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文物局:北京域内长城过半严重损毁濒临消亡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6-24 12:01 阅读量:477

导读 :
“不论是重建还是修复,长城保护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我们缺乏有关长城的教育和研究。中国的北大、清华应该有研究长城的课程。”坚持在长城捡拾垃圾18年的“洋清洁工”威廉·林赛建议,国内高校应开设有关长城的专业课程,增加民众对长城的了解。 据市文

正文 :

“不论是重建还是修复,长城保护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我们缺乏有关长城的教育和研究。中国的北大、清华应该有研究长城的课程。”坚持在长城捡拾垃圾18年的“洋清洁工”威廉·林赛建议,国内高校应开设有关长城的专业课程,增加民众对长城的了解。

据市文物局统计,北京域内长城约超过半数已处于严重损毁甚至濒临消亡的状态。截止到2015年底,还有89.5%的长城需要修缮。

1956年,11岁的英国初中生威廉·林赛在一幅世界地图上看到了中国的长城。从那时起,威廉便萌生了从长城这头走到长城那头的梦想。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路,让他走了近30年。

1987年,怀揣着儿时的梦想,威廉来到中国,徒步沿长城从嘉峪关走到山海关,历时78天。在这趟旅途中,长城的奇观让他震撼。“我觉得我应该对长城有所回馈,我得做点儿什么回报长城和中国。”

于是,1998年后的每一个周末和节假日,长城上都有一个高大的外国人的身影。威廉带着一群群关心长城的志愿者,开始了在长城上义务捡垃圾的活动。他们艰难地出入于人迹罕至的乱石间,甚至爬下十几米高的悬崖,将一个个发出臭味的瓶子和变质食物捡出来。这样的行为,一捡就是18年。

“我今年60岁了,一半儿的生命待在中国,全部的精力都放在长城上,这就证明,我不是三分钟热度。”

威廉认为,长城的垃圾问题只是冰山一角,缺乏关于长城的教育和研究,是目前长城保护面临的最大困难。他建议在中国高校开设长城研究的专业课程。“这些研究不应该只是历史的,而是多方面的,是包括地理、民族、建筑、旅游、法律等多学科的综合研究。它不应该是枯燥的,而是有意思的。”

根据市文物局统计,北京域内的长城墙体及与长城不可分割的各单体建筑、附属设施、相关遗存等,超过半数已处于严重损毁甚至濒临消亡的状态。还有约40%相对保存状态一般的,也因常年失于及时修整而隐患重重,很难挡御风雨年复一年的摧残。剩下不到10%的长城本体、附属设施、相关遗存,已基本得到抢险性修缮或开发利用。

“由于各种历史与人为原因,北京段长城仍存在诸多安全隐患。许多险峻、远离人们聚居地段的长城年久失修,一些未开放段长城存在着非法设置登城口和游人私自攀登甚至损坏的现象。”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受管理权、利益分配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目前北京段长城的开放多是各自为政:有区政府为主导的,有由旅游公司为主导的,也有大量由驻地村镇为主导的。这样就使得各景区在服务设施建设、长城保护、游客线路组织等方面存在很大不平衡。”该负责人表示,由于缺乏统一规划,长城各开放段游客分布极不均匀,如八达岭长城早已不堪重负,而周边一些长城则因游客量少而消耗管理使用效益。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