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UCCA将出售?来听听艺术圈怎么说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7-01 08:01 阅读量:433

导读 :
6月29日晚,豆瓣名为“66号公路”的作者发布消息(文末附原文),称UCCA将被出售,言辞间可见是艺术圈资深人士。消息一出,便迅速引爆艺术圈。是传言?那么谁会接手?UCCA已在中国运营八年,是国内乃至国际认可度颇高的专业艺术机构,尤其在美术

正文 :

6月29日晚,豆瓣名为“66号公路”的作者发布消息(文末附原文),称UCCA将被出售,言辞间可见是艺术圈资深人士。消息一出,便迅速引爆艺术圈。是传言?那么谁会接手?UCCA已在中国运营八年,是国内乃至国际认可度颇高的专业艺术机构,尤其在美术馆规模并不大的北京,更是重中之重的角色。

2015年末,UCCA也首次披露了官方运营成本4092万元人民币,筹款渠道包括UCCA商店的运营及规划也是有模有样。在重大海外艺术家展览引进、发掘年轻艺术家等方面也是可圈可点,展览学术研究方面也正准备持续发力,目前在展的几档项目包括备受瞩目的劳森伯格大展以及“新倾向”等,也都标明UCCA团队对工作的顺利推进。或许,这只是事实或一种浅层的表象。

来听听艺术界的他们怎么说。

黄燎原(北京现在画廊负责人)

不是几年前就知道了吗?并不意外。

陆蓉之(艺术批评家)

迟早的事!

唐炬(藏家)

老尤早有退意,坚持到现在已属不易。关于谁来接手,得看手上还有哪些藏品可以打包一起卖。如果只是卖空间恐怕就只能是断臂求生,从无止境的投入泥潭中脱身,估计卖不出什么价钱~~还得是有充足资金的大企业大机构接手吧。

郭晓彦(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副馆长)

豆瓣的文章看起来了解一些内幕,比较客观吧,但应该看看UCCA团队而说法。外界接手的话,估计很难有人接手,如文章所说,现在估值是品牌和团队。本来可能是打算卖给中国人的。UCCA是目前国内专业的艺术机构,希望能继续。

蒋伟(今格中心艺术总监)

无论什么原因什么结果,尤伦斯夫妇已经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无论善意的理解或者恶意的揣测,都否定不了他们在中国当代艺术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价值。

李苏桥(艺术市场资深专家)

感谢比利时男爵尤伦斯的坚持;他的收藏成功出售与中心有否其实关系不大;尤伦斯也不是雷锋拿出收藏获利的10%用于中心运营已经足够表达了善意;中国亿万富豪雨后春笋般涌现,可以不要老惦着人家老贵族的钱袋子了;近年本土私人美术馆的急进其实也在催着新旧更迭中外更迭;UCCA如果没有收藏捆绑出售,那卖什么?剩下的值钱的就只有馆长馆副等人了。

吕澎(艺术评论家)

从争议的角度来看,就是买卖,无所谓。说明业主或者拥有者、一对年纪这么大的老夫妇他们的工作该结束了。不应该有人接手吧,如果是已经事先约定好,会有操作;如果没有约定的话去拍卖,应该没有人要,除非价格很低。整个艺术领域的状况本来就很差,坚持一下给大家一点鼓励只是情绪上的,在根本上当代艺术的境遇已经很糟糕,有或没有都是游戏而已,有人做了展览就可能他觉得有影响。宏观看当代艺术目前处境的征兆,情况很不好,这只是局部现象,比如画廊经营、艺术家作品很差都是普遍现象,只不过我们现在在关注一个点罢了。只能这么说:资本还有惯性,但是情况非常不妙。

凯伦。史密斯(OCAT西安馆馆长)

如果是真的,他有他的想法,很遗憾。能够建立起UCCA,它作为北京、中国很有分量的当代艺术中心是不容易的,要放弃太遗憾。特别是近几年以来田霏宇和薛梅做了大量的工作。

唐昕(泰康空间总监)

对这件事没什么意外的,尤伦斯夫妇那么大年纪了,又不是生意可以往下传,也没有责任和义务一直坚守下去。问题是有没有谁愿意接和怎么接。尤伦斯艺术中心一直是在给他做外交,虽然机构早已经成了品牌,接手后的机构立场和定位肯定要发生变化的,机构会因此完全改变。尤伦斯和接手人的想法、条件可以很复杂,自己做虽然没有现成的品牌做基础,但是清楚明了。不管谁做艺术机构,除了支持和收藏艺术,首先它是投资者的名片。

高鹏(今日美术馆馆长)

不是每年都在传这个消息吗?如果这次是真的,也要看佳士得、苏富比是否和它能谈成,谈不成还是维持现状。又不是第一次要卖,不是不想卖,是谈不拢。

胡湖(姐夫拍创始人;原《顶层》杂志主编)

