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千年墨韵中解构出的气度和恢弘——李德才先生国画作品解析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9-04 08:00 阅读量:891

导读 :
一 中国传统绘画深受佛教禅宗和道教的影响,大多追求以淡为宗,而“空白”是淡的极至,在构图上画面中透露出茫茫无际的空间感使“无境处都成妙境”,虚实相生,寄情山水,人与天地融契,达到了“物我合一”的审美境界。这和道教确信“朴素而天下莫与之争

正文 :

中国传统绘画深受佛教禅宗和道教的影响,大多追求以淡为宗,而“空白”是淡的极至,在构图上画面中透露出茫茫无际的空间感使“无境处都成妙境”,虚实相生,寄情山水,人与天地融契,达到了“物我合一”的审美境界。这和道教确信“朴素而天下莫与之争美”,“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的理念高度吻合。 清代道光年代画家戴醇士在评价中国画的典型代表作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时曾说:“评一峰(黄子久)笔,是所谓孤蓬自振,惊沙坐飞,画也而几乎禅矣!” 所以,虚中的实,实中有虚,虚实相应,构成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大方无隅,大象无形”“天道合一”的独特的审美境界。

所以中国画是以淡为宗,而“空白”是淡的极至,这和道教确信的“朴素而天下莫与之争美”,“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形成了高度的吻合,也成了为中国画独具魅力的审美至高准则。

清“洋务运动”以后,“五四”运动以来,在面对西方殖民主义文化强势入侵中国传统文化的境遇下,岭南画派、海上画派及徐悲鸿、林风眠等艺术大师们无不从中西融合之路上以革命的精神和强烈的时代责任感改造中国画,就是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等坚守传统绘画的画家,也在实践中融入西方绘画有益的元素,如黄宾虹在《国画之民学》上大声疾呼“向世界伸开臂膀,准备着和任何来者握手!”他们立足中国,大胆创新借鉴西方绘画中的色彩、光线、构图等革新传统绘画,确立了中国现代绘画的路向,创造出有时代精神、个人特色的现代绘画新格局。

而建国初期,由于受到苏俄绘画教育的影响,“红光亮,高大全”成为艺术的主流。在国际上,中国画的发展和关注几乎呈现出“缺席”的状态。伴随着改革开放,西方现当代艺术思潮大量涌进中国,当代著名画家李小山曾经大声疾呼“中国画已到了穷途末日的时候”。吴冠中亦敲响了“笔墨等于零”的振聋发聩的警钟。这使得整个美术界开始回望过去,反思当下,创新未来。艺术家们开始用中国最传统、最纯粹的画法,加入自己的新概念和时代气息,寻找中国画自身的突破,树立新的笔墨当随时代,坚守着中国传统艺术的继往开来。在此影响下,一部分画家开始用西方理论探索中国当代水墨,把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等都移植到传统的水墨画上,通过融合、表现、媒介、观念四个方向来解构中国水墨画,形成具有鲜明个性特色的现代抽象水墨。

在这样一个中国传统艺术的现代转型时期,面对中国传统水墨,如何重新构架,如何继承发扬?这些对中国画的实践和探索,不仅标志着中国传统艺术对现代人审美意识的重塑,而且也标志着现代人的开放性在加速兼收并蓄的基础上,形成中国艺术成为走向世界和进行文化对话的当代话语。

在这一点上,李德才先生无疑是最成功的、最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他在秉承了宋元、明清技法的基础上,直追中国近代著名画家黄宾虹,以逆势思维导入自己体悟到的绘画哲学,在纵横奇峭的勾勒和皴染中,彻底的颠覆了“淡宗”的传统表达意境,形成了:“八分浓墨,一分水,一分留白做人间”的新派画风。画面:扬浓抑淡,浓墨饱蘸。比例:突破八大、石涛的经典构图。哲学表述:至阴入阳,阴中抱阳。在远有黄宾虹,近有李德才的承继中,突破了倪瓒的 “古淡天然”和张丑也在《清河书画舫》谈到的:“笔墨简远”的预期设定,用"黑、密、厚、重"为中枢来延展表达的可能,意气风发的解构了当代中国绘画的新语境。

