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最美野长城”背影之后的无知和傲慢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10-08 08:01 阅读量:396

导读 :
“最美野长城”被粗暴修葺。 辽宁绥中县境内的“最美野长城”被粗暴修葺的信息传出后,新闻效应使得此事快速演绎成一个文化事件。 在历史建筑形态整体保护成为社会共识的今天,“最美野长城”还是惨遭不幸,实属痛心。野长城这类建筑的保护,技术含

正文 :

“最美野长城”被粗暴修葺。

辽宁绥中县境内的“最美野长城”被粗暴修葺的信息传出后,新闻效应使得此事快速演绎成一个文化事件。

在历史建筑形态整体保护成为社会共识的今天,“最美野长城”还是惨遭不幸,实属痛心。野长城这类建筑的保护,技术含量并不高,技术也非常成熟,并有大量成功的保护修复案例可供借鉴。但是,“最美野长城”等大量的历史建筑还是不断被羞辱、被强暴,问题显然并不在于修复的技术和能力,也完全不是项目辩称者再三强调资金短缺问题,当代中国真的不缺钱,真正缺的是历史态度,是缺德。事件爆发后,负责修葺的部门第一时间就做出苍白的辨称,避重就轻,纠缠于此消息最初的发布者是个外行、他们不懂建筑修复材料等问题,由此得出传播者的不真实暗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通过这样的解释,平息或者稀释外界的愤怒。但事实上,总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跟大众玩这些低智商的文字游戏,根本无法降低大众的愤怒度,而且,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他们的真诚。

历史建筑作为一种包含丰富历史内涵和信息密码的物质图像,本身就具有事件特征。因为,建筑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件)历史、生命过往的证人。建筑图像证史,它不但在同我们讲述在某个地方或某个时间曾发生过的事,而是进一步把事转换成一个“事件”,并通过历史建筑包含的真实细节,还原成事件本身(包括时空)直接呈现在我们眼前。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建筑就是一个现场,是一个历史事件发生的当下。因此,每一次修复呈现,就是历史事件的还原过程,也就是一次“当下”的消逝和回归。历史建筑能使我们在历史和现实中漂浮,也让我们与历史一步之遥。这一切,都得依赖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历史建筑,最大程度地保持其历史的原真性。因此,历史建筑的修复以还原为第一原则,而此次被强暴的野长城,不但被抹脸,更是被肢解。这种伤害是深刻的。

在态度决定行为的当代,再次反衬出相关管理者缺乏对于历史和生命感的基本尊重。在被肢解和破坏的“最美野长城”凄凉的背影下,我们感受到的依然是无知和傲慢,以及非理性的自我膨胀。“长城”是中华历史文化的形象标识,也凝聚者民族太多的历史情结,当无知和傲慢强行把一个被强暴过、扭曲的历史景象,推到大众的眼前,甚如把痛心、惋惜的情绪,强行植入大众的身体感受之中,进一步实现对大众从视觉到心理的伤害和打击。因此,招致大众对这种粗暴行为的鄙视和愤怒是必然的。

作为一种历史观念和现实实践,历史建筑与我们同在,成为我们今天的社会现实,因为,我们的身体和建筑、环境构成一种互为依存的关系,共同制造、回访历史过往和创造未来。而真实的、生动的历史建筑,也就构成我们身体生理行为到心理行为的历史印记。 当历史建筑建构起这种信息和身体的共同在场,自然也就形成了一种传播意义上的信息源价值,进而生产出大众观看的兴趣,产生大众娱乐层面的精神价值。正是历史建筑的表演性特征,不但没有让观看者终止在娱乐层面,而是把身体的状态和情绪深深入扎入了这种互为因果的结构中,并穿透娱乐化表层,深入到社会期待的价值判断的思考和评价过程之中。所以,任何一个历史建筑都是与当代人发生着价值共享的历史机遇,当代人在与历史建筑互动中,也就实现着价值和生命能量的交互。

此次,地处偏僻之地的“最美野长城”被野蛮修葺事件,被旅游者及时发现并被举报,也算是一个不幸中的大幸。现代人的无边界远行,他们的足迹建构了社会最大的视觉网络,形成了大众关注和监督的目光。无论是当地农民,或者是一个经过这儿的旅行者,他们至少懂得了这是有价值的历史资源,这些资源不但能使其所处的地方价值提升,也能让每一个遇到它的旅人产生文化记忆,所以他们都选择了尊重。

“最美野长城”毕竟顶着“长城”的金字招牌,但是在广袤和寥廓的国土上,还不知有多少历史建筑仍然在被强暴。这次“最美野长城”遭到野蛮修葺,被及时传播和被查处的事件本身,作为另一种社会实践,对未来大规模的城乡改建,起到正面警示作用。因为,滥用权力、漠视事实和大众情感的人,他们太缺乏对这片土地的真诚,完美又何以为信?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