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生存还是毁灭|拿什么拯救你,可怜的中国画廊?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9-05 12:00 阅读量:574

导读 :
在这个以利为尚、以骗为智、以假为真、以虚为实的浮躁和疯狂的年代,世间万物正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剧烈扭曲,信仰的缺失、人性的堕落、价值观的偏离仿若恶漩,将我们卷入其中,不能自拔。远处的拍卖行正上演着一幕幕重写神话的大片,自编自导的艺术家和拍卖行

正文 :

在这个以利为尚、以骗为智、以假为真、以虚为实的浮躁和疯狂的年代,世间万物正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剧烈扭曲,信仰的缺失、人性的堕落、价值观的偏离仿若恶漩,将我们卷入其中,不能自拔。远处的拍卖行正上演着一幕幕重写神话的大片,自编自导的艺术家和拍卖行一路高歌猛进,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状若末日来临前的最后狂欢。还来不及为之欢欣鼓舞,却又突然被缓滞于眼球的萧索景象惊呆,近处是一片画廊聚集地,安静地了无声息,似乎画廊的每一次开幕便是为了谢幕,惨淡的犹如深闺怨妇。我实在是很难将如火如荼的拍卖行和秋风萧瑟的画廊串联在一起,但同样从属于艺术产业链的一环,二者之间的差距何以这般悬殊?

我又该拿什么拯救你,可怜的中国画廊?

较之其他行业的普遍低迷,近几年艺术市场的繁荣火爆确是振奋人心,天价、神话的不断刷新也充分地反映了人们对艺术的关注度日益提高,我们开始对身价暴增的艺术家津津乐道,对屡创新高的拍卖行频频注目。媒体不厌其烦地报导“谁谁谁的作品以多少多少价格成交”,“哪家拍卖行总成交额又超过多少多少亿”,但是却从未发现有这样的报导“某某画廊今年进账突破多少多少”,撇开浮华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丑恶伎俩或虚假炒作,画廊的尴尬境地与清贫状况确也可见一斑。年前一帮画廊老板和雅昌网老总万捷聊天的时候,我就说过画廊是艺术行业中的最弱势群体,中国的拍卖行和画家一年赚一个亿的大有人在。但我敢说一年能挣一个亿的画廊一个都没有。这是不可思议的,画廊是艺术产业链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承载着艺术品生产者(艺术家)和艺术品消费者(收藏家)的枢纽工程,也是发掘和培养优秀艺术家的优渥土地,画廊理应是具备艺术产业相当话语权的一方,为何如今却是沦落到此等境地,这迫使我们分析和反思。

现今中国画廊日渐颓败,乃是内外因的双重作用力的结果。外因可以分为两方面,一是大环境(国情、政策、法律)的影响,二是与画廊相挂钩的同属艺术产业链条上的艺术家、拍卖行、收藏家对画廊造成的“外伤”。内因即是画廊自身各方面的不足或缺失造成的“内伤”。

大环境

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和国民素质的不断提高致使国家不得不加大文化产业的投入和宏观调控力度。这的确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要知道国家机器力量的强大远非我们所能想象的。至少在首都北京,国家大力介入文化产业后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此处暂不一一列举。国情的需要迫使政策改变,那么政策上加大相关文化产业的扶持力度自然水到渠成,这正是我们愿意见到的。但实际情况是没有一家金融机构愿意承认画廊是实业进而提供资金支持。国内的现行体制使画廊几乎没有生存空间,我们在与狼共舞。这个体制对画廊的生存发展是致命的,国家和地方画院、美院、美协里的体制内画家霸占着丰富的社会公共资源,拿着俸禄吃着皇粮私下里卖画,价格完全自己说了算,说涨就涨。他们不需要跟任何画廊合作,从来都是自己跟藏家直接打交道,由于他们具备的先天优越条件致使全国各地的藏家可以绕开画廊,轻易找到画家买卖作品。再说法律,中国与艺术相关的法律法规本来就少,称得上完善的更是寥若星辰,加上艺术行业的难以量化和艺术行为的界定模糊,很多打“法律擦边球”的商业活动伺机而生。另外,中国缺乏一个完备且权威的鉴定系统,很多古代近现代的艺术品真伪无法被准确鉴定,由此而引发的商业纠纷屡见不鲜,大多都是自认倒霉,不了了之,这是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