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拍卖行估价老瓷器数千万骗数十万保证金

来源:网络 编辑:郭剑烽 时间:2013-02-26 11:37 阅读量:355

导读 :
家住普陀区、年近古稀之年的张女士家传有一些老的瓷器,以前几次搬家,打碎过多件,让她颇为心疼。有人告诉她,“现在‘老物什’很值钱的,你们家的瓷器说不定都是宝贝。”张女士有点动心,想估估那些瓷器的价值,便和老伴郑先生一起上网查询拍卖公司

正文 :

家住普陀区、年近古稀之年的张女士家传有一些老的瓷器,以前几次搬家,打碎过多件,让她颇为心疼。有人告诉她,“现在‘老物什’很值钱的,你们家的瓷器说不定都是宝贝。”张女士有点动心,想估估那些瓷器的价值,便和老伴郑先生一起上网查询拍卖公司。几次电话联系后,他们来到了一家看上去规模比较大的公司。热情的工作人员接待了老两口,请专家进行鉴定,还真的从中“淘”出7件“宝贝”——其中2件还是清朝乾隆官窑精品,7件估价总额为2368万元!

  惊喜的张女士夫妇被说服参加了2次拍卖会,并在拍卖会前支付33.2万元的展览费和10万元的修复费。结果,7件“宝贝”全部流拍,而他们的43.2万元养老钱也付诸东流。

  “官窑”精品流拍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迷局?记者调查发现,虚高估价骗取展览费、图录费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的骗财手法,由于其利用法律漏洞打“擦边球”,签订了不利于拍卖委托人的合同,受害人往往很难拿回被骗钱财。

  1

  利用网络大肆宣传

  噩梦的开始是在去年8月。“如果我没有查到他们的网站就好了。”身有残疾的郑老先生为了这件事大病一场,这个春节也是过得很是凄凉。回想当初,痛悔不已。其实,只要上网,你就会很容易搜索到这家公司的信息。

  记者在百度内输入“拍卖公司 上海”,第九个条目为“上海拍卖公司-上海古玩拍卖-上海古董拍卖-古董鉴定网”,但点击进入却是“上海比德传播有限公司”。网页内,“上海比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介绍自己隶属于香港比德拍卖有限公司。而搜索“上海比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又会跳出许多不同网址,点击进入却又是相同或相似的内容。奇怪的是,这个“上海比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又有另外一个名字“上海长昊拍卖有限公司”。输入这个“长昊”,也会跳出许多不同网址,点击进入也是与“上海比德传播有限公司”一样的内容。由此不难看出,这个公司为招揽生意,注册了大量网址,而网站内容也十分吸引藏友眼球。

  记者通过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发现没有注册名字为上海比德传播有限公司的,只有长昊拍卖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1年8月30日,注册地在本市金山区。但是,这家公司在去年9月因违规而被勒令整顿。也就是说,郑老先生夫妇的“离奇”遭遇正是发生在公司整顿期间。

  2

  估出天价鼓动拍卖

  “打电话咨询后,工作人员热情地邀请我们把藏品拿去鉴定,还说是免费的。8月底,我们就按照地址去了中山西路1858号凯托大厦2楼。”张女士告诉记者,比德公司规模很大,占据了凯托大厦整整两个楼面,这让她觉得很正规、信得过。

  当时,一位姓倪的客服经理接待了二老,并请来一位专家鉴定了老人带去的瓷器。这个专家很肯定地说,有几件瓷器是清代的。为确认,客服经理又请来了一位据称是香港的瓷器专家来鉴定。这位专家看了许久,确定有2件是官窑精品。他一共挑选了7件瓷器,说6件是清代的,1件是英国的瓷器。而估价呢,最低的也要166万,最高的出自清代乾隆官窑的粉彩龙凤纹碗,估价达666万!

  “我们对这么高的价格表示怀疑,但专家再三告诉我们,这还是最保守的估价。”张女士告诉记者。客服经理和专家都说,现在市面上清三代瓷器很少的,公司有很多的客户需求,鼓动老人将瓷器交给他们拍卖。

  3

  冲昏头脑支付费用

  已经被高估价冲昏头脑的两位老人,这时只是一味听从客服人员的殷勤指导,同意将瓷器送拍。客服介绍说,香港市场瓷器需求量大客户多,价格比内地高,建议参加香港的拍卖会。香港拍卖会前期需支付1.5%的费用,而上海拍卖会的费用是1%。二老同意将6件瓷器参加香港的拍卖会,1件参加上海的。按此计算,7件瓷器,需支付展览费33.2万元。由于其中一件清代粉彩描金花卉碗有些缺口,公司表示可以修复,修复费用需10万元。之后,二老分数次将43.2万元的养老钱支付给了比德公司。

  2012年9月25日、12月19日,在上海和香港,令两位老人无比期待的两场拍卖会如期举行。但无情的结果摆在眼前:7件瓷器全部流拍!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场拍卖会都不是比德或者是长昊举办的,这家公司只是“二道贩子”。

  4

  流拍梦醒再次鉴定

  直到最后一件拍品流拍,两位老人才开始产生疑惑。他们找到一家专业古玩鉴定机构,经仪器检测,鉴定结果很快出来:2件是民国仿清代的,4件是现代瓷器,不值几个钱。二老蒙了:所谓数千万元的高估价,原来是一场骗局。

  郑老先生为此大病一场。“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光天化日之下,我们的养老钱就被那帮家伙堂而皇之地骗走了,而我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怎么能允许这种骗子公司继续存在、继续骗人啊?”

  记者翻看两位老人手中的合同和发票发现,合同标题是“服务协议”,而协议上的甲方是“长昊艺术品销售中心”,收取的是“展览费”,(含运输、通关、包装、拍照、制版印刷、展示、宣传、推广等费用),在协议签订之日进行支付。而发票上的收款人一会儿是“长昊艺术品销售中心”,一会儿是“上海比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又比网站上多了“文化”二字。瓷器修复合同十分简单,修复标准只标注“商业修复”,发票也未开具。

  截至发稿前,记者获悉,经过张女士夫妇多次追讨,“比德”公司只同意退回20万元。张女士咨询公安部门,却被告知这属于民间合同纠纷,现有证据不足以立案调查。而熟悉“行规”的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即使这类纠纷告上法庭,也很难拿回全款。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