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骆浩然:“跟我无关”不是文物局长的“免罪牌”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09-27 08:02 阅读量:730

导读 :
“长城顶部加三七灰土层的设计图未经报批。”昨日,辽宁绥中县锥子山长城“被抹平”事件调查组成员付清远表示,野长城维修后出现“被抹平”的效果,涉嫌违规。(9月26日 《新京报》) “最美野长城”被抹平的新闻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前辽宁

正文 :

“长城顶部加三七灰土层的设计图未经报批。”昨日,辽宁绥中县锥子山长城“被抹平”事件调查组成员付清远表示,野长城维修后出现“被抹平”的效果,涉嫌违规。(9月26日 《新京报》)

“最美野长城”被抹平的新闻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前辽宁省文物局局长丁辉曾积极为长城维护工程“代言”,表示方案是国家文物局审批的。如今,国家文物局调查组则称方案新图纸没有经过审批,涉嫌违规。结果一出,丁辉局长就“变了脸”,表态变成了“跟我没有关系”。事到如今,对于野长城被抹平事件,文物部门已难辞其咎,文物局长一句“跟我无关”恐怕也难以明哲保身。

保护文物是文物部门的责任、使命,更是其存在的意义。然而,一些地方的文物部门却没有肩负起这个历史重任,造成了许多令人痛心的文物被破坏的情况。绥中县文物局“操刀”的野长城保护工程名为保护,但如今看来行的是破坏之实。整个野长城修缮过程问题百出:图纸未经批准、违规使用水泥、长城修缮方式没有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的原则等等。本应是文物“卫士”的文物部门不知在此过程中扮演着何种角色?此项目获得的国家1000多万元的补贴资金又都用在了何处?这种明显破坏了长城原貌的修缮工程又是怎么通过了辽宁省文物局的验收?

野长城被抹平折射出文物部门在许多工作环节上都存在问题,作为文物局长的丁辉理应对这些问题负责。然而,在出现问题后,丁辉竟表示“跟我没有关系”,他这样急忙撇清自己的行为是怕被追责吗?这句话充分证明他缺乏领导干部该有的责任担当,这样一位毫无责任担当的干部又怎能扛起保护长城的重任?即使丁辉自辨“跟我无关”,这句话也不是他的“免罪牌”,如果调查结果显示他有过错,那么他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野长城被抹平事件令人痛心,要避免类似问题发生,各级文物部门都要扛起责任。只有勇于担当的领导干部才能成为文物保护的“卫士”,把这些“无言的历史”保留给后人。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