尤伦斯不是白求恩,赔钱的买卖不长久。

同时,也联络了费大为、皮力等人,均表示不接受采访。UCCA官方公告或将于近期发布。

以下为豆瓣“66号公路”发布的原文:

UCCA尤伦斯中心很快会被出售

根据来自香港某拍卖公司的传出来的消息,比利时收藏家盖伊尤伦斯Guy Ullens,将出售其于2007年在北京798开设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也有来自欧洲的消息指,这一举措的原因是尤伦斯的第二个太太Mimi Ullens创立的时尚品牌数年以来亏损严重,而Ullens已经80高龄,所以考虑出售尤伦斯艺术中心(UCCA)。

目前UCCA在北京租用798艺术区的空间,名下也没有收藏。尤伦斯的收藏一直和艺术中心是没有关系。2010年前后,尤伦斯曾经与时任民生银行高管的何炬星谈过民生收购尤伦斯艺术中心的计划。当时的方案是民生觉得单纯艺术中心没有实际资产,且尤伦斯的条件是收购后机构不改名。因此民生建议同时也收购一批藏品。但是后来双方未达成协议。依据当年当事人的说法是,民生坚持如果尤伦斯出价则由民生来挑作品,如果民生出价则尤伦斯挑作品。但是由于尤伦斯坚持自己出价自己挑作品出售,双方交易无疾而终。

此事前后,从2010年开始,苏富比两次将尤伦斯藏品专场拍卖。2010年艺术新闻报曾有报道尤伦斯要放弃中国艺术和艺术中心。随后尤伦斯公开否认了这项说法。但是事实是尤伦斯过去6年一直不断缩减对尤伦斯的投入。过去12月就在北京不断传来尤伦斯艺术中心裁员,拖欠高管工资的消息。直到本周末,靴子落下,尤伦斯艺术中心要被出售。但是无人知道打包出售的计划包括什么。显然今日即使打包出售藏品,也无法跟当年民生谈判时的藏品规模相比了。

中国的艺术家一直善意的理解尤伦斯作为收藏家善举。特别是尤伦斯的现任馆长和CEO薛梅和Philip Tinari在中国深耕多年,深受艺术界信任和支持。在过去几年,尤伦斯艺术中心举办了一系列国际化的高质量展览展览,也不断刷新观众人数的纪录。同时也探讨私人对于艺术机构机构的资助模式。比如在过去三年,尤伦斯艺术的慈善拍卖中也有中国重要艺术家捐助作品,以期支持尤伦斯艺术中心。但是也有艺术人士指出,在2013年尤伦斯售出自己曾经以一万余元美元买下的曾梵志面具系列,但是售价约2000万美元。尤伦斯盈利盈利也是2000万美元以上。但是令人诧异的是,拍卖随后几天,为尤伦斯募款的慈善拍卖上,尤伦斯和有管理层邀请来的捐赠者和理事收藏家竞价,自己买下了最有升值潜力的年轻艺术家刘韡的作品。此时当事为中国收藏界诧异和惊讶。2015年来,尤伦斯艺术中心管理层曾经建议成立专门基金会以长远构筑尤伦斯艺术中心的稳定资金来源。据悉法律文件已经完成多日,但是直到出售消息传来,始终没有获得尤伦斯先生及其家属认可。由此可见在尤伦斯的管理团队与尤伦斯之间的鸿沟。甚至有传闻说此次出售尤伦斯的消息,管理团团队是最后知道的。

和中国艺术界因为尤伦斯收藏中国艺术,创办UCCA而产生的敬意极其不相称的是另外一个事实。2010年,开始,仅仅是苏富比拍卖两场尤伦斯专场拍卖,根据公开新闻报道销售数字约是6多亿港币,这不包括尤伦斯通过境内拍卖公司出售的古代书画(比如前不久王中军购买的曾巩书法就是尤伦斯旧藏),不包括过去5-6年以来尤伦斯私洽销售的当代藏品。这些数字累加起来应该接近数十亿人民币。而根据中国公司的资料,尤伦斯艺术中心自2007年以来在中国投入的总金额约3亿人民币左右。这个数字肯定比尤伦斯在中国拍卖所得的要小得多得多。很多年来,人们都理解为尤伦斯出售收藏是为了用于尤伦斯艺术中心的运营,但是事实是从2010年开始,尤伦斯就一直在缩减艺术中心的开支,强迫其通过赞助和其它方式自我造血。因此拍卖所得并没有用于艺术中心,而艺术中心运营的费用与有道德色彩的拍卖之间的比例几乎可以被看作是一个精确计算的的广告投入。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