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有意味的形式语言一韩志冰中国国欣赏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8-12 20:05 阅读量:527

导读 :
由宇宙、自然、逐渐到神以至对人的关怀。文艺复兴是西方艺术伟大传统的建立时期,它为西方历史延续发展建立了文明的制高点。雅各布?布克哈特指出:“文艺复兴发现于外部世界,由于它首先认识和揭示了丰满的完整的人性而取得了一项尤为伟大的成就。”…由此,

正文 :

由宇宙、自然、逐渐到神以至对人的关怀。文艺复兴是西方艺术伟大传统的建立时期,它为西方历史延续发展建立了文明的制高点。雅各布?布克哈特指出:“文艺复兴发现于外部世界,由于它首先认识和揭示了丰满的完整的人性而取得了一项尤为伟大的成就。”…由此,文艺复兴不仅发现r自然美而且发现了完整的人本身。

然而当现代艺术出现时,其主观的“叫嚣”就最大程度地抛开了欧洲古典审美的精神,并背离了文艺复兴开创的传统。现代艺术家们主张:“客观物体在作品中是不复存在的,物质统一的概念已在科学上被彻底摧毁了,当然,在艺术上也到了要彻底摧毁的时候了。”例如塞尚、梵高、高更、波拉克、毕加索,他们共同确立了现代艺术的语言体系,在形式和个人情感之间架起了艺术之桥。视觉审美的主观形式革命是从塞尚开始的,他对空间的重新设计使绘画有了主观的结构和整体的形式安排,他打破透视,突出平面结构,对深度空间进行有效的压缩。以波拉克、毕加索为首的立体主义绘画发展了塞尚的空间革命,他们在更加主观的理性造型规则中,突现了“利用纸一样薄的平面把它们相互重叠,毫无空间幻觉,形式像是被一个滚筒压平了一样。”…空间深度的取消使艺术走向自然美的反面。

现代艺术强调艺术家个人瞬间的感受和心里对象的针对性,主张非叙事绘画。在现代艺术中,有一种对传统叙事结构的反叛,特别是在现代主义作家和画家的作品中,如乔伊斯、马希尔曼、叶芝、毕加索、马蒂斯和布拉克。“在达达主义者和超现实主义者的作品中,强调想象的梦幻世界,主张无意识的安排,拒绝戏剧性逻辑的叙事感,使超现实主义者们最感兴趣的是意识流,而不是意识。”

对于现代艺术中的创作主体——人来说,也有非同

以往的研究启示。毕加索在非洲土著部落的雕像和面具的狰狞、人兽同体中醒悟到:“绘画不是一种唯美的操作,而是对奇异、恐怖的外部世界感受的一个象征。”…因此语言中的象征意味成为毕加索重新审视的对象。达利有一个准确的评价:“他(毕加索)感兴趣的不是美,而是形式本身。”从人的发现到人的非人化,人的解体,是现代主义革命的重要方面。现代艺术作品中的人物不再需要完整的人,而是因创作的需要采用分裂的非“人”性的图像造型方式。“现代艺术中很大部分所涉及的不过是被破坏了的传统的人的形象,人被剥光了一切的服饰。

由上述可以看出,现代艺术之所以呈现出形式相对

一、论现代艺术的形式语言

怪异的面目,主要在于它的形式的反叛所带来的语言创造力,构成早期现代主义的核心话语是解构,剖析肢解再拼接。“现代艺术是粗糙的和鲜明的勾画逻辑学,线条出现了漫无秩序的一团,惊心动魄。”1川如果说现代艺术以前的视觉艺术,如莱辛所说刻意避免表现形式的话,那么,现代艺术不仅不回避形式中的怪异,而且刻意用反美学的形式来夸张、表现形式语言中的丰富性,对传统的美进行消解,用不协调取代协调,用破碎取代完整,用粗糙取代精致,用放荡不羁代替理性自律,用僵硬或笨重的大块形体代替流动的线条,总之,用背道而驰的思维寻找逆向的感受,以此达到自我另辟蹊径的艺术创作道路,从而“表现出破碎的外观,凌乱的色彩,零散的构图。”如此便完成了现代艺术形式语言风格的多样化。

二、现代艺术形式语言的状况

现代艺术是时代的文化逻辑,反映着时代的精神特质,同时与政治、经济、科技、哲学、心理学都有着必要的联系。现代艺术中的形式语言是艺术家通过艺术批判的手段实现对现代文明的干预,重新确立自我价值在社会发展进程中的意义。

哲学大家笛卡尔对自我价值的确证,以反思人类自身理性为中心,成为现代艺术理论发起的开端。韦伯和海德格尔指出,理性的工具化和形式化,使得理性最终走向“理性的暴政”。马克思在1844年哲学经济学手稿中所指明的劳动者同劳动产品的异化,劳动活动本身的异化,人与人类本质的异化,人与人之间的异化,表明人从征服者变成被征服者,主体地位丧失殆尽。“无家可归成为一种世界命运”。与此同时,哲学家叔本华与尼采关于人的社会活动中主体地位的重建理论为现代艺术家们提供了可靠的文化支撑。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