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逆全球化背景下当代艺术的重新阐释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9-18 12:01 阅读量:587

导读 :
面对成群的当代艺术作品或号称是当代艺术的作品,不要说普通观众,就是专业的研究者或收藏者都常常莫衷一是,可见那些有关当代艺术的定义概念不是太专业、太抽象就是有缺陷,如何能把专业的美术史里的定义翻译成大众能懂的语言,实际上也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工

正文 :

面对成群的当代艺术作品或号称是当代艺术的作品,不要说普通观众,就是专业的研究者或收藏者都常常莫衷一是,可见那些有关当代艺术的定义概念不是太专业、太抽象就是有缺陷,如何能把专业的美术史里的定义翻译成大众能懂的语言,实际上也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当代艺术本身实际上也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所面对的世界已经面目全非,当代艺术自身的使命也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内在转换。

首先说当代艺术的“当代”,似乎任何时代的任何人都可以把他所处的时代称为当代,其实未必,因为“当代”并不是一个类似钟表24进制的关于一天的某个时刻的一个标配,而是沿着古代、现代而到当代的这么一个以现代知识体系做背景的一个对当下时代的一个判断后的定义,是严格意义上的以现代科技知识为背景的命名。现代知识体系是以科技知识、科学伦理、科学哲学为特色的社会,有自己独特的现代性,不管在哲学、技术、工具、建筑、艺术、组织、法律等等方面都有自己的现代性,比如讲究简洁、便捷、轻薄、光鲜、核心、核力、中心、产品、营销、金融等等,这个现代性是社会的普遍性,注重科学实验、注重大数据,也是表面的部分,属于线性思维的逻辑,事实上现代性远远比我刚才说的这些复杂,这就是所谓现代性的复杂性,实际上现代化以后带来大量的负面效应,有一堆烂事没有或短期内根本无法处理掉,比如垃圾、生态、包装过度、不平等、边缘、腐败、贫富差距、弱势群体、人性之恶等等,现代性的巅峰就是全球化,现代性一度横扫全球,全球化几乎指日可待,全球化的“盛宴”“骗局”与共产主义信仰的“破灭”有点相似,即使连民主、自由、人权的概念都被人质疑,一股逆全球化的趋势几乎一夜之间在全球刮起,比如新的贸易保守主义、民粹主义、种族主义、极权主义、军国主义等等都重新化妆三进人城或鬼城,成为一种新的逆潮,一个曾经的大时代几乎要终结,似乎要迎来一个个小时代。

而当代艺术,是现代性及现代性的复杂性的直接环境产物。现代性的早期,艺术多给现代性唱赞美诗,此一阶段还不能界定为当代艺术,因为是现代性的上升期,所以被称为现代主义艺术;现代性的中期就发现很多现代性的后遗症,觉得现代性没有那么简单纯粹,他有双面性和复杂性,于是艺术从赞美开始批判;但是现代性非常凶猛,气势很旺,很快就发展到巅峰,也就是现代性的高歌猛进,即全球化,可以说西方国家享受了现代的好处,中国在全球化高峰期分了一杯羹,但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却发现全球化是个陷阱,于是不仅仅发展中国家,就是一些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的全球背景下,都开始逆全球化,开始保护自己小利益。而当代艺术就是要及时反映这一问题,如何破解或应付全球化的问题和逆全球化的双重问题。比如资本之恶、极权之恶、贫富悬殊、宗教问题、环境问题、自由与尊严等等,都需要前沿的当代艺术家去关照。

谁是前沿的艺术家?这个不以传统艺术的媒材和当代艺术的媒材来划定,媒材不重要,关键是内容和观念。一些曾经很前沿的艺术探索也都不新鲜,比如行为艺术、影像艺术、装置艺术、现成品艺术、抽象艺术、政治波普艺等等,都只能算新传统。在这个逆全球化的时代,每个国家的传统艺术作为视觉的超基因都会被再一次给予肯定,给个面子,但是针对以往各个权威、极权或某行业的霸主都会采取起哄,之所以是起哄不是革命,是总结现代各种组织形式,发现每一次革命所带来的胜利成果往往被新的权贵所窃取,因此革命已经整体被剥离,而起哄权威或极权反而成了以最小的代价争取最大的红利的方式,类似一种变种的新实用主义,或者称为实用起哄主义。从艺术的抽象表现主义,转换到实用起哄主义,实用本身是一种包容,起哄则是一种新的精确追求,这是逆全球化背景下的一种中庸,有妥协,有博弈,有取舍,不是简单的舍利取义,而是实用的通过义去取利,这是现代性的终极产物。而当代艺术如何呈现或表现现代性的新常态,也是一个挑战?!

起哄哲学是针对权威主义而诞生的,对权威主义是一种纠偏,而且不是以往的那种矫枉过正。这里讲的权威主义,不是极权主义,因为极权主义的概念是在革命的意义上提出来的,因为极权所以要革命,革命是要抛头颅洒热血是要连根拔掉不留后患的。而起哄对权威还是尊重的,至少对所谓既得利益集团还是给面子,不会一棍子打死,从人道主义或人性的角度尊重保护其超基因,不会从原始或肉体的角度给予消灭。只是起哄纠偏也是非常有力的,尊重不意味着迁就。起哄组织体系是互联网大数据背景下的新的组织形式,没有所谓无人地带没有死角,没有暗室,透明,和谐,基本上一切空间都被数字化管理。实用起哄主义的背景下,所谓什么艺术媒材、艺术形式都已经不重要,而是强调一种新的实用美学,比如在中国,不管是画水墨还是油画,不管是写实写意还是抽象,不管是雕塑装置摄影影像,都是平等的,关键看你表现的内容是否对当下有关照,有没有独立创作,有没有批判参考推动价值,一切画种媒材形式都是平等的,所有的媒材形式本身没有高下之分,面目和基因本质上也没有高下之分。

作者简介: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诗人、互联网哲学家,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曾获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中国大学生最喜欢的旅游图书奖、雅昌艺术网年度最佳艺评人等。艺术评论代表作有《起哄艺术简史》、《中国行为艺术起哄简史》、《当代艺术收藏的价值判断》、《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圈地快感》、《当代艺术收藏需要一个圈子》等。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