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油画中永不凋落的樱花树

来源:网络 编辑:王文静 时间:2016-04-15 08:12 阅读量:259

导读 :
又到樱花开放时,喜欢赏花的人们,据说挤爆了北京玉渊潭,武汉大学的樱花校园。这个四月初的清明假期,人们纷纷追逐欣赏樱花短暂的开放花期。 我却躲进书斋,搜遍画册画传,网络里一切与她有关的文字画作视频资料,不断追寻一位民国时红极一时,解放后却

正文 :

又到樱花开放时,喜欢赏花的人们,据说挤爆了北京玉渊潭,武汉大学的樱花校园。这个四月初的清明假期,人们纷纷追逐欣赏樱花短暂的开放花期。

我却躲进书斋,搜遍画册画传,网络里一切与她有关的文字画作视频资料,不断追寻一位民国时红极一时,解放后却被历史尘埃湮没在社会最底层没女画家——李青萍。

中年后,当我独自追逐着自己的写作梦,常常有放弃的念头时,因为大师徐悲鸿的素描画作,让我在网络里遇到一生坎坷,九死一生的油画家李青萍。手机视频里一个头戴花帽,嘴唇不停颤抖,语言功能有些退化的耄耋老妇,嗫嚅着每一字每一句,都让我的心灵震颤。

“如果有来世,我还想画画。我没有什么希望,我只想画画。”我无法忘记她,那份处子般的谦卑微笑,与把绘画艺术当成生命,双眸里相信希望相信美好,那孩子般矢志不移的笑容。即将离世前,女画家历经沧桑的脸上,依然还保存着她那份执着一生的艺术信仰。

画传里,有一幅画于1986年的纤维板油彩画《樱花》,画面上,怒放的樱花树下,朦胧中的赏花者,我执意确定,那就是曾经东渡日本,在樱花之国,富士山脚下,举办个人画展风华正茂的女画家李青萍。

四月的樱花,花期只有一周的时间,在自己最辉煌的时刻凋谢,然后,期待来年。而李青萍的第二个樱花的春天,一等就是43年。1943年,正值黄金岁月的年轻女画家,从上海乘轮船于早春二月,抵达日本长崎,然后坐火车到达东京,从三月起在东京、横滨、大阪等城市举办个人画展,被日本文艺界誉为“中国画坛一娇娜”。

1986年,湮没将近半个世纪的民国女画家,重出画坛,古稀之年,不断在笔端,再现日本岛国那座屹立在天地之间的神山。靠着这座山的精神支撑,得以走过三十几年的炼狱般的坎坷历程。还有山脚下,开放在春天的樱花树。

如果去掉所有的油彩,画面后不过是一块最普通的纤维板。绘画是如此神奇,小画大境界,一株历经沧桑的樱花树,枯木又逢春。一树樱花开,我仿佛看见了绽放在画家脸上,可以自由放纵,可以挥笔作画,绽放孩童般笑容的老画家。

再过几天,总会有一场纷纷扬扬的樱花雨。樱花树下,有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子,寂寞地在荆楚之地,执着地用各种简陋的油画材料,诉说着她的美学语言。

2004年,耄耋画家和她执手一生的抽象绘画,缓缓地消逝在时光深处,却给今天的我们留下了一株永不凋落的樱花树。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