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陈履生微言:画家认识自己最难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8-24 16:01 阅读量:408

导读 :
论上当 经常有画家上当受骗的新闻,不知道该不该同情。上当受骗在如今基本上是常态,可是,要看如何上当,如果到了没有智商和简单判断的地步,那只能说是可怜自有可恨处。画家上当的起因首先是为了名,继后为的是利,因此,每每有权力机构的所谓邀约信函

正文 :

论上当

经常有画家上当受骗的新闻,不知道该不该同情。上当受骗在如今基本上是常态,可是,要看如何上当,如果到了没有智商和简单判断的地步,那只能说是可怜自有可恨处。画家上当的起因首先是为了名,继后为的是利,因此,每每有权力机构的所谓邀约信函或电话,都会当真。实际上中国的画家大把,应该数数能不能轮到自己。

画家认识自己最难

画家认识自己最为重要。而现实中的画家是自我感觉最好的人群,往往把自己看得很重,很了不起;往往把自己的画看得很重,很伟大。因此,名声膨胀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随之是高抬画价。虚高的名声和画价是自我与社会合营的产物,是自我膨胀的标志。如此就构成了当下浮躁的美术社会,造就了难出精品力作的现状。

市场评估画价的依据

当71幅画“根据市场评估”价值上亿元,而成了“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受到了法律的严惩,罪有应得,可是,细想想好像又有点同情那骗子了。上亿元的71幅画平均每幅高达140万以上,这是些什么样的画,而在中国又有哪些画家一幅画在140万以上的,又有哪些画家一次可以卖出上亿元的。因此,悲催的骗子也倒霉。

骗与被骗

个别画家被骗是一方面,许多画家骗人也是另一方面。像亮出“联合国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等头衔,就是骗人之举。为什么今天各种山寨美术社团遍地都是,就是由一种由画家支撑的你骗我、我骗你的社会关系。在由市场关系决定社会关系的现实中,由市场导航的书画界有很多热衷以制造头衔而骗人的画家,结果是骗人害己。

“王”者风范

当一位画家满足于自己成为某方面的“王”时,其艺术品味和品格可见一斑。如果齐白石当年满足于做“虾王”,画一辈子虾,一辈子只画虾,那么,“虾王”的齐白石就不能和今日的齐白石相提并论。实际上也是挺佩服那些“王”的,画了一辈子而不厌其烦,这是需要洪荒之力的坚守,需要锲而不舍的坚持,想想也真的是不容易。

匠人与匠心

一辈子做一件事,或一辈子做很多事,是不同的活法。许多工匠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或雕或画或编或绣或其他,不遗余力,社会给予手艺人以尊敬,是他们创造的价值成为流传久远的工艺文化的魅力。匠人之心在于专攻一门不及其他,需要的是这种一以贯之的精神和精益求精的努力。遗憾的是,他们只是被成为“匠人”。

最忌匠气

画家不是匠人,但他们之间有相似之处,都是手工业劳动者,都有一门手艺,都靠手上的活吃饭。过去文人碍于情面,自视清高,不愿与匠人为伍,因为,匠人之作确实有一种匠气,而这种匠气是传统文人画的大忌,为文人所不齿。从主动的疏离,到主动的接近,画家成为匠人,或者表现出匠气,正是“王”者的特点。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