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杨耀宁 论再造自然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6-05-10 08:44 阅读量:439

导读 :
当今各种社会变革和物质创新,引发出视觉领域审美观念的更新,视觉艺术是社会生活与个人情感的结晶,是艺术家眼中的社会心态和内心情感撞击下精神境界的升华。 有位哲人说:“自然永远是美的,它使艺术家们绝望”。当我们面对精美绝伦的自然时,我们渺小

正文 :

当今各种社会变革和物质创新,引发出视觉领域审美观念的更新,视觉艺术是社会生活与个人情感的结晶,是艺术家眼中的社会心态和内心情感撞击下精神境界的升华。

有位哲人说:“自然永远是美的,它使艺术家们绝望”。当我们面对精美绝伦的自然时,我们渺小、惊叹,真的感到绝望。当艺术家们以大智慧(601519,股吧)的创造精神去重塑自然时,这种绝望在艺术家的笔下峰回路转。艺术家们使一切客观存在的自然得以升华,成为比自然更精彩、更具感染力和穿透力的精神世界。

艺术创造了无数的精神自然,艺术家使一切绝望变成现实。

创造性的描绘自然,将热情和想象注入其中,将激情、诗意和视觉美感和谐的统一,让自然形象在我们的笔下变得扑所迷离,亦真亦幻。创造性的描绘自然,不仅通过再现审美客体表达对美的真实感受,更注重通过艺术创造性思维和别具一格的表现手法,展现想象和创造。自然美景对画家而言是一种机遇,准确无误的再现被如今的一架照相机的千分之一秒所取代,望尘莫及。从主现上重新安排他们!将客观自然的各种元素分割后再进行不断的,多重的组合,以美的观念和充满激情的挥洒,描绘出客观以外的视觉感动,将自然客体得到提炼,得以升华。这是人对于自然创造性的解读,是艺术家以此来感染观者,激励人们的最佳方式,也是艺术家社会职能最根本的体现。

认知、感受、揣摩是“再造自然”的条件,精神、激情、想象是艺术的“再造自然”的原动力,“再造自然”的过程是一个既艰辛又兴奋,既有惊险又有喜悦的过程,既要用眼睛去重新发现自然,又要用心去品味自然,与山石云水对话。在中国传统绘画艺术中,现象与本质,形与神,始终是你中有我,相融相和不可分割。特别注重对形而上的探索和追求,即艺术表现中的“以形写神”。其终极目标还是求一个“神”字,这个“神”就是艺术家的情感、意念、想象和再创造升华的结果。

“再造自然”的艺术探索是我们寻找家园、个性、精神升华的过程,也是我们探求新的艺术表现形式,感受生命的内在潜力,从宏观的角度到微观的细节,完成一次次人与自然对话的过程。这个过程的选择符合我的个性、偏好和艺术的理想追求。当我进入这种状态时便产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自信与坚持,并且常常会激发出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在新观念、新意识、新的艺术探求中特别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

“再造自然”的艺术表现,使我忘却了客观存在。在无拘无束的想象、无穷无尽的探索和不拘一格的创造中,进入自由驰骋的游戏天堂。我越来越不在乎客观与表现形式之间的障碍,更不在乎自然山水的“合格”和“合理”。山、石、云、水、树、林、草、屋已为道具,在那看不透的风云变幻中,若隐若现的自由组合,宇宙之大,草木之微,在烟雾迷蒙的远景里亦真亦幻,结成凝固的视觉,流畅任性的线条,貌似随意的笔触和暖灰色彩的浑融,构成画面组合的交响,体现一种张弛有序的和谐视觉感动。

让艺术超越客观,去创造一个“可能的世界”。让艺术家天生的悟性插上理想的翅膀,使他们的玄思妙想得以膨胀延伸。打开艺术家灵性的魔盒,让联想的能力、跳跃性思维的能力、创造的能力喷薄而出,让血液与艺术同流,灵性与艺术同在。让艺术冲破物质,走出有限,深入灵魂的隐秘之所,登上精神的玄远之境,创造一个捉摸不定,不可穷尽的,却真实存在的艺术世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