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美术馆与画院玩起“馆院合一”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8-22 12:02 阅读量:386

导读 :
北京画院美术馆 前不久,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刘慧主持召开主席办公会议,听取关于宁夏美术馆建设设计方案的汇报。这标志着选址在银川市光明广场体育馆南侧、规划面积3万平方米、预计投资3.59亿元的宁夏美术馆即将进入建设阶段。而该美术馆其实是由宁

正文 :

北京画院美术馆

前不久,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刘慧主持召开主席办公会议,听取关于宁夏美术馆建设设计方案的汇报。这标志着选址在银川市光明广场体育馆南侧、规划面积3万平方米、预计投资3.59亿元的宁夏美术馆即将进入建设阶段。而该美术馆其实是由宁夏书画院挂牌成立的。据美术馆收藏展示部负责人陈曦介绍:“2009年,在书画院积极努力下,经有关方面研究同意,批准了宁夏书画院增挂宁夏美术馆的牌子。2013年,宁夏美术馆批准立项。”

画院,一个让很多艺术家向往的地方。近几年,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日渐深化,对于国有画院存留的话题在美术界一直争论不休。而诸多省、市级画院相继挂牌美术馆的现象也让人不得不猜测,地方画院是否会在改革中逐渐消失?

风尚缘何起

与宁夏美术馆情况类似的还有河北美术馆。成立于1984年的河北画院当时只有一个展厅,而2004年动工起建的河北美术馆,在2005年建成之后就与画院合并。另外,云南画院和云南美术馆、重庆画院和重庆美术馆,以及地市级的成都画院和成都市美术馆、石家庄画院和石家庄美术馆、洛阳画院和洛阳美术馆等都同时合并成了一个单位,国家按照一个机构统一拨给经费。

那么,为什么当下画院对挂牌美术馆如此热衷呢?洛阳画院副院长、洛阳美术馆副馆长李建杰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国家对于公益性事业单位是有类别划分的。据了解,国家公益类事业单位根据功能特点划分为三类。其中,公益一类为国家全额拨款,公益二类实行差额拨款,公益三类则依靠开展公益服务和相关经营活动取得收入。“博物馆、图书馆、文化馆、美术馆等属于公益一类单位,地方画院是不能划入公益一类单位的。”李建杰说。

当然,这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一些美术界人士对馆院合并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独立策展人、批评家杨维民也曾在体制内画院长期任职,他觉得画院与美术馆的合并有多方面原因,由于自身发展的局限,以及市场经济环境下艺术创作不断多元化局面的形成,画院在新时期的功能也需要调整。而画院与美术馆纷纷合并的现象,则可以看做调整的一种手段。“其实国家对于地方画院和美术馆的定位还是作为公益性的文化机构,目前并没有正式出台文件是否撤销。合并的现象只是一些地方在尝试,这也是考虑未来如果改革也可以相互依存。”杨维民说。

分合多样化

1956年,周恩来总理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文化部关于“北京与上海各成立一所中国画院”的报告,同意建立旨在“继承中国古典(包括民间)绘画艺术的优良传统,并且使它进一步发展和提高”的国有画院。到今年,新中国的国有画院即将走过60个春秋。在一个甲子轮回之后,当年国有画院的四项基本功能——美术创作、人才培养、理论研究和社会辅导正在被美术院校、艺术院所、文化机构等同样发挥着,因此,国有画院的改革思路也有了重新梳理的必要。其中,画院与美术馆的“合二为一”正在成为一种流行趋势。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目前同属一家主管单位的画院和美术馆大多进行了合并,如河北画院和河北美术馆同属河北省文化厅主管、洛阳画院和洛阳美术馆同属洛阳市文联主管,而天津画院隶属于市委宣传部,天津美术馆则隶属于文广局,这种情况是不可能进行合并的。据杨维民观察,未来同属一家主管单位的画院和美术馆整合在一起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不仅是为了整合资源,或许也是规避以后画院被撤销这种风险的一种做法。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同属安徽滁州市文联的滁州书画院和滁州美术馆一直还是由两套班子运营下的两家单位。滁州市文联主席路传新始终认为画院和美术馆的社会职能不同,应该相对分开。而且他说:“由文化部主管的国家画院有很高的学术性,但到了地方仍然由文化局主管画院会出现如行政性强、考核量大以及经费不足等问题,归属到文联似乎更为合理。”杨维民也觉得创作和展览始终是两回事,应该各自有独立性,“这本就应该是两条独立运行的系统,即使合并也不应该是一套人马在运营。”

李建杰则从大形势上分析,觉得目前社会更加提倡服务性,而画院面向的社会群体比较窄,在服务社会方面远远落后于美术馆。“画院自己的展馆达不到广泛的社会性,所以转型是大势所趋,这样可以使过去犹如在象牙塔中的画家更加接地气。”李建杰认为。

利弊皆存在

随着大环境的变化,当年周总理提出的“创作、研究、培养人才、发展我国社会主义美术事业、加强对外文化交流的学术机构”,画院在新时期的调整当然也会利弊互存。河北美术馆展览部主任王国明谈到:“合并首先带来的文化系统机构的精简,这是国家政策一个大的导向;其次在人员编制上也得到了控制,因为从地方画院的情况来看,目前的人员编制应该不会再扩大了。如果两个系统不在一起,这时候就需要人为消耗许多公共资源去协调一些关系。假如画院组织创作,要用美术馆的场地就要协调展期的问题。而在一起之后这些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河北省美术研究所副所长贠冬鸣却持不同看法,他觉得美术馆应该是集研究、收藏、教育、展示于一体的机构,展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绝不是全部。“现在很多与画院合并的美术馆其实还是如过去画院的展览馆一般,缺乏专业的美术馆管理人才,经营方式也不明确,对来展览的艺术家有的收费、有的收藏作品,没有统一规范的标准。”用他的话说,馆院合一很可能造成“硬件很硬、软件很软”的现象。

“馆院合一从体制内的建制和管理来说可能看似理顺了,但从艺术发展规律上来看,如果成为一家人,展览的时候就缺失了多元的选择性。学术还需要更纯粹一些,美术馆如果只为画院服务,无疑丧失了广泛的社会批判性。”杨维民对中国商报记者说。同时他还认为,画院有自己的展览空间无可置疑,但要清楚美术馆的社会职能,才能做出影响力,只叫一个独立的名头其实也不能提高美术馆的地位。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