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国博“文创中国”线下运营部分将落户上海自贸区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6-15 12:02 阅读量:519

导读 :
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朕知道了”胶带纸、翠玉白菜伞,到故宫博物院出品的“萌萌哒”系列朝珠耳机、顶戴花翎官帽伞,再到苏州博物馆的秘色瓷莲花碗曲奇饼干、文征明手植紫藤树种子 ,几乎每隔段时间,就会有文创产品迅速窜红网络,成为时下年轻人热捧的对象。

正文 :

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朕知道了”胶带纸、翠玉白菜伞,到故宫博物院出品的“萌萌哒”系列朝珠耳机、顶戴花翎官帽伞,再到苏州博物馆的秘色瓷莲花碗曲奇饼干、文征明手植紫藤树种子 ,几乎每隔段时间,就会有文创产品迅速窜红网络,成为时下年轻人热捧的对象。

此外“故宫淘宝”、“上博淘宝”、“国博天猫”相继开张,国家级的博物馆纷纷试水线上销售,让人不得不感慨,文创产业的春天真的要来了?

在这一些列的变化背后,显见的是国家文化产业政策不遗余力的推动。

4月12日全国文物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传达了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对文物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提出“文物合理适度利用”、“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措施,提升社会文明水平和国家软实力”的要求。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又转发了文化部等部门《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对推动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等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工作作出部署。

然而即便有了国家政策大力扶持和推动,各文化机构在长期以来发展文创产业过程中积累的困难和遇到的瓶颈仍然突出。如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李六三所言,目前各文化机构在各自为战发展文化产业过程中至少都面临着政策瓶颈、人才瓶颈、设计瓶颈、投资瓶颈、工艺瓶颈、营销瓶颈等。比如知识产权保护难问题。新文创产品一上市,很快低价劣质的仿制品蜂拥而至,侵权成本低,而维权成本很高;设计开发力量不足,产品创意含量不高,雷同泛滥成行业通病;制造业工艺精湛的生产厂家少,造成文创产品工艺不精;文博单位普遍的馆内坐店经营遇到经营“顶棚效应”等。

就此,各文博机构也在纷纷采取应对之策。在刚过去不久的518国际博物馆日当天,上海博物馆启动文化创意设计大赛,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希望能借助大赛,摸索出如何联合高校培养出更多的文化创意设计人才;苏州博物馆除了积极开发本馆文创产品外,宣布将引进大英博物馆的文创明星产品,包括木乃伊造型彩色铅笔盒、人物造型小黄鸭、罗塞塔石牌拼图、楔形文字手表等。

而在刚过去的3个月间,中国国家博物馆似乎在布局更大的棋盘。3月1日,国博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共同打造“文创中国”——文化精品设计、开发、销售平台,实现互联网+博物馆的合作新模式。昨天,国博又与上海自贸区管委会正式签约战略合作,意味着“文创中国”线下运营部分将落户上海自贸区,由双方的企业实体开展联合运营。

上海自贸区国际文化投资公司总经理胡环中介绍,国博与自贸区的合作将在借助上海自贸区保税片区作为海关特殊监管区在进出境环节的优势和各项贸易便利化措施,以及多年来成熟的通道服务经验的基础上,为文创产品的国际交流提供仓储物流、保税展示、金融外汇等服务。

作为一家国家级博物馆,国博此举意味着什么?它在过去数年的文创产业发展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在昨天的签约仪式现场,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李六三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谈文创产业的困境与突破。

记者:国博文创产业起步于何时?其过去的销售额可以达到多少?

李六三:国博的文创产业始于2011年新馆开放之际,在资金严重不足、人才极度匮乏的情况下艰难起步。部分商品只能采取联合开发或对方投资、我方监制、收入分成的合作方式。截至去年底,国博设计开发的文创产品达3000余款,其中1800余款拥有完全自主设计版权,年销售额约在四五千万。

记者:国博乃至整个文化机构在发展文创产品时,遇到了哪些困难?

李六三:我们在发展文创产业所遇到的困难包括政策瓶颈、人才瓶颈、设计瓶颈、投资瓶颈、工艺瓶颈、营销瓶颈等。政策方面首先面临馆藏开发权属问题。文博机构到底有没有权力开发经营馆藏一直以来在学术界争议较大,国家政策层面没有明确说法。其次是知识产权保护难问题。新文创产品一上市,很快低价劣质的仿制品蜂拥而至,侵权成本低,而维权成本很高。

经营人才缺乏。作为文化机构的正式在编人员几乎都不情愿被安排去搞经营,而面向社会招聘职业经理人又有监管缺位、企业失控之虞;文博机构馆藏资源丰富,但是自行设计开发力量不足,产品创意含量不高,雷同泛滥是行业通病。

记者:随着各家博物馆对文化衍生品开发的日益重视,文创产品的竞争也日趋激烈。如何做到文创产品的脱颖而出?文创设计理念发生哪些改变?

李六三:国博现有的文创产品主要有两块,一块是文物原型基本保留,但是赋予了新功能;另一块是提炼文物元素,开发成新产品。老百姓更追求创意性、实用性的文创产品,单纯观赏性的摆件慢慢退出市场。比如我们将一个东汉的击鼓说唱俑开发成小音箱,四羊方尊开发成茶叶罐,将功能和文化故事相结合。在我们的网店“国博天猫”上,销量长期占据前三的是国博文物纸胶带、杏林春燕异形瓶形胸徽和以鎏金铜铺首、兽面纹铜钺为元素的防雾霾口罩,它们都是提炼文物元素,运用在新的产品之上。

记者:“文创中国”是怎样的一个项目?怎么会想到和阿里集团、上海自贸区合作,打造“文创中国”这样一个全放位平台?

李六三:要想突破文创发展瓶颈,光靠国博单打独斗,显然这个力量太小了。一个是设计力量,即便我们的工作人员加班加点,一年也就只能设计出一两百款,如果到天猫线上销售,面对的是几亿网民;另外即便产品设计出来,投资我们没这个实力,要一家家跟人谈合作,所以在经历了很艰苦的,也算是有一定成果的阶段之后,经过再三思索,想到两条:一条线上跟阿里合作,一条线下找自贸区合作。跟阿里集团的合作协议此前已完成,与上海自贸区战略合作协议今天签署一完成,国博整个文创的思路完全不同,相当于翻了一个篇,这种合作模式才是真正文化产业的发展,文化人干文化的事,产业人干产业的事,相互对接,不要让我一个文化人从头到尾跟设计、研究、打样、校对、审核、修改,最后还要选工艺、选材质,等到自娱自乐做出来之后,可能市场效益并不见得好。

所以从现在开始,从签约之后开始,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我们的馆藏资源梳理好,去采集我们的版权,把能用的高清数据、三维扫描、研究成果、这些东西整理出来,然后一批批授权,完了由他们(阿里巴巴、上海自贸区)去找设计师,设计、投资、生产、销售。

记者:合作协议签署完成之后,“文创中国”平台的基本运营模式是怎样的?

李六三:“文创中国”平台的基本运营模式是由国博负责整合文博行业版权资源,版权资源主要包括针对馆藏品的高清图片、扫描图片、文字研究成果、和单位的商标和品牌。而针对版权资源进行的设计开发、投资生产、市场营销等工作,线上由阿里集团负责,线下由上海自贸区企业负责,这种模式有利于文化人做好文化资源的梳理、确权和开发授权工作,产业人做好产业资源的对接,优势互补,实现双赢。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