李德才先生字大石,号石公,别名昊汉,祯友、真有。1943年出生于内蒙古通辽市。曾受聘于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先生为名誉会长的东京国际美术协会,任顾问。现任欧洲国际东方美术研究院院长。为荷兰王国造型艺术中心註册的专业画家。历任:东京国际美术协会水墨画书道审查委员长、欧洲国际东方美术大展评审委员会主席、欧洲国际书画大展艺术总监等职。全世界发行量最大、在国际上被评为‘世界第二大报’的日本【读卖新闻】曾两次为李德才作专访文章报导,日本【茨城新闻】曾八次连载他的作品。日本【NHK】电视台,荷兰国家电视台,鹿特丹艺术电视台等都曾为李德才作过专题报导,简介收入日本大型美术辞书杂志:【美术年鉴】、【美术名鉴】、【艺术家年鉴】及【世界文化名人辞海】。他旅居国外二十多年间,完成了自己对艺术的重新建构,以及对中国书画的破茧重蝶。他不拘泥于当下的社会潮流,跳过时代潮下的乱镜,山水远师宋元,花鸟近师明清,直达中国传统艺术的精髓。他坚持以传统文化为根基,在创新求变的艺术实践中把西方梵高等印象派艺术家的意境和平面构图,以及北地家乡、北地文化和内蒙古科尔沁草原男儿大气凛然的胸怀和气魄融入画卷,形成了标新立异,独树一帜,气贯长虹,磅礴雄浑的绘画风格。

他崇尚“我自我用法”“师法自然”的信念,立足传统,从传统中塑造适合自己的艺术生命力。“我作画的理念是本着石涛的宗旨,《不立一法》和《不舍一法》。我深入传统,广泛涉猎是为《不舍一法》,我不停变异、不断求新是为《不立一法》。…”他也曾谈到,“一无所有无不有,我虽然没有老师,中国历代绘画大师便都是我的老师。没有老师的直接约束,才能我行我素。”他在艰辛的艺术道路上曾经燃尽枯灯,废寝忘食,摸索着自己的艺术真谛。在谈及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他谈到“中国绘画艺术的博大精深和灿烂辉煌,令我终生心神倾注,苦求不倦。中国绘画艺术是世界上任何艺术形式都无法替代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他对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艺术追求总结到:“艺术永远都在改造过去,这并不是单纯要把它改得更好,而是随着时间和我们眼光的变化而进行的反思。”他的作品题材广泛,草原大海、山峦烟雨、松柏奇石、兰梅菊竹,无不入画。且所画每种题材都是独树一帜,继往开来,另辟蹊径,画风古朴、笔墨苍劲、画面大气豪放、其度恢弘。从他的画作里,深深的可以感受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中国文人胸怀,以及他对艺术强烈的追求和痴爱。

北京大学教授王岳川先生谈到:“在中国艺术的当代历史文化建构和创造性转型问题上,那种认为只有走向西方才是唯一出路早已经不合时宜了。中国文化和艺术逐渐世界化正在成为可能性。中西方思想家和艺术家需要达成这样一种共识:在现代化的历史进程的文化语境中去看待和反思自身的精神。”品读李德才先生的画作,他正是在中国文化逐渐世界化、现代化的转型中开创了新派新风。他的中国画中体现着表达内心世界和精神追求树立,反映着生命的时代特征和人自身价值的重建。

他的笔墨语言在画作中特点及其最突出的,给人留下“气韵生动”之感印象深刻。观他的山水画作,画中山峦迭翠、烟雨氤氲、雾霭蒙蒙、碧水东流、帆影徐徐。他融合了北方山水的“气”和南方山水的“秀”,在大开大阖之间把山之伟岸、水之秀丽更加突出。在画作面前,身临其境,气势恢宏、惊心动魄。而他的草原画作笔触大胆豪放,气势撼人,笔墨对比突出,强烈的笔触感让人领略了草原人“黑云压城”,临危不屈,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范。

在他的绘画中,我们还感受到他在艺术观念、艺术思想上的革旧鼎新。艺术精神指向的改变才会触及他“眼中之竹,心中之竹,手中之竹”的转变,从而开拓出属于他个人特色的绘画技法,这又集中表现于笔墨问题。对于笔墨语言,黄宾虹独惧慧眼,曾提出“舍笔墨之内美而无它”,直指笔墨之真谛,所谓笔墨之内美,即是谢赫六法所谓气韵生动的范畴。也正是所谓的“笔墨传神”“以形写神”。笔墨作为思想意蕴的载体,不是笔墨决定了思想性情,而是思想性情决定了笔墨。唐代张彦远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元代汤垕说:“观画之法,先观气韵,次笔意、骨法、位置、傅染,然后形似,此六法也。”明末的恽南田也认为“气韵藏于笔墨,笔墨都成气韵”。所以李德才的画作中最大的特点“气韵生动”也正是这种内美与外美、精神与笔墨的统一。他画作中的一直承袭这种画风正是李德才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博采众长,修身练达后书就出来的笔墨语言,所谓“笔墨,心之迹也。心,笔墨之灵魂也”。

