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叶浅予画凤姐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10-03 12:02 阅读量:371

导读 :
叶浅予《王熙凤》,只画了个鲜红的辣椒。 将凤姐比喻为辣椒,仅是贾母的一句话,如将话语变为形象,问题马上来了,是尖辣椒、圆辣椒、干辣椒、鲜辣椒、红辣椒、绿辣椒?叶浅予先生笔下的凤姐,是个鲜红的辣椒。 叶浅予先生笔下的凤姐,是个鲜红的辣

正文 :

叶浅予《王熙凤》,只画了个鲜红的辣椒。

将凤姐比喻为辣椒,仅是贾母的一句话,如将话语变为形象,问题马上来了,是尖辣椒、圆辣椒、干辣椒、鲜辣椒、红辣椒、绿辣椒?叶浅予先生笔下的凤姐,是个鲜红的辣椒。

叶浅予先生笔下的凤姐,是个鲜红的辣椒。这在《红楼梦》里有出处,即贾母说的“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她‘凤辣子’就是了”。

贾母说了,别人也听了,也就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了。可一旦画了出来,情况大不同了,听觉成了视觉,捎带着也有了一些“辣”的味觉,读画人眼前一亮,心中一动,快哉快哉。

不能不佩服贾母的想像力,她把“人”喻之为“物”。钱锺书曾有关于“比喻”的论述:“比喻体现了相反相成的道理。所比的事物有相同之处,否则彼此无法合拢;它们又有不同之处,否则彼此无法分辨。两者全不合,不能相比;两者全不分,无须相比。不同处愈多愈大,则相同处愈有烘托;分得愈远,则合得愈出人意表,比喻就愈新颖。”

先看凤姐和辣椒的不同处,一个是人,一个是物,是“风马牛不相及”。再看同处,无论“毒设相思局”、“弄权铁槛寺”,还是“效戏彩斑衣”、“大闹宁国府”,哪一件不与又泼又辣相表里?这就是“不同处愈多愈大,则相同处愈有烘托,则合得愈出人意表,比喻就愈新颖”,令人眼前一亮,心中一动,快哉快哉了。

将凤姐比喻为辣椒,仅是贾母的一句话,如将话语变为形象,问题马上来了,是尖辣椒、圆辣椒、干辣椒、鲜辣椒、红辣椒、绿辣椒?是平放着、倒挂着、直戳着、斜躺着?因为这个具象的辣椒直关乎“比喻”表达的准确性。关于这个问题,刘勰早就指出:“意翻空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这也就是钱锺书《谈艺录》中所提到的“倘目成即为图画,不须手绘,岂非美事。惜自眼中至腕下,自腕下至毫颠,距离甚远,沿途走漏不少……此皆谓非得心之难,而应手之难也”。

且看画中的辣椒,短粗饱满,鲜活红亮,生气勃勃。而尖端上翘之跃跃状,如脱颖而出的囊中之锥,令人忍俊不禁,隐隐然暗合了凤姐逞强使性遇事拔尖的那股劲儿。

这个辣椒仅只八画,可谓简矣,正如人们所谓之文人画的“逸笔草草”。又看来“逸笔草草”并非率尔挥毫,似漫不经意而实极经意也。

韩羽以:知名画家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