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我在故宫修文物:修补多少浮躁的人心

来源:网络 编辑:陈黛曦 时间:2016-04-12 09:13 阅读量:478

导读 :
豆瓣9.4超高分好评 一部让90后泪目的记录片—— 一位名叫王津的中年男人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竟成了大批90后们心中的男神。 作为国内潮人的网络聚集地,Bi1ibi1i弹幕视频网站上超过百万点击量,豆瓣评分9.4的高峰

正文 :

豆瓣9.4超高分好评

一部让90后泪目的记录片——

一位名叫王津的中年男人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竟成了大批90后们心中的男神。

作为国内潮人的网络聚集地,Bi1ibi1i弹幕视频网站上超过百万点击量,豆瓣评分9.4的高峰值(超越 《太阳的后裔》《琅玡榜》),一举将纪录片 《我在故宫修文物》推成热门搜索。当年轻一代被王师傅纯真的笑容所打动,当这位质朴的工匠以一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形象俘获了少女的心,新一轮的思考由此引发,这部纪录片究竟什么地方踏准了年轻人的心?

故宫背面:猎奇的视角

这原是一部标准的“交办片”。故宫博物院90周年庆,组织拍一部片子,无论作为宣传还是留档都再常见不过。纪录片于2015年4月正式开机,据传制作成 本150万,在当下这个影像的“大片”时代,相较动辄千万级的制作体量,这个投资毫不起眼。于是片子并未动用大规模高精航拍,未大量铺设轨道,没有太多的 三维动画特效,也没有大队工作人员差旅消耗的痕迹。整个纪录片运镜规整、利落、素朴,以常用设备就可完成。创作团队换上微焦镜头,以0.01公分的距离贴 近人,贴近物,重新对故宫进行细致入微的观照。这一选材,好比绕到故宫的背面,一番巡游,找到了普通百姓与故宫有血有肉的关连。对那些追逐新鲜事物的年轻 观众而言,深宫幽院七重大门锁住的究竟是一个怎样隐秘的王国? 片中陶瓷组的美女妹子在空无一人的太和门广场独自骑车,“上一个这么做的人是溥仪”,观众被这句解说电到。这群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有着什么样的青春?

两重悖反:巨大的张力

文物修复的工作地点设在故宫内,然而,与一切奢华、富丽的幻想截然不同,影像中的作坊竟裸露出些许荒凉。不论是屋内铝合金质感的门楣与窗框,还是屋顶略嫌粗陋的长管日光灯,都似乎与我们熟知的那座金碧宫殿不是同一处。

在我国伟大首都的心脏,竟然深藏着一个与现代气息格格不入的地方,这里更像一条安静的胡同,住着朴实的劳动人民。日光灯整天亮着,他们的工作要保证最清 晰的视界,时间在灯管外轻舞飞扬的灰尘里静止,窗外树下眯眼打哈欠的猫是宫廷御猫的后代。几座既不溶于历史又赶不上现代步伐的小院曾是冷宫,门外,是当今 中国客流量最大的旅游地标。

从早到晚的喇叭声,快门声,呼喊声,全球各种语言的翻译声,所有的声音都被隔绝在宫墙之外。抬头环视天际,方圆不见一栋高楼,庭院深深,什么也听不见。一群国内顶尖文物修复专家,幽圈在整个国度的中心地带,日复一日,在最热闹的地方从事一件最静心的工作。

在三集纪录片的观看过程中,观众始终被这种视觉悖反所带来的巨大张力撕 扯。另一大悖反来自文物修复工作本身的矛盾性,极力掩盖修复的痕迹,修旧如旧,是他们这一行的最高准则。也就是说,技艺越高的工匠,留在文物上的印记越接 近“无痕”。观众又一次震撼了,世上竟有这样一种法则,存在的最高形式是,不在。文物修复师一生的努力,正是向着这个“无”字攀登。无数国宝正因为世代巧 匠的修复,我们才有幸一睹芳容。那些工匠都不曾留名,他们看似被抹去的人生价值附着在物的身上,永世流传。

灵慧虚和:同龄青春的碰撞

如果摄影机可以捕捉味道,那你一定会在观看 《我在故宫修文物》时闻见各种刺鼻的气味。刚分进木器组、漆器组、书画组的年轻大学毕业生,最初要学的手艺是调制粘合剂。学做猪血拌石灰、糨糊、鱼鳔胶, 跟着专业漆农上房山采生漆。他们大都毕业于名校,同龄人中的天之骄子。他们初来工作时兴许没想到,在一个后工业时代,自己居然进了一座前工业时代的手工作 坊。然后,他们忽然发现自己不是来与帝王对话,而是来磕头学艺。

如何让一个飞扬脱跳的当代大学毕业生耐住寂寞,踏踏实实继承手艺,从桀 骜不驯修成灵慧虚和,如何磨去他们身上俗世的烟火气是师父们的责任与难题。终于一日,徒弟们发现了逆光中师父挥汗如雨的美,这种美,与日后他们在柔和的殿 堂灯光下感受到的文物之美,根系同源。一个心高气傲的大学生才会放下对名利的最后期待,他将也像他的师父一样,低眉顺目、气定神闲地对待人类文化长河中顺 流漂到自己手上的文物,施予它一生的劳动,使它们完整地、安好地、在长河中继续漂流下去。

纪录片用隐而不彰的艺术手法,弘扬了一种存在于个人名利和个体价值之外的精神与品格。也许年轻观众并不能破译影像语言的密码,但是他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由影像传递出来的感动。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居然 可以选择这样一种青春,这样一种活法,几乎以自我消隐的姿态,投身大文化的长河。他们在故宫修文物,修了浮躁的人心,修了我们的欲望,修的是我们自以为是 的价值标准。许多人说这部纪录片是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部门的招聘启事,我更愿视它为一曲青春的赞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