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新馆长莫里斯谈新泰特:这里将会成为城市的广场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7-08 08:01 阅读量:412

导读 :
泰特现代美术馆新上任的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 “这个办公室,”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说道,“是为一个大男人建造的。”她个子不高,勉强才能够到窗台高处的百叶窗。 她是泰特现代美术馆2000年开张以来首位女性馆长

正文 :

泰特现代美术馆新上任的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

“这个办公室,”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说道,“是为一个大男人建造的。”她个子不高,勉强才能够到窗台高处的百叶窗。

她是泰特现代美术馆2000年开张以来首位女性馆长,也是首位由内部升迁至此职位的人。她的三位前任,分别来自瑞典、西班牙和比利时,带着来自欧洲的魅力,也迎合了美术馆的国际野心。对于张扬国际主义理念的这家美术馆,当他们终于任命了一位本国人士作为馆长,却恰逢英国脱欧,尽管两者未必有什么联系,却也显得略微有点尴尬。

新泰特,新馆长

莫里斯出生于伦敦东南部,就读于公立中学,随后进入剑桥大学和考陶德艺术学院攻读艺术史。她现年57岁,自1988年进入泰特以来,已经在总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麾下工作了快30个年头。过去十年,她一直兢兢业业地为泰特的现代当国际艺术收藏而努力工作。她曾参与策划1993年著名的展览“战后巴黎:艺术与存在主义”,晚近也策划了三场重要的女性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草间弥生和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的展览,分别在2007年、2012年和2015年。与她的前任相比,莫里斯的公众形象比较低调,但是她在博物馆中地位颇高,在艺术界也是广受尊敬。

6月17日,泰特现代美术馆扩建后新馆盛大开张。整个工程花费2.6亿英镑,绵延9年,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本计划在2012年伦敦奥运年之际完工,却迟迟到今年才完成。去年,塞罗塔麾下的两位干将——泰特不列颠馆长佩妮洛普·柯蒂斯(Penelope Curtis)和泰特现代馆长克里斯·德尔康——相继传出出走的消息。莫里斯挺身而出,填补了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的空缺,而泰特不列颠美术馆馆长则由诺丁汉当代艺术馆原馆长艾利克斯·法区哈森(Alex Farquharson)担任。

弗朗西斯·莫里斯于今年走马上任,以新馆长身份出席泰特现代美术馆扩建后的盛大开幕活动。

新空间,新收藏

扩建后的泰特比原先规模大了60%,展品之中75%都是在2000年以后收藏的。莫里斯对此有深入了解,因为其中有大量作品是她过去10年担任国际收藏部门负责人时期购入的。她在开幕的时候向记者展示了新泰特的全貌。

而今的泰特现代美术馆分为原本的锅炉房(Boiler House)和新的开关房(Switch House)两个部分,连接两栋者的,是著名的涡轮大厅。

开关房有11个楼层。0层,即地下室,是油罐(The Tanks),这是首个专注于现场艺术的博物馆空间。10层则是壮观的观景层。

在这之间,有整整三层空间致力于讲述1960年以来的当代艺术史。4层空间是“艺术家的房间”,目前主要展示已故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的作品,此外观众还会与罗尼·霍恩(Roni Horn)4吨重的粉红色玻璃立方体、动态艺术先驱David Medalla的泡沫喷泉等作品相遇。

1970年代,泰特收购了极简主义艺术家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的一堆砖头,这件事情曾经引起了巨大争议。而今,在安德烈的作品旁边,多了另一堆砖头,那是黎巴嫩艺术家Saloua Raouda Choucair的《无尽结构》(1963-65)。泰特现代美术馆在2011年将之加入收藏。

原有的锅炉房将会安置1900年以来的现代艺术作品。策展人许诺说,泰特最著名的那些艺术——马蒂斯、毕加索和李奇滕斯坦的作品——将会依然保留在展厅之中,与其并置的,是来自拉丁美洲、非洲、亚洲、中东和东欧的艺术家作品。

在莫里斯担任国际艺术收藏部门负责人的这10年,美术馆的视野超越传统的欧美,投射到更广阔的领域,拉丁美洲、亚洲、非洲、中东、东欧……泰特现代美术馆最新购藏的艺术品包括巴西艺术家Cildo Meireles用收音机搭起的《巴别塔》(Babel)、莫桑比克艺术家Malangatana Ngwenya色彩鲜艳的描绘战争苦难的油画作品。

泰特的总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Nicholas Serota)在伦敦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展现艺术的国际视野的21世纪新型博物馆”,他表示,“在东京、圣保罗、北非、苏丹,有那么多优秀的艺术作品,这不是帝国主义,而是打开人们的视野。”

作为长期负责国际艺术收藏的博物馆工作人员,莫里斯对此有深刻理解。她详细阐述了泰特现代美术馆拓展收藏的四个重点:收集并绘制现场艺术(Live Art)的历史;扩大现当代艺术的国际收藏视野;收藏影像和新媒体艺术;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将性别议题纳入收藏考量。“这是新的博物馆将会向世人讲述的四个故事。”莫里斯表示。

“当我的同事发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女性艺术家作品很有意思,我会鼓励他们再多了解一些。我希望他们认识到女性艺术家常常被忽视了。”莫里斯表示,她以艺术家索尼娅·德劳内(Sonia Delaunay)为例,这位艺术家去年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了个展,“多年来,人们总说,我们来做一个索尼娅·德劳内的展览吧。然后马上有人反驳,不行,她的作品不够强。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的作品如此丰富,难以置信地有力。但此前并没有几个人真正了解全貌。”

同时,莫里斯对于博物馆收藏的未来发展做出了展望:“对于收藏来说,下一个重要的挑战是数字化。19世纪,我们并不收藏摄影作品,此后我们花费了100年时间才赶上来。我们不希望再处于那样的一个位置。”

新功能,新姿态

在莫里斯看来,泰特现代美术馆在注重国际性的同时,也需要反映它所处城市的复杂性。

“我们对于本地社区和经济团体的关注还不够多。好消息是,现在我们有面向伦敦南部的门户了。我成长于伦敦南部,街道尽头就是国家海事博物馆,它对于我的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当天气下雨的时候,我就躲进博物馆,那时候我还非常年轻,那番经验对我影响很大。我希望泰特现代美术馆不仅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现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本国最受当地人欢迎的博物馆。”

扩建之后,整个泰特现代美术馆“可以让参观者消磨一天甚至是整个周末”。“我们安置了很多休息放松的设施,”弗朗西斯·莫里斯表示,“如果你在周末来到这里,会发现这里就像一个城市广场。”

除了展厅空间以外,新的开关房还将容纳酒吧、商店、餐厅、办公室、学习空间和会员室。

开关房的5层是“泰特交换”(Tate Exchange)项目的区域。其他机构和组织将会参与其中,展开一系列的创意计划。

对于参观者来说,泰特不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而是探索世界真相的地方。“我们希望和其他机构合作,甚至是与参观者合作,积极探索新项目和新思路,共同创作艺术。” 泰特的教育部门负责人Anna Cutler表示。

艺术界的顶端位置被超级富豪所占据,莫里斯相信,公共艺术机构的功能应当是填补这当中的鸿沟:“我们有机会与那些收藏艺术、热爱艺术并且愿意向我们提供支持的人进行交流,另一方面,我们充分向那些缺乏资源却可以在泰特享受艺术的人开放。”

泰特现代美术馆专门为新的参观者设立了“开始画廊”(Start Gallery)。这里提出了“什么是艺术”的问题,莫里斯说,“我们想为不同层次的观众准备不同的东西,让每一个人在美术馆中都能够感到自在。”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