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毕沙罗:蒙马特大街的夜晚

来源:网络 编辑:白佳欣 时间:2015-07-02 08:54 阅读量:723

导读 :
卡米耶·毕沙罗油画《蒙马特大街的夜晚》 你可曾细细观察过入夜之后的街道?夜色在城市上空安静地流淌,街灯氤氲着温柔的光圈,街道两边的橱窗里陈列着的是暖阳般耀目的梦想,整个城市如同柔情万种的恋人,在你的耳畔低沉絮语。如果你见过一个城市最温情

正文 :

卡米耶·毕沙罗油画《蒙马特大街的夜晚》

你可曾细细观察过入夜之后的街道?夜色在城市上空安静地流淌,街灯氤氲着温柔的光圈,街道两边的橱窗里陈列着的是暖阳般耀目的梦想,整个城市如同柔情万种的恋人,在你的耳畔低沉絮语。如果你见过一个城市最温情的一面,那么你也应当如我一般爱上毕沙罗的那幅《蒙马特大街的夜晚》。

在红磨坊还没有在蒙马特大街开业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全巴黎最繁华的地区,包括达利、莫内、毕加索、凡·高在内的众多艺术家都曾在此创作、生活,而完整写实地记录了十九世纪末、这条享誉欧洲的林荫大道风景的,当是卡米耶·毕沙罗创作的关于蒙马特大街的系列作品。

卡米耶·毕沙罗是印象派最重要的人物之一,被高更、塞尚称呼为自己的老师,他完整地参加了印象派全部八次展览,也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人。他在世的七十三年中,用明亮鲜艳的笔触记录了巴黎各地的风景。尽管六十岁后,由于腿病无法再回到大自然中写生,他还是每天守在窗边,用他的画笔为我们保留了巴黎的每一面,直至病逝。关于蒙马特大街的一系列作品,就诞生于这段时间。

以永恒的图像记录瞬间的光色效果一直是印象派的追求,因而印象派画家常常对同一个场景进行反复创作。莫奈选择了被睡莲温柔环抱的那片水塘,而卡米耶选择的则是窗外巴黎美丽的街道。如今可见的蒙马特大街系列包括十数幅作品,内容涉及从春到冬、从朝到夜、从晴到雾的不同风景,而《蒙马特大街的夜晚》是其中十分特殊的一幅。受限于照明设备的落后,在十九世纪之前,对于画家来说夜晚写生是一个难题,因此意图展示光影世界的印象派作品极少涉及夜晚的主题,而当时文明程度极高的巴黎,给卡米耶的创作提供了新的题材和可能。

现代人已经很难理解灯光给过去的人们带来的震撼。我在某一次乘坐夜间航班时,偶然从舷窗望下去,只见地面被巨大的阴影摄住,死一样的寂静,飞机的轰鸣衬得这夜更加恐怖万分,人好像是空气里一个飘荡的细小尘埃,不知所始、不知所终。而夜是贪婪的饕餮,黑暗是它张着的血盆大口,只待一口吞噬掉整个世界。莫大的恐惧感淤结在我的胸腔里,甚至让我不自觉地在座椅上发抖。

恰巧飞机缓慢下降,掠过城市的上空,远处黑暗中开始闪耀着细小但明亮的光芒,那模糊、跳动的光斑给了我从所未有的安慰。那一刻,我第一次意识到了“文明”这个词的意义——在阳光下,城市总是隐没在自然之中;而当黑暗降临时,城市却带着自己的光芒从地球的角落走出来,人类不是像动物一样睡去,而是在光亮里寻欢作乐、畅饮高歌——这就是文明之于人类个体的意义,它给予了我们选择自由的意愿和能力。那一刻,我深刻地理解了已逾花甲之年的卡米耶,尽管被困在已经不受控制的身体里,却透过窗户,从蒙马特大街的灯光里,从街道上穿行的人们那里,获得了最大的自由。

同样是油画夜景作品,凡·高的《星空》当然是美的,但这种美不属于尘世,更不属于平常如你我的凡人。但《蒙马特大街的夜晚》不同,它不仅是美,更是真实的存在。它包容了光明与黑暗,连接了人间与天国,它穿越时间,遥远但触手可及。印象派的伟大,是它走向了色彩与光感美的极致,而《蒙马特大街的夜晚》的伟大,是它不仅描绘了光和色,还勾勒出暗与黑。在黑暗里点亮光明并非易事,所以光明才更可贵。光亮是存在的证明,它留下阴影作为真实的证据。光亮是无限的可能,它是路灯的朦胧,是橱窗的耀眼,是车灯的闪烁,是烟斗的忽明忽灭。光亮从黑暗中破膛而出,将漆黑的夜空晕染出深深浅浅的色彩,庇佑着藏身其中的生命。同样,在苦难中看到希望也并非易事,所以卡米耶·毕沙罗才更可敬。他用画笔留下的,不仅有自然与人类文明的美景,还有心灵和精神上的慰藉。正如他自己所希望的,他在画面上表现了“纯净、简洁、敦厚、柔和、自由、自发性和新鲜感”,毕沙罗风格给予世界的不仅是美的艺术表现,还是对观者内在世界的描绘和共鸣。不提他的人生经历,他的画作已经是光亮本身,就像蒙马特大街上辉煌的灯火一样,他照亮了历史的漫漫长夜。

我一次又一次地从卡米耶·毕沙罗的画作里获得勇气,《蒙马特大街的夜晚》就是当我每一次走在微黄的街灯里,都感到无比轻松的理由。仿佛我随时可以变作一个油彩点成的小人,走进那蒙马特大街的夜色之中。在那里,墨蓝的天空映着城市灯火的投影,所有坚硬的界限都被摇曳的光亮模糊,无限的可能性铺展开来。在街道尽头的某一扇窗的后面,一位被苦难陪伴的老人,描绘着光彩与幸福。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