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从2013春拍看当代艺术市场的变局

来源:网络 编辑:简燕宽 时间:2013-07-13 08:44 阅读量:488

导读 :
  2013年的春拍基本上尘埃落定,数据整理和行情评论也多见诸媒体。在更为全面的市场报告出来之前,我们从今年春拍板块内部的轮动关系中,也许可以看出某些变化趋势。   剔除宏观经济环境与市场景气度这些结构性因素,在拍卖市场传统的三大

正文 :

  2013年的春拍基本上尘埃落定,数据整理和行情评论也多见诸媒体。在更为全面的市场报告出来之前,我们从今年春拍板块内部的轮动关系中,也许可以看出某些变化趋势。


  剔除宏观经济环境与市场景气度这些结构性因素,在拍卖市场传统的三大主力板块中,中国书画、瓷器杂项所牵涉的价值问题基本上是真伪以及品质层次,相对而言,油画与当代艺术的价值问题更为突出地显示为当代不断变化偏移的文化价值取向对市场格局的塑造。这一板块从去年到今年的变化,体现出与近年来传统美学收藏潮流的合力之势,而这个尚未定论的趋势逐步改变了该板块的轮廓。


  这一趋势发端于二级市场,去年春拍时,中国嘉德就推出了“水墨新世界”的全新专场。在紧随其后的秋拍上,北京保利继在香港推出富有东西方文化对话意味的当代艺术专场之后,推出了“中国当代水墨中坚力量”。表现不俗的拍卖成绩也与同期的油画遭遇低潮形成对比。两大国际拍卖巨头苏富比、佳士得在今春也显示出对当代艺术语境中的水墨的关注。今年,这一趋势从二级市场扩展开来,4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水墨新维度”展览,在今日美术馆举行的“再水墨——2000—2012中国当代水墨邀请展”都着意于探索当代水墨的意义。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曾经一度炙手可热的当代油画延续了去年的颓势。油画与当代艺术板块的大变局已经在蓄蕴之中了。


  这一股当代艺术板块的“新水墨”之势让人联想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美学形式——“书画”。但是“新水墨”的提法更加突出了“水墨”材质本身丰富的可能性,而不局限于“书画”这一最终表现形式。它突出了与传统文化的关系,但表现形式却超出了书画的基本语汇。这是本轮当代艺术变局的关键之处。


  其实,从2008年起,当代艺术已进入大幅度调整周期,不过市场似乎随着近两年宏观经济的不景气和欧债危机等问题的出现,才滞后地反映出20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一些问题。一般认为,与“文革”时期的“知青艺术”以及之后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85新潮艺术”不同的是,20世纪90年代的当代艺术思潮主要体现为“玩世现实主义”和“艳俗艺术”,基本上还是以西方的现、当代艺术作为自身创作的参考体系。目前学术界也正对这一潮流做出反思和清理。在市场运作层面上,当代艺术的走高和西方推手也不无关系。然而,这一价值体系恰恰是与传统文化断裂的。当代艺术板块所缺省的正是自身的内在文化维度。因此,当代艺术板块悄然发生的格局之变正是文化价值的位移,从政治性转向文化性。


  不过这只是一种方向性的指向,内在的转换却不那么简单。因为西方的现代性与全球化乃是当代艺术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但是如何面对自身的文化传统也是急迫的。变局在发生,但趋势仍不明朗,因此水墨的表现形式也是混杂的,至少有3种形式:一是以传统笔墨语汇所进行的当代书画,包括画院水墨、新文人水墨等,其市场认可度也较高,一直是市场的主流;二是与上一轮的当代艺术思潮相关的水墨创作,基本的表现形式是西方或者日本“书象”式的,市场运作模式也类同上一轮的当代艺术;三是目前仍在探索之中的水墨形式,探索水墨材质与新的绘画或者书法语汇、表现形式相结合的可能性。目前正在涌现多种水墨形式,未来当代艺术与下一轮市场轮动的遐想空间也就在此了。


  随着艺术市场的资本入市,艺术金融所涵括的问题除了经济大环境、市场政策、基金重仓的进撤场之外,始终不能忽视的是对文化价值层面的基本判断。这一基本判断可能就是机构入市、资本热钱炒作之前的“原始股”的重要依据了。市场正在转变,对“原始股”的辨识也需要魄力。也许,当代艺术板块的格局之变更加生动地体现了这一点。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