他在骨法用笔上特别是皴法的灵活使用,树立着他个人独树一帜的精神追求和风格特点。古画谱有云:“但有轮廓,而无皴法,谓之无笔…”中国画是由“笔”和“墨”两大要素组成,所谓的“用笔”“墨趣”。当然这源于山水画“皴法”的使用,比如他的屏风大作《大江万里流》取法南宋李唐的斧劈皴。而另一幅屏风大作《青山长在水长流》则取法五代董源的披麻皴。他的山水作品从来不拘泥某一种皴法。披麻皴、斧劈皴等多种皴法交相共用,晕法、染法相交,不拘泥于一招一式绘画范式,画松柏梅花仅以三枝两梢作重复,松柏老梅运笔如刀、斑斑结结,刻意雕凿老木龙钟的累累疤痕,抒写出超乎想象的笔墨韵律。

观他的石头画,有的形状丑陋,扭曲盘转而上,洞窟嶙峋,墨痕斑点林立,给人以沧桑孤傲之感;有的怪石以书法飞白疾笔写之,墨色清淡,充满仓润之感、野逸之趣,具有强烈的写意性;有的线条凌乱中谨带法度,给人一股凛然不羁之气充溢天地,画面简洁,笔墨自然酣畅;有的一改中国传统绘画里三面一体的立体构图,把石头画成了方块平面,方圆竖卧,干湿浓淡,变化无穷,打破了传统绘画中一人一石或一石一草之束缚,而这是国内艺术家没有的,极具他个人特色。总的而言,他的石头奇形怪状,傲然挺立,兰草昂扬青翠,迎风而动,让人感受到画家不向命运低头,不畏艰难险阻的传播中国传统艺术的精神,及追求书画高峰的浩然正气。“中国绘画博大精深,灿烂辉煌,又浩瀚如海,我就是数十年在大海里捞针的人。”李德才先生曾谦虚的谈到。在给荷兰政府的欧洲唯一的东方壁画《劲节凌云》壁画上所提的一首诗“岩缝石根起嫩梢,虚心劲节见情操。忽逢一夜春雷雨,解箨穿云上碧霄。”就深深体现了他书画人生高风亮节、常青常绿、凌云直上的精神写照。                                    

中国画是作为中华文明的艺术瑰宝和文化名片,他同西方绘画一样是人类精神智慧的艺术结晶。20世纪以来,中国传统艺术的文化传承被严重忽视,书画写意精神在萎缩,笔墨语言在下降,文化内涵在减弱,教学体系偏颇呈现疲势。一些没有传统艺术积淀的所谓年轻艺术家们在传统功底不扎实的误读中,挂着做当代艺术的幌子反对传统。他们创造的大量艺术垃圾影响着我们的艺术审美、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对此,我们需要像李德才这样的艺术大家来振兴中国传统艺术,对中国艺术正本溯源、传递正能量。把断裂的传统艺术衔接起来,保持住几千年文化传承的中国文化在国际文化交流的地位。

李德才侨居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二十几年,在西方绘画最有成就的国家和地区,迄今已在海外已举办过二十几次个人画展,作品遍布国外各大艺术展览。他作为一个有拳拳赤子之心的文化大使,在异国他邦积极弘扬中国传统绘画,搭起了中华文明与现代西方文化交流的艺术桥梁,体现了一个中国艺术家的责任和担当。李德才作为当代著名画家,出生在民国容易出大师的时代,他无疑是当下不可或缺的艺术大家。他默默砚田耕耘五十余载,画作很少在拍卖场上出现,这让我想起苏轼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能文而不求举,善画而不求售,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主张绘画贵在“适吾意”,寄情达意,反对绘画的功利性。中国文化名人廖沫沙先生非常欣赏李德才的画作,曾经以陈毅的诗题赠其兰石作品:“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因馨香重,求者遍山隅”。沈鹏先生曾经称赞李德才先生“泼墨有道,岫云无心。”李铎先生也曾经题词写到:宏屏含正气,满壁见高情。这些大家的评价,在画品和人品方面,无不肯定了李德才先生在当代画坛凛然的位次和建树。

刘梅成     通辽工行永清大街支行

作者单位:草原文学理论研究基地 通辽市文学艺术研究中心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