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匠心艺胆李苦禅:言传身教育桃李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3-15 12:01 阅读量:351

导读 :
1933年,李苦禅(前排右一)在杭州艺专 林风眠于1927年辞去国立北平艺专校长之职后,奉大学院(教育部)院长蔡元培之命,赴杭州组建国立艺术学院并被任命为院长。两年后,为了延揽人才增强师资力量,林风眠聘请李苦禅为国立艺术学院国画系教授。

正文 :

1933年,李苦禅(前排右一)在杭州艺专

林风眠于1927年辞去国立北平艺专校长之职后,奉大学院(教育部)院长蔡元培之命,赴杭州组建国立艺术学院并被任命为院长。两年后,为了延揽人才增强师资力量,林风眠聘请李苦禅为国立艺术学院国画系教授。1930年秋,李苦禅到了杭州。

杭州是一座风景优美的旅游城市,艺术学院设在孤山罗苑,这里碧波粼粼、垂柳依依,是一处难得的读书作画场所。李苦禅在新的环境里开始了新的生活,心情舒畅,精神愉悦。他第一次走进课堂,便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人格与画格。”他谦逊地说,他也是一个学生,到这里来是和大家一起共同研究国画等方面问题的,几句简短的开场白给学生们留下了一个谦虚、亲切的好印象。然后,他指了指黑板上写的几个字说,做学问、画画,一定要把人格放在首位,如果一个人品格不好,下笔也就无方。他说宋时的秦桧书法写得相当不错,但他品德恶劣、陷害忠良、嫉贤妒能,遭到了世人的唾骂,这种人怎么能和艺术结缘呢?同学们听了,觉得这位带有浓重山东口音的老师讲得有道理,热情地鼓起掌来。李苦禅还说,做人一定要老实,但作画不能老实。同学们须到大自然中多走走从中获得灵感,而不是从古人画里搬用成规成稿,才能画出有自己风格的好画来。

为了增强同学们听课的兴趣,他自己花钱买了鱼鹰、八哥等动物养着,让大家速写。有时还把一些动物标本摆在课堂上,让学生们对着实物描绘,他一边认真讲解某种飞禽的结构原理,一边自己动笔示范。他主张分三步走,一是速写(辅助画标本);二是把速写稿子过渡到宣纸上,将古人技法为己所用;三是进入到独立创作阶段。按照这样的步骤,很快会形成自己的风貌。同学们都喜欢听他讲课,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就上完了课。国画系的另一位教授潘天寿是吴昌硕的弟子,擅长花鸟大写意,两人意趣相投,相处极为亲密。为了提高技艺,他们常常一起研究探讨作画中遇到的一个个难题,特别在如何突破食古不化、打破传统国画沉闷的僵局等方面,两人更是各抒己见。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在灯下展纸挥毫,然后切磋品评,相得益彰。潘天寿知道苦禅是北派大家白石老人的大弟子,见其用笔用墨老辣劲健,章法多变,已自成风貌;苦禅知道潘天寿随昌硕翁研习书画,其所作既能造险又能破险,章法严谨。一天,他把潘的书法作品寄给白石老人,老人很快复信,对潘的诗与书法评价颇高。

一次,李苦禅在讲课的时候,一位学生问他怎么没见他画过山水画。他说自己生来性子急,耐不下心来画山水,说着又给学生们做起了示范,画的仍然是大写意花鸟,同学们一边跟着他画一边讨论。正当大家讨论很热烈的时候,忽然看见他拿过一张四尺整纸,蘸墨挥毫画起山水来。他一边画一边解释,说现在就是用大写意手法画山水。少顷,纸上云烟蔚起,群峰耸立,接着又是飞流直下,同学们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他在画上题了“千里江陵”几个字后,放下手中之笔舒了一口气道:“同学们感觉如何?”大家连声说,李教授的这幅繁笔山水真是让我们大开了眼界。还有的学生说,先生所作笔墨豪健,元气淋漓,意境润泽而鲜活,太难得了!据说这是李苦禅在杭州艺专创作的唯一一幅山水佳作,当时这幅画让一位刘姓级长(就是现在的班长)拿去托裱了,但历经抗战,后来此画不知下落。几十年后,依然健在的学生李霖灿还津津有味地写文章回忆苦禅先生当年画这幅画的情景。

除了认真教好学生,对学生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李苦禅也非常关心。当时在预科三年级读书的李霖灿生活贫苦,一边在学校读书,一边在社会上做家教。因拖欠学费,学校几次催他,不交学费就不能再继续读下去。一筹莫展之际,会计室的侯主任忽然找到了李霖灿,跟他说不要再发愁了,不要再凑钱补交学费了,并拿出一张纸条让他看,只见上面写的是:“李霖灿的学费在我的薪水项下扣除,李苦禅。”看了字条,李霖灿顿时泪水盈眶,悄悄划着学校的船去了王庄教员宿舍。见了李苦禅教授后,他千恩万谢,感谢先生关键时刻犹如雪中送炭帮了自己。李苦禅说:“我也是和河南的几位同学闲聊时了解到你的难处的,我也是贫苦人出身,最知道穷苦的难处。代你交了一点学费,也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你也不必太介意。你一定要记住‘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只要努力刻苦学出优秀的成绩来,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李霖灿后来成了台湾著名美术评论家、鉴定家,做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副院长。苦禅教授当年的鼎力相助使他一直深铭五内,一再托人向老师致意。李苦禅知道了学生的一片赤诚之心后,便赠其照片一帧,后面题字道:“霖灿仁弟留念,八十五叟苦禅于京华。”手捧恩师的照片,李霖灿的脑际又浮现出老师当年上课受到学生们热烈欢迎的情景,自语道,自己在博物馆做事四十余年略知中国书画奥妙,都是苦禅恩师苦心教诲的结果啊!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