因为他晚年受眼疾影响,自己的泼彩通常比较昏暗。张大千的画比较受大众喜爱,因为他的画有艳丽、甜美的感觉,但这也是很多专家不喜欢的原因。

——著名评论家陈传席

有人以为画画是很艰难的,又说要生来有绘画的天才,我觉得不然,我以为只要自己有兴趣,找到一条正路,又肯用功,自然而然就会成功的。

从前的人说,“三分人事七分天”,这句话我却极端反对,我以为应该反过来说,“七分人事三分天”才对,就是说任你天分如何,不用功是不行的。

——张大千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