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给邱季端先生的公开建议信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8-10 12:01 阅读量:577

导读 :
邱季端先生,我知道你现在怎么都听不得别人的建议和奉劝,这种情况也非常能理解。毕竟你搞了如此庞大的一仓库“藏品”,怎么说是有问题呢?难道没有真品和精品吗?我也和许多体制内老师及正道行家藏家交流过许多,也仔细看过网上贴出的照片,包括一些网友发来

正文 :

邱季端先生,我知道你现在怎么都听不得别人的建议和奉劝,这种情况也非常能理解。毕竟你搞了如此庞大的一仓库“藏品”,怎么说是有问题呢?难道没有真品和精品吗?我也和许多体制内老师及正道行家藏家交流过许多,也仔细看过网上贴出的照片,包括一些网友发来你高清晰藏品照片,确实没有看到真品,基本上是仿制工艺比较一般的仿品。你的那些所谓超大藏品,已经在我的博文或微博中粗浅点按照常理点评过了,这里无需要再啰嗦刊出。

我先给邱季端先生讲个现实中的情况,希望你耐心听完。假如你想办一家开采金矿的企业,怎样去寻找金矿?是不是先依靠过硬的勘探队考察和寻找含金成分的矿源,最原始的做法是先勘探那些地方的河床沙子有无砂金?如果有,说明这一带山脉就有可能掩藏金矿,那么就要拿矿锤漫山遍野取样标号,然后回来测验其含金量。通常情况下,因为金矿石的含金量差异较大,具有开采价值的金矿石,是0.3-0.5克每吨以上的,一般金矿山大部分平均品位都在5克甚至2克以下(克/吨),当然非洲地区平均品位是世界上最高的。现在国内一些地区的农民都会玩,用氰化钠等七八种化学品就可以做这种实验。有了可以开采品位的指标,先是局部开采,然后打洞逐步找金矿带,如果找不到金矿带,那么所有的力气和前面的代价都白费。只有找到金矿带,品位会越来越高,矿洞也随着矿带随进,金矿企业也就发达了。换用到今天的收藏,是什么个概念呢?就是把硫矿当金矿了,或者有人在你化验取样做了手脚,然后层层布局,层层设套,以至于满屋子是金灿灿的,实际上它不是金子。

收藏是360行里的行首,因为极其复杂和极其江湖,所以才被先人称作行首。我也做过企业,这些年玩下来的真切感受,比做企业难不知多少倍?俗话说:炼金需要烈火,收藏需要血路!收藏你有多少钱也不管用,她就是个无底洞,所以前人才有”眼前无物而心有物“的超然收藏感叹。“心外无物,心外无理”为王阳明提出的心学思想,意为要了解宇宙的奥秘,达到对事物真相的认识,只须返视探求自己的心性良知即可。

收藏从现在的生态来看,体制内的一些老师,因体制制度不允许他们收藏文物艺术品,但他们在研究和守护馆藏,贡献许多学术论文和著作,也算是“心外无物“的一种类型。体制外的人收藏比较自由,也可以小玩,也可以大玩,量力而行,纯粹是自己的事。如果没有眼力、没有历练、没有经验和深度的研究、没有可靠的真货渠道、没有运气和魄力,真精的藏品是得不来的。谁看见过大街上随处有可以捡的100元钞票或金戒指吗?肯定没有,因为连小孩都知道那些玩意人人稀罕,不可能随便乱放或丢弃。古董也一样,家里传世的老辈都有规矩或出售的规定,除非全家死光了或只剩一个傻子。漫不说经历解放初期的洗礼(第一届文物局长郑振铎先生号召充实馆藏)和文革整整十年的大清洗。

80年代初期,有闲钱的文化人多都走村串户的找老物件,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很低调。还有一些走村串户货郎客早知道谁家有老物件,于是呼到80年代末期这批人最早当上了古董贩子。90年代古董热兴起,从事古董贩子的人就更多了,90年代潘家园大土堆上,河北、山西、河南等地农民杂物贩子比比皆是,当时连民国的马蹄碗都价高近10元(当时北京平均工资才几百元)。出土的也许有捡漏,但工地上挖地基的包工头都知道那玩意值钱,哪能随随便便出售,况且各个城市的贩子和铲子连瓷片都不会放过。专业盗墓或游击挖墓的,都是干这个营生的,除了普品廉价出售,精品都知道往哪里去可以卖大钱。业余挖田或修房的农民弟兄,在你老家村里,你听说谁一年碰到几个窖藏?也许能碰到宝贝,农民也不傻,先被一线贩子收购,再转二道或直接到古玩店,这时价格就不是随便可以捡漏了。

