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觉”祁璐艺术作品全球巡展.佛罗伦萨—中国美术家网主编杨小薇专访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6-10-09 08:00 阅读量:721

导读 :
采访时间:2016年9月22日 采访地点:中国书店咖啡厅 采访对象:祁璐 采访/撰文:中国美术家网主编杨小薇 【编者按】:花开花落之间,精灵在花瓣草间跃动,在画笔下流淌,在纸上长驻。试图用心收存美的跃动,感触万象。自然、心灵

正文 :

采访时间:2016年9月22日

采访地点:中国书店咖啡厅

采访对象:祁璐

采访/撰文:中国美术家网主编杨小薇

【编者按】:花开花落之间,精灵在花瓣草间跃动,在画笔下流淌,在纸上长驻。试图用心收存美的跃动,感触万象。自然、心灵、作品,美的精灵把一切相联。每一笔都是一次生长,一次延续,不管去往什么方向,一幅画在变,就提供了一种生命体验。心如此,画如此,诗亦如此……看祁璐的花鸟画,看得久了,不由得生出这样的疑问:她是把生命的花朵带进了想象的世界,还是让想象的世界绽放出生命的花朵?带着这样的困惑,在“觉(jue)——祁璐艺术作品全球巡展•佛罗伦萨”开幕之际,中国美术家网主编杨小薇对艺术家祁璐进行了专访。

杨小薇:祁老师,我在和您的接触中知道您入世于商业出世于艺术,曾经经营自己的服装品牌,担任艺术总监。我想问您:作为艺术家,您是如何将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及所思、所想融入您的艺术世界,您有一个怎样的艺术经历?

祁  璐:我生长在中国南部湘西地区,它是我童年记忆里的世外桃源。大约7、8岁时,父亲送给我一盒蜡笔作为礼物,当时我很兴奋,从此接触到了绘画。我的艺术道路有两次艺术觉醒  我的第一次艺术觉醒就是童年的艺术启蒙。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中国山区,一个女孩的艺术启蒙途径和环境是很独特的。那个年代,一个意大利人安东尼奥尼拍了一部纪录片《中国》,那部电影里或许可以看到挂历。挂历上印刷的中国画,是最初唤醒我本能的艺术直觉的艺术品。用可能找到的铅笔、蜡笔在白纸上模仿年历上的画,当时没人告诉我什么是临摹。回头去看,我仿佛依然能触摸到那时自己心底的喜欢。我的第二次艺术觉醒,是经历在时尚中表达艺术价值的努力之后,全心投入绘画创作。二三十年里,眼中世界的变化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内心在一次次强烈的冲击下未经察觉地起了变化,我渐渐发现绘画对自己有了新的意义。绘画对我而言,远远超出了兴趣,重新进入创作,我有了新的渴望,也在新的立足点上建立了艺术表达的信心。我不是去寻找某种观念,由观念来主导创作,而是从经历的和观察到的巨变中找到艺术表达的出发点,在绘画过程中思考,用绘画表达自己对生命、对世界的认识。时间仿佛被压缩了,生命因此感受到压力,也因此绽放得格外丰富。

杨小薇:我在您多次展览中看到您的绘画作品,您的作品传统表达中拥有时尚韵味,将经典与流行完美结合。您用色是直觉的、浪漫的、大胆的,您十分讲究色彩的纯度和明度,注重色彩关系的处理,我想请您谈谈您在色彩的运用上是如何在大对比中求和谐,在复杂中求统一的。

祁   璐:在创作中,我不满足于自己的表达能力,不满足于自己意图表达的内容和意义。这两个不满足推动我去探索关于艺术的一般性认识。从《梦回楼台》到《晴晚风轻》,再到现在的创作,其间我在色彩运用上的变化,是一个例子,从中可以看到不满足怎样推动着从感觉向自觉的推进。《梦回楼台》是用一个色调来统一整个画面,到了《晴晚风轻》,则是以丰富多样的色彩来激活整个画面。当时我只是不满足于统一色调的表达方式,不满足于所表达的朦胧意境,主要依靠感觉来推动自己的变化,这时变化与感觉的关系处于“由其然”的状态。在后来的创作中,不断回顾和思考自己在色彩运用上的变化,意识到为了解决自己的不满足,把色彩表现的重心转向了色彩关系,这就到了“知其然”的状态。于是,我更多地研究色彩关系以及感觉在色彩关系中的表现,进入“知其所以然”的状态,完成了由色彩感觉推动的变化,向自觉驾驭色彩关系的转变。在感觉涌现之后,反复回顾和观察它在创作中的位置和作用,通过思考分析把“由其然”推进为“知其然”,再推进为“知其所以然”,从而实现一次从感觉到自觉的连接。

杨小薇:在您的画面上光影的安排您有自己独特的展现内心想象力的方式。您的风格凸显光的氛围营造,因而有一种特别的美感。看您的作品,觉得您的想法很精致,所以在您作品中不会出现重复,每一笔都是新的探索,也是对您想要清晰表达的内容的一次崭新的准确回答。您每一幅作品都与众不同,都不重复并有创造性。您的独特风格十分鲜明。谈谈您对自己作品创新的解读以及探索?

