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民族英雄刘永福墓被盗挖 文物部门作出回应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5-06-23 09:26 阅读量:632

导读 :
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的著名抗法抗日名将刘永福的墓穴6月18日发现被盗挖,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之中。6月22日,笔者前往刘永福墓被盗现场,对文物被盗情况进行了实地了解。 墓穴被盗让人痛心疾首 刘永福墓位于钦州市钦南区沙埠镇沙寮村的老虎

正文 :

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的著名抗法抗日名将刘永福的墓穴6月18日发现被盗挖,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之中。6月22日,笔者前往刘永福墓被盗现场,对文物被盗情况进行了实地了解。

墓穴被盗让人痛心疾首

刘永福墓位于钦州市钦南区沙埠镇沙寮村的老虎岭上,修建于1917年,于2001年与刘永福故居、冯子材故居、冯子材墓一起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月18日早上,发现该墓被人盗挖。经过现场勘查,墓穴已被破坏,墓碑被移至封土前方约5米处,封土前部及墓碑区域被挖下约1.5米,并挖开一个直径约60厘米的盗洞直通墓室内部,墓底可见到散乱的棺材板。但由于墓穴长期以来被数次盗挖,且没有相关文献记录墓葬情况,因此墓内具体损失无法估计清楚。

据钦州市博物馆相关人员介绍,刘永福墓位于钦州市郊,距离最近的村民聚居地有五六百米,由于到墓穴要经过一段杂草丛生的崎岖山路,平时很少有人经过。除当地文保工作人员定期巡查外,只有一名当地村民黄某每两个月进行日常草坪修护,而正是黄某在6月18日上午进行修护时发现墓穴被盗。当地公安部门根据现场泥土湿润情况和排查结果推断,该墓被盗时间约在5月底至6月初,但由于钦州此前刚下过暴雨,墓室内线索已经被雨水和淤泥掩埋破坏,因此具体被盗时间仍不清楚。

刘永福是钦州人,为晚清时期著名的黑旗军领袖,1883年他率黑旗军参加援越抗法,屡次打败法军。甲午战争期间,曾赴台湾抗日。1917年1月,刘永福病逝后,葬于故乡钦州。据了解,刘永福墓在民国时期曾多次被盗,“文革”期间又被损毁。1993年2月,其墓穴再次被盗,损失较为严重。1997年7月,在刘永福墓拜台位置发现一个盗洞,深度较浅未进入墓室,事后钦州市博物馆组织回填。1998年7月,在拜台同一位置再次被盗挖,打出一个盗洞直通墓室。2013年4月,在墓的后方出现一个深2.6米、直径1.7米的盗洞,但未伤及刘永福墓主体。相关人员推测,经过数次被盗,此次被盗前刘永福墓中已没有多少有价值的文物。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局博物馆与文物安全督察处处长莫志东表示,刘永福作为民族英雄,此次其墓穴被盗挖是一件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所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盗墓分子的行为让人极为愤慨。

各级部门迅速作出回应

案件发生后,引起了广西和钦州市政府的高度重视。钦州市博物馆收到消息后,立即派人赴现场查看并报案。钦南区公安刑侦大队6人赶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取证,钦南公安分局迅速立案侦查。从6月18日至今日,技术人员一直在对现场及周围进行细致勘查,侦查人员对现场周边、邻近的100多名村民进行了走访,并调取查看各路口、现场周边的天网及社会视频监控点10多处,但由于取证艰难和线索被破坏,案件目前仍未有进展。

在接到关于刘永福墓被盗的消息后,国家文物局迅速作出回应,要求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局派人员到现场调查处理,督促公安机关尽快破案。同时派出专业机构对墓地被盗现场评估损失,并查找原因、排查隐患,切实提高古墓葬安全防护水平。6月19日上午,刘永福墓上已经搭建了临时遮护棚,公安部门设置了警戒线,并及时向刘永福后代通报了情况。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多次安排人员前往案发现场,并于6月22日上午由自治区文化厅、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设计中心、自治区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组成专业团队对刘永福墓的损失情况进行专业评估,并对下一步的保护措施提出有关建议。

据了解,2013年,钦州市博物馆投入20余万元在刘永福墓地修建了步行桥、挡土墙和草坪,并且聘请了专人对草坪定时进行养护,钦州市博物馆不定期对刘永福墓进行巡查。但是,刘永福墓地理位置偏僻,平时人迹罕至,无法做到每日24小时监管。“钦州市博物馆曾经考虑在刘永福墓设置自动安防设备实施监控,但是由于距离村庄远、山路难行,供电、防雷、值守及设备安全的问题一直难以解决。”莫志东告诉记者,当地文保单位也多次就此事与村委干部联系,但因地方习俗等原因,村民不愿在家里安装墓地监控系统。在周边村民中聘请看护人员,也没有人愿意担任。

“针对被盗情况,接下来我们将主要采取三项措施。首先,在征求刘永福后代意见的基础上尽快对墓穴进行修复。其次,加强文物的巡视监管力度。计划与附近的污水处理厂合作,搭设电子监控设施,方便对墓穴进行24小时监控。同时加强人员巡视,做到技防与人防双管齐下。最后,继续对周边村民进行排查,搜集有效线索,加紧破案。”钦州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龙洁说。

文物监管该如何加强

无独有偶,近年来,我国各地频频传出文物被盗案件,广西桂林靖江王陵武士控马石像头部被盗,北京颐和园一云龙望柱头丢失轰动全国,就连同在钦州的冯子材墓也难逃被盗命运。莫志东坦言:“野地文物的监管保护一直是一项文保难题。此类文物多位于荒郊,人迹罕至,巡逻监控成本相对较高,被盗时间又多发生在夜深人静之时,文物被盗让人防不胜防。”另一方面,大多地方基层的文物管理由当地博物馆兼管,没有独立的监管机构,也没有专职人员进行文物的监护巡逻,这也是野地文物监管难的原因。

“很多地方会组织文物点附近的群众进行巡视,但力度和效果远远跟不上。”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研究员蓝日勇说,“政府每年发给巡视村民的补贴只有四五百块钱,根本没办法激发村民巡视的积极性。用于文物监管的经费严重缺乏是导致文物被盗的根源性原因之一。”

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顾航表示,此次刘永福墓被盗一案性质极其恶劣,必须对盗墓团伙进行严厉打击,严惩犯罪分子。“在这个案件中,当地政府部门确实存在疏忽的地方,但我们要意识到,保护国家文物并非单单是文保单位的事情。应该在群众中加强有关文物保护的宣传,让他们自觉成为文物的‘监管员’。”顾航说。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