另外,多数农民一旦发现古墓或别的,基本上都报告,谁都怕违法,所以才有许多农民发现的窖藏和墓葬被官方发掘或收缴的传奇故事。而邱季瑞先生你所讲述的那么多离奇而传奇的收藏故事,谁听了都很不靠谱。真实的情况是,有人负责总体布局,有人负责发掘故事,有人负责“挖坑”,有负责“埋雷”,有人负责伪鉴定,有人负责“洗脑”,有人负责“沉湖”。你有钱而且具有一定使命感,并且警惕性不高,以为收藏行业都是具有道义的文化人,这恰恰就就是一些利欲熏心之人围猎的目标。假如当你也突然宣布破产了,这些人还会当你是“朋友”,因为瘦死骆驼比马大,还可以跟同行或亲戚借钱,他们直到榨干最后一滴血。所谓“沉湖”,就是帮被忽悠的假货找安全去处。

行里有句俗语叫“杀猪”,近年来流行叫“杀肥猪”,这些人专门盯的是农民企业家,为什么?农民企业主一般文化程度不高,但就是有钱,去哪里都感觉自己低人一等,无形的自卑。怎么办才让别人或搞企业及当地的头头脑脑看的起?有句话叫:“收藏家是文化的传承使者”,高尚吧!看谁还说没有文化?只要下水了,还有一句话:“博物馆是一个城市文明的标志”,更高尚吧?然后布局的人会介入其范围,先把他们推销(不一定直接卖给农民企业家,他们有局店或送货的)给这位农民企业家的赝品带入他们的圈子,记住这个圈子是封闭的,现在流行实名注册,外人很难发言或留言,更没有办法指出是假货,然后他们在核心领导的吆喝或特别介绍下,集体捧场和喊好,什么“国宝”、“精品”“伟大的收藏家”等等让你热血沸腾的场面,一些局内的伪专家甚至会喊“收藏家万岁”当然,万岁的后面是“完税”,让他鉴定不给鉴定费看他们喊不喊?这些人最厉害的是,让农民企业家都不好意思不给,因为是大人物专家,广告宣传的出场费起码好几万,最少也是一两万。给鉴定10件20件瓷器,结果都真品,估价起码几个亿,区区三万五万哪能好意思不掏。

当这些农民企家进入角色,随便可以给个三万五万或十万八万算捐助会议费或者研究考察费。也许在平常,这些农民企业家连卖瓶矿泉水都要考虑康师傅和农夫山泉5毛的差价呢。那么这些农民企业家为什么会甘愿死心塌地完全相信他们呢?第一,洗脑进入角色;第二,找到从来没有的成就满足感,原来在乡长面前都是孙子,到这个群体都是大人物,甚至是国家级的;第三,这种群体的人脉对自己企业的发展更有积极作用;第四,感觉自己突然高大威猛了,可以和他们一起谈论国家战略大事和经融杠杆,可以参与著书立说,可以和所谓的“名人大佬“平起平坐,谁说自己没有文化搞死他。这就不难解释这些”局手“为何特别要搞高大上+超高级组织名称的根源,否则怎么能吸引土豪的注意力呢。

当然,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农民企业家,只要是钱多的“脑白金”,基本上从来不会放过。他们组织的成员遍布海内外,国内每个地区都有人或分支负责人(多数是发现或联接目标客户)。这些人在机构里都有大小不等的官职,大会、内部会和机密会都是分层次的。当然还有极其流氓的“打手”,他们谁都敢骂,骂政府更显得牛逼(你看看,我连政府都不怕,还怕你?)。不仅维护组织机构的绝对权威(谁怀疑领导立马骂出局或有别的手段),而且对外面质疑的人采取更流氓更粗暴的谩骂方式,甚至是群狼战术和恶心战术。这种方式的目的就是让外界懒得打理他们,正常人都是“狗咬你一口,你还去咬狗吗?”正中他们的策略。真正达到对这些“脑白金”安安全全、放放心心、光明正大的关门“杀猪”。

这个”杀猪“就是忽悠他们成立博物馆,越多越好,然后通知核心层和下层级别的人把收藏或囤积的赝品转卖给”脑白金“,有的直接和仿品地区贩子早有瓜葛,这样都获得利益,所以都越来越团结,甚至一直对外。因为这些人已经摧毁了正常收藏的理论和严格鉴别标准,凭着人多势重和对各方某些权力的渗透,可以堂而皇之的为所欲为。只有这样,不停的举办会议和展览展示,才会吸引更多的”脑白金“误入他们的阵营,成为下一个集体被宰杀的”肥猪“。这就是他们的江湖,邱季瑞先生,不知道你熟不熟悉这种味道?关于实施捐献的秘密,也许许多人还没有反映过来,邱季端先生你想想,天底下哪有强行捐献的道理?哪有强行让社会承认赝品是真品国宝的道理?不承认就被骂是“利益集团”和“资本走狗”,然后扣个“中华民族败类”和“罪人”的民族主义大帽子?这样的群体叫什么?叫强奸社会公理,严重违犯基本收藏精神!他们这样做或许只有一个解释,吃进那么多基本变不了现,被忽悠的猛然顿悟了必然告发其“圈套”。为此,他们最安全的就是鼓动捐献或搞山寨博物馆,捐献了”定时炸弹“自然就解除了,否则他们寝食难安。

