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撕开书画交易的B面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8-13 16:02 阅读量:709

导读 :
青眼有嘉 王嘉(批评家) 赤裸裸的书画交易,未必是一件坏事。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心照不宣,不必兜圈子,尤其是尚没有经济实力进入“不为五斗米折腰”之高尚境界的书画家们,既可以避免流露出对艺术市场的那种尴尬的渴望

正文 :

青眼有嘉 王嘉(批评家)

赤裸裸的书画交易,未必是一件坏事。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心照不宣,不必兜圈子,尤其是尚没有经济实力进入“不为五斗米折腰”之高尚境界的书画家们,既可以避免流露出对艺术市场的那种尴尬的渴望,又可以有效地保 护自己,避免被所谓的朋友们以亲戚、师生、同乡、同学、同事等各种社会关系的名义加以索取。对于除了书画别无长技,期待通过多年苦练书画技巧养家糊口的书 画家们而言,你去他的工作室白吃白喝,临走还要白拿,这种行径跟打劫有啥区别?稍微斯文一点的,也许会说“你也不容易,我帮你宣传宣传”。这些所谓的朋友 们,无外乎利用书画家们爱面子的清高心理,作品落到他们手上,或者束之高阁,或者即便挂出来,也常常是这类人的一个炫耀资本。

如果你已经有了一点小名气,通过这种甘愿被打劫的方式,就能获得更大的名气?

如果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名气,更不要奢望打劫者替你免费做广告。自古以来,商有商道,艺有艺品。名气靠的是实力。

就像一个流行的心理学段子讲的那样,帮助过你的人,以后还可能会继续帮助你。打劫你的人,只要他们这种人的爱占便宜的品行不改,他今后还会继续打劫你。而他们实施打劫的借口和套路,也不会有任何新意。

书画家们与其欲说还羞,倒不如壮起虎胆,要么付钱,要么走人。

据 说,黄永玉曾经有言,“画、书法一律现金交易为准。钞票面前,人人平等。当场按件论价,铁价不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纠缠讲价,即时照原价加一倍,再讲 价者放恶狗咬之,恶脸恶言相向,驱逐出院!”每读之,尽管也觉得不近人情。转念一想,这样做,至少忠实于书画家们自己的内心。

书画交 易,历来披着文明的面纱。买家从来相信,作为高雅精神产品的制造者们,应该是温文尔雅、唯唯诺诺的。书画家们也宁愿市场永远相信,毕竟还有一些“不装B” 的书画家,任劳任怨、任打任宰。事实上,在市场铁律的前提下,只有当书画作品回到“商品”本身的话题上,对市场价值的相关探讨才会进入正常的轨道。商业社 会无外乎就是“买”和“卖”,这并没有什么可耻的。书画无论是作为一种只有经过多年刻苦训练才有所成就的技巧,或者是作为一种参与市场流通的有价商品,只 要遵循市场规则,不欺行霸市,不弄虚作假,不以次充好,不恶性竞争,不坑蒙拐骗,不玩弄心灵鸡汤,那么作为商品交易的书画买卖,双方究竟有什么不能坦然面 对呢?

书画家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吗?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书画家,越来越少了。黄炎培曾经说过“我今定价一联一幅一扇米五斗,渊明不为 五斗折腰去做官,我乃肯为五斗折腰来作书”。书画家作为跟我们一样的大活人,有他的A面,也有他的B面。书画交易作为商业市场的一种具体形式,有A面,也 有B面。一旦撕开更多的面,我们就会发现书画家们没有“装B”,而是因为他们原本就有“A”和“B”。书画交易也没有“装B”,而是市场原本就有“A”和 “B”。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