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蒋兆和:他在自己祖国当了几十年“精神流民”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5-07-02 09:26 阅读量:715

导读 :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也是中国抗日战胜利七十周年。上回说到意大利五百年前的一张画,叫做《死神的胜利》。七十年前是中国人民胜利了,那胜利的代价是什么呢?就是死了数百万人民。” “爸爸永不回来了” 1945年,日本投降。

正文 :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也是中国抗日战胜利七十周年。上回说到意大利五百年前的一张画,叫做《死神的胜利》。七十年前是中国人民胜利了,那胜利的代价是什么呢?就是死了数百万人民。”

“爸爸永不回来了”

1945年,日本投降。有一位中国画家画了一幅画……七十年过去,这幅画《爸爸永不回来了》,早已被忘记了,没有人知道这幅画。我也是去年,看了这位画家的传记,才知道1945年他画过这么一幅画。

这位画家叫什么名字呢?他是中央美院的老教授——蒋兆和先生。

上回说了,我们伟大的绘画传统是千里江山,不是死亡。蒋兆和一辈子没有画过壮丽河山,他喜欢画人,特别喜欢画可怜的受苦人。

孟德斯鸠说过一句话,人在苦难中才更像一个人。

历史上伟大的作品,很少很少描绘幸福。就算有,看了你未必会感染到那种幸福。可是描述苦难的经典。你真的会被感动,虽然你可能跟画中的经历毫无关系。你到欧洲去,到处都是耶稣在十字架上,到处都是迫害。现代当然像迫害犹太人,这也是他们电影的一个,长久的一个主题。

“精神流民”

上个世纪我认为,中国最伟大的人道主义画家,也是最杰出的人物画家,就是蒋兆和先生。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是画于战争期间的《流民图》。今天我想借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蒋先生的《流民图》。也想借《流民图》,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他亲眼目睹“九·一八事件”以后,那个东三省的流民;亲眼目睹“八·一三淞沪战争”的上海流民;也看见北京在抗战爆发沦陷以后的流民。所以他心里不忍,心里不安,他非要画《流民图》。

今天短短十分钟,我不能讲述蒋兆和先生的生平和这幅画的背景。我略微讲的是,这幅画的故事。

1943年,这幅画画出来了...1953年《流民图》奇迹般地在一个仓库里找到了,已经霉烂...“文革”后,在人美的走廊里,我看了,哑口无言...1979年,中央美院根据组织的鉴定,要重新定性,报请文化部批准...

《流民图》在本国遭遇憎惧,权力的意志让这幅画辗转于,高层的毒语和封尘的库房。从“反共卖国的大毒草”,到“现实主义的爱国主义作品”,还要报批还要乞求恩准、批准,大家想想看,这是一个受难的民族,一个战胜国,对待《流民图》的态度。

《流民图》中的流民就像鬼魂一样,流进蒋先生这幅画。结果这幅画也像鬼魂一样,在胜利后的岁月背负罪名,差点被销毁。这才是真的灾难,而且是难以战胜的灾难。

直到今天,还有上一代权威的画家,认为他有历史问题。这什么历史问题呢?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历史大有问题。

请诸位看看蒋先生的照片,一脸的慈悲、老实,一脸的苦难、郁结,抗战胜利后,他在自己的祖国当了几十年“精神流民”,后半辈子一直低着头过日子。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画了《流民图》。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