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知名画家的赝品风波:涉案达数百亿韩元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7-05 12:02 阅读量:546

导读 :
“正值1978年、1979年疯狂作画之际,每月可以画30~40幅。即使做了展览但没有登载在图录上的作品也有很多。出售给了画廊没有拿到钱而不知去向的情况也不少。自己没有亲自加入签名或序列号、交由画廊负责的事情频繁发生” 陷入赝品争议的画家

正文 :

“正值1978年、1979年疯狂作画之际,每月可以画30~40幅。即使做了展览但没有登载在图录上的作品也有很多。出售给了画廊没有拿到钱而不知去向的情况也不少。自己没有亲自加入签名或序列号、交由画廊负责的事情频繁发生”

陷入赝品争议的画家李禹焕(80岁)在上月30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出了上述这番话。为什么唯独李某的画作陷入了尖锐的“赝品真实攻防战”呢?

李禹焕作品频频陷入赝品风波的原因

随着20世纪70年代后期李某成为知名画家,需求剧增后为了满足画廊等的要求,李某在2年内“大批地”作了数百余件画作。正如李某所说的那样出现了管理不严的情况,对于造假犯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目标了。

因涉嫌伪造李某的画作而被逮捕的画商玄某(66岁)在接受警方调查时供述表示,“来往于釜山和日本之间活动的古董商李某(68岁)2011年找到他说‘制作赝品抛售给爱好李禹焕画作的日本某集团会长吧!’”玄某坦白称,自己与另一名画作负责人李某(39岁)一同在京畿南杨州市的工作室制作了50多件赝品。他们在赝品上用1978、1979年的作品加入假签名和序列号,并制作伪造了检验报告。

他们以钟路区K画廊等地为据点,把赝品转交给日本收藏家或中间商。K画廊在2012年把附有李画家亲笔确认书的一幅画以4亿韩元的价格卖给了某个人收藏家。在警方提出的4幅“确实是赝品”中有一幅就是该作品。但李某在上个月末接受警方调查后却表示,“作家确认书和这幅画明显都是真品。”

从玄某一伙的活动之后的2012年开始赝品风波频频发生后,李某和美术界鉴定团聚集到一直以来主要受理李某的作品的某画廊一起进行鉴定后,发放了作者的亲笔确认书。但是鉴定团看的时候看起来像赝品一样的作品被李某鉴定为是真品后,2013年初该聚会瓦解了。

总之,因发放作家的确认书而一度沉入水下的赝品风波,通过玄某3人组的内讧再次浮出了水面。玄某于2013年向古董商李某和其儿子发送了“独吞数十亿韩元赝品销售货款,没有给承诺的代价(一半)”的抗议文件后,成了调查对象。之后警方通过扣押搜查K画廊和玄某工作室等确认了陷入赝品风波的作品,并通过国立科学调查研究所开展的物理鉴定结果显示,有13幅作品被指称为赝品。

美术界分析称,李某不顾警方的举证依旧主张“无条件真品”,是因为他被自己的亲笔确认书束缚住了手脚。通常赝品风波以画廊重新买入画作的方式默默地处理而不为人熟知,但李某和主要受理李某作品的画廊选择发放亲笔确认书的方式正式回应。据悉,李某曾表示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该画廊就一直认真处理自己的作品,并把鉴定工作也交由该画廊负责。

首先,李某将很难逃避对于那些发放亲笔确认书的画作的真伪判定错误的责任。其长期以来好不容易积累的名望和信赖度将遭受无法挽回的致命打击。他表示,“在海外交易中已经受到相当沉重的打击。”可以预见,曾经垄断李禹焕作品的画廊将接二连三地接受“顾客”们的抗议。

美术界的赝品是“由流通所造成的”

专家们认为,目前美术界的赝品本来就是非常隐秘地进行,因此很难掌握其市场规模和人力。从知名画家的作品通常以数亿韩元成交的情况来看,数百亿韩元也仅仅是推测而已。

特别是以李禹焕为例,他是占据从2005年开始的10年间韩国14家拍卖行总成交额第一名(约712亿韩元)的最高人气作家,所以成为了赝品的集中目标。

韩国艺术综合学校教授安癸喆表示,“收藏家们仅对极少数人气作家的作品感兴趣,购买美术品的目的偏重于投资和自我炫耀。”因此,画廊为适应市场需求不仅在流通过程中没有过滤赝品,流通本身还制造了赝品。

某美术评论家表示,“所谓的‘大手’个人收藏家们即使经历了赝品交易在多数情况下也当作没有看见默认了。”也就是说,一边把数亿韩元的画作当作爱好进行收集,一边却无视“部分错误”。因为追究那些已经交易画作是一件及其麻烦的事情,而且没无利可图。

这样一来,还发生了个人收藏家拿出来的赝品甚至牵扯到信用度较高的国家公立大学美术馆的事件。一所公立美术馆的前任馆长表示,“不久前韩国数一数二的美术馆收集了某个人收藏家数十年里都没有拿出仓库的知名作品。通过电话确认,只是得到了‘没有运出过’的回答。虽然向美术馆通报立即撤下了作品,该赝品被如何处理却不得而知。”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