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在国外买中国艺术品如何捡漏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6-21 12:01 阅读量:424

导读 :
中国人到国外买中国古董艺术品的过程大致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历史。 民国期间,国内战乱,民不聊生,艺术品是向外流的,很多国宝就这样被卖到了国外或是被带出了国门。 2000年以后,随着内地文物艺术品市场价格的不断攀升,国外中国艺术品的价格逐

正文 :

中国人到国外买中国古董艺术品的过程大致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历史。

民国期间,国内战乱,民不聊生,艺术品是向外流的,很多国宝就这样被卖到了国外或是被带出了国门。

2000年以后,随着内地文物艺术品市场价格的不断攀升,国外中国艺术品的价格逐渐低于了内地,因而开始出现内地的艺术品藏家出境去找货,买到再带回到国内来。

最初的时候,大家多是去少数那几个国家的知名大拍卖行,比如,去伦敦、纽约的蘇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会上买东西,后来逐渐扩展到日本、法国、德国等国。我有 一位朋友,收藏瓷器,也做瓷器的生意,十多年前时每年都出国两次,三月份去纽约,因为那里有亚洲艺术周;秋季去伦敦,参加几大拍卖行的拍卖会。每次总能成 交几件藏品,花上几十万元人民币,回来摆在自己的古玩店里或送到北京的拍卖公司,常常能赚上一、二倍的钱!

这样经营了几年之后,我这朋友就不再出国了。因为出国竞买艺术品的人越来越多,国外拍卖场里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捡漏”的可能性逐渐越来越小。

在 大都市、大拍卖行捡不到“漏”了,中国的收藏者们的眼光开始转向一些非英语国家、英美中小城市和小拍卖行了。欧洲有很多小拍卖行,是专门做遗产拍卖的。由 于欧美国家征收有遗产税,因此,当老人过世后,子女一般都会将老人生前的房屋、车辆、生活用品以及收藏品就近委托一家专做遗产处置的拍卖公司打包进行变 现,拍卖所得款项用来缴纳遗产税。由于子女们不一定具备古董方面的知识,遗产拍卖行业常常不具备中国古董艺术品的鉴定和评估知识,因此在遗产拍卖中,经常 会出现一些特殊的拍品,出现“捡漏”的机会。在两大国际拍卖行捡不到便宜,有心计的中国收藏家们开始盯住了这些欧洲的小拍卖行。

2005年,有藏家在德国慕尼黑的一家拍卖行的小型拍卖会上,买到了一件估价仅为6千欧元,成交价最终为13万欧元(当时约合人民币130万元)的一把“清乾隆·御制金桃皮鞘‘天字十七号’‘宝腾’腰刀”,并带回国内,2012年,这柄腰刀在北京拍出了4830万元。

2006年,在法国第戎拍卖行出现了一方“清乾隆白玉御题诗‘太上皇帝’圆玺,”被国人以100.8万欧元买走。2011年,该方御玺在北京保利以1.61亿元拍出!

2009年4月29日,法国Beaussant-Lefevre拍卖行公开拍卖一位法国将军的遗产,其中包括一件从圆明园掠夺回来的物品:乾隆年间的皇家玉玺。这件玉玺印章大小为9×10厘米,上雕双龙,刻有“九洲清安之宝”字样。玉玺的起拍价为30万欧元,最后成交于168万欧元。

2010年11月11日晚上6时,在伦敦郊外一个小乡村的某座简陋仓库内,英国的一家小遗产拍卖行班布里奇的私人遗产拍卖场上,上拍了一只来自中国清宫的乾隆粉彩镂空“吉庆有余”转心瓶,这是由当地一对中年兄妹在收拾已故父母的旧宅时发现的,在其家中收藏已约70年。拍前,该拍卖行并未像苏富比、佳士得等大型拍卖公司一样大肆宣传,甚至连拍卖图录也没有印。不过,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不胫而走,全球的瓷器收藏者、经营者都关注到了这件拍卖品,最终乾隆粉彩镂空“吉庆有余”转心瓶拍出了5160万英镑(当时相当于5.5亿元人民币),创下最贵中国艺术品的纪录。

2012年11月16日,  一只清朝雍正时期制的青花瓷花瓶在英国坦南特拍卖行拍出了260万英镑,加上佣金,共计300万英镑(约合2973万人民币),比拍前的估价2万英镑足足多了150倍!

2013年6月19日,在法国一家名为“Thierry De Maigret”的小拍卖行,一件标明为唐代张萱《唐后行从图》的绘画作品从1500欧元起拍,经历了45分钟的紧张争夺后,最终的成交价达到了375万欧元,加上佣金为470万欧元,价格飙升了3000倍,竞争主要在几位中国收藏家之间进行,最终被上海的古代书画收藏家陆忠先生买走!

最近,在德国科隆的“Lempertz”拍卖行的一个拍卖会上,一幅齐白石的作品《大富贵亦寿考》以1.5万欧元起拍,最后被现场和电话委托出价的中国买家给争到了40万欧元,增幅达27倍!

如今,海外的各类拍卖中国古董的拍卖场内,几乎百分之一百的都是中国人在出价,甚至常常给人一种在北京某个拍卖场上的错觉。

深圳蛇口的一座民营青花釉里红博物馆的480件青花釉里红藏品中,大多是近年来买自海外的拍卖行的。据馆长杨卫 和年轻的庄副馆长介绍,内地在国外拍卖行竞购瓷器的人大约有一百来人。庄先生每年有很多时间都是在各个国家的拍卖场上游走。在各个拍卖会里,他总能遇到熟 悉的十来个中国买家。于是,他们协商搞起了“围标”:每次拍卖前将竞买瓷器的国人召集在一起开会,每个人报出自己想要买的拍品,对于大家都有兴趣参与的拍 品,则选出一人去举牌,其他人不再出价。当这位代表低价买到藏品后再在原来开会的几个人中二次拍卖,确定最终的获得者,他要给其他没买到的人分钱表示感 谢!在内地拍卖会上“围标”是违法行为,而在国外则一般没有禁止性的法律规定。据庄先生介绍,他们这样“围标”成功买到便宜货的几率能多到百分之七、八 十。

据常年奔波于海外拍卖场 的古代书画收藏家陆牧滔介绍,如今关注世界各地大小拍卖行中国书画拍卖品的人可能有数百人,他们有的人和陆先生一样,一直穿梭在各个拍卖行,一年中有半年 在国外出差;也有不少买家住在拍卖行所在国,往来更加方便;也有买家人在国内,通过拍卖行发来的高清晰度照片选拍品,然后再通过电话委托参与竞买。

陆牧滔说道,现在于海外竞买已经很难买到便宜东西,甚至拍出的价格还比内地还贵。陆先生有时还会去参加日本的一种叫做“会”的内部会员制的拍卖,这里的中 国人没有那么多,拍卖会也不进行预展,只是在现场拍卖时迅速打来一下画作,让在场的买家们瞄上一眼,画作随即又被迅速卷上,然后就开始拍卖。在这极短的展 示时间里,现场的买家就要做出判断:买还是不买?出多少钱买?这对买家的眼力和决断力都是一个考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