祁  璐:我理解的创新,就是艺术表现永无止境。对纸、笔、墨三者关系的理解和运用,将中国画推崇的“气韵生动”转化为个性的具体理解,并把它表达出来;借鉴西方绘画里的光和色彩表现手法,融汇成新的艺术表现形式。

杨小薇:我感觉您的画里面有诗意,有奇妙,有梦幻,有一种朦胧的感觉,特别是在烘染方面,能够造境,能够造出气象来,造出意境来,造出诗意,您怎么看诗与您的绘画的关系?这种诗情又是如何在您的绘画中得到运用的?

祁璐: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应该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我对景观中花与鸟的意趣及境界的提炼,并非简单再现自然花鸟的生态,而总是力求描绘花与鸟具有的某些人性化的情感与情调,浓烈地呈现出我对生活中诗情画意的提炼与生命意识的渲染,散发出传统花鸟画典雅精致的芬芳。以多层渲染、积染形成富有深度的空间,形成了影影绰绰、迷迷蒙蒙的花形鸟影,造成画面前后丰富多变的景深,使花鸟画更具有诗情画意,既充分运用光晕来自由改变画面整体的晦明变化,也成功地将传统工笔画的晕染、分染、接染和罩染等染法和传统勾线的运用发挥到一个新的境界,贴近了人们当代性的视觉经验。我对光晕景深的新探索是以诗意的营造为灵魂的。这种光晕的景深总是为迷离的烟雨、朦胧的月色而制造,使人睹画有月笼潇湘、雾锁花苑之感;画面上的花瓣花萼、花枝花叶又总是通过细腻而简约的描绘,呈现出苞蕾含露、欲绽还羞的情态。

杨小薇:祁老师:您的作品正如约翰•济慈的诗句:美好的事物总能带来无尽的欢愉。由个人经验所呈现的生命力的普遍意义,渗透在笔墨与空间中。请问一下祁老师,您为什么会选择画玉兰、文殊兰和瓷玫瑰作为绘画题材?

祁璐:我很喜欢玉兰。玉兰有着坚韧的个性。洁白的玉兰她能表达我内心的“纯净”。传说中文殊兰和瓷玫瑰有着神的气息。描绘它们,我心中会感受到温暖,并把这种温暖表现在画面中。

杨小薇:在您作品中,谈谈您对艺术的追求?

祁璐:我把创作当作一个个体艺术生命的生长过程,希望赋于自然生命以艺术生命。在创作中,体会到一个生命内在灵魂的悸动,那种生命本身与环境之间关系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担忧、欣喜、激动、期待等等……我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来迎接每一次的创作。绘画,永不停止地创作,这是我不断认知自己并与这个世界交往的方式……

杨小薇:您将展览的主题定为“觉(jué)”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呢?

祁  璐: 在佛罗伦萨举办个人画展,我选择“觉(jué)”作为主题,想表达三重含义:其一,在生活中我经历了两次艺术觉醒;其二,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我一直在探索和把握感觉与自觉的连接;其三,在作品里我努力表达自然生命对艺术生命的发觉。觉醒,感觉,自觉,发觉,这些词语共同包含“觉”这个词;“觉”表达了贯通它们的意义,即“觉”是一种内心活动,经由这种活动,内心由混沌转向澄明。此外,“觉(jué)”作为我的个展主题 ,还有一层有趣的巧合。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觉” 是一个有特殊位置的词语。佛教的传入,是外来文化第一次大规模进入中国,当时中国人用“觉”这个词来阐述外来的“佛”。现在,我带着传承千年的中国花鸟画来到欧洲,作为外来文化远行,却也用了“觉”这个词。在绘画艺术层面上,借着“觉”探寻中西文化的相通和相互理解之道,也可以作为我的画展的潜在含义吧。

杨小薇:据了解,您在去佛罗伦萨展览之前会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一个新闻发布会,请问时间定在那一天呢?

祁璐:新闻发布会定在2016年10月15日上午10点,届时会有五十多家新闻媒体参与报道!

小薇:好的,谢谢祁老师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我的采访,祝您画展圆满成功!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