也许邱季端先生你搞企业是行家,但隔行如隔山,即便是同一个收藏领域,搞古陶瓷的对青铜器就不一定在行,相反也是一样。即便是搞古陶瓷的,陶器和瓷器也是两个领域,再即便是搞古瓷器的,也分高古瓷器和明清民国瓷器两个派系,瓷器这行高古和明清民国通吃到精的人,可以是屈指可数。瓷器窑口复杂,全国有多少?谁有精力和时间全部搞懂?真正能把两三个朝代的瓷器搞通、弄懂,甚至把关联的学术问题研究明白,这都需要起码十年以上的功夫。眼力不是天生的,但眼力绝对与悟性有关,没有悟性就不能玩收藏。说白了就是有没有非常敏锐的洞察能力、钻研能力和反思等综合在一起的决断能力。换一种说法就是自己太轻视收藏圈内被正道藏行家非常鄙视的那个”收藏的江湖“。

想起去年”浙师大捐假门“事件主角,邱季端先生你曾经是支持他的“壮举”,聘请他做你的顾问,或许在精神和其它上面严重支持李舒弟对本人质疑文章的起诉。我今晚之所以写信给你,说明我非常了解浙师大事件的主角。凭我一年多对他的调查,他可不是一般人(省略2万字),你并不深度了解他。邱季端先生你和北师大面对今天的局面,一定没有想到,全社会会有这样大的反弹和质疑。我想你也很痛苦万分,做了那么多好事和公益,社会民众和媒体怎么就穷追猛打地决不罢休呢?难道这些人都和你过不去?也不念及你曾经的贡献?北师大师生都没有站出来反对或公开对抗,我想也是因为你曾经对北师大母校的贡献。那么你想想,北师大她不是一般的普通高校,她是享誉学界的名校。用世所共知的介绍:北师大”,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直属,中央直管副部级建制,位列“211工程”、“985工程”,入选国家“珠峰计划”、“2011计划”、“111计划”、“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设有研究生院,是一所以教师教育、教育科学和文理基础学科为主要的综合性全国重点大学。

清代末年建校以来,北京师范大学始终同中华民族争取独立、自由、民主、富强的进步事业同呼吸、共命运,在“五·四”、“一二·九”等爱国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李大钊、鲁迅、梁启超、钱玄同、吴承仕、黎锦熙、陈垣、范文澜、侯外庐、白寿彝、钟敬文、启功、胡先骕、汪堃仁、周廷儒等名师先贤曾在此弘文励教。学校秉承“爱国进步、诚信质朴、求真创新、为人师表”的优良传统和“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校训精神,形成了“治学修身,兼济天下”的育人理念。

邱季端先生你想想,这样一所著名的大学,如果因为你的6000件瓷器而毁了延续100年来的声誉和成就,让与北师大有关的前人和后人统统蒙羞,我想就当是普通的真品瓷器,也必须要权衡利弊。何况你的瓷器都是被人忽悠的工艺品,北京藏行家很多,实力资信拍卖企业也是北京最多,故宫、国博和首博等大馆也在北京,体制内的许多良知专家也许多许多,他们没有出来批评,也许这是体制的规定,国家有关部门也是念及你所做出的贡献。大家真心希望你看清迷局和担当起责任,做出正确的决定。邱季瑞先生,时机不多,北师大面临“火烤”,一定要审时度势,否则悔之晚矣。

如果邱季端先生顿悟到当前局势和完美处理”北师大事件“的愿望,同道朋友们,都期望你把今天的坏事变成一个好事的创举。当然,这要你彻底明白、彻底认识问题的严重性和复杂性基础上才可以”破釜沉舟“。这也是我们大家对你的期待。如果不再让这个团伙继续祸害社会,我想你应该会做出英明的决定。现在,所有的人都看到你身边没有“明白”的人与你解决困局,反而是火上加油,唯恐局面无法收拾。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千万别上他们的当,把自己致于危险之境。你现在面对的是全国民众和全国媒体,更是面对着这个国家对北师大的担忧。

最后希望邱季端先生尽快把握时机,我想大家都会支持你做出正确的选择!如果惩治危害社会的人也是一种善举,这种善举甚至比捐献瓷器和金钱更有价值。邱季端先生你依然骄傲的站在北师大,成为他们信赖的校友,更是广大民众和媒体的朋友,也是中国所有正道体制内专家和正道体制外藏行家的朋友。文物艺术品是一个民族延续的血脉,岂能不分真假和普精?岂能让别有企图和用心的人胡作非为!一些混进收藏领域的魔鬼,他们的最大危害,并不在于折腾假古董和设局贪财,而是为了私欲和私利,不惜从根本上毁坏灭这个民族文化的传承。

谢谢邱季端先生看完我们的良心之言,如果不理解我等的良苦用心,也只能就此作罢或可能继浙师大之后再次收传票!也谢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和鼓励!

一个爱好古陶瓷的人:西风

2016年8月6日凌晨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