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林木:从大风堂三代书画展看张大千研究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3-24 12:02 阅读量:247

导读 :
张大千  尼泊尔少女 近日,笔者应邀赴美国旧金山硅谷亚洲艺术中心参加“大风堂三代书画展”。该展展出了大风堂三代画家的作品,如张善孖、张大千及其门人张心瑞、萧建初、何海霞、俞致贞、王智圆、方召麐等。 此次海外举办的张大千及其

正文 :

张大千  尼泊尔少女

近日,笔者应邀赴美国旧金山硅谷亚洲艺术中心参加“大风堂三代书画展”。该展展出了大风堂三代画家的作品,如张善孖、张大千及其门人张心瑞、萧建初、何海霞、俞致贞、王智圆、方召麐等。

此次海外举办的张大千及其门人展,以及伴随展览的多次讲座和研讨引发的张大千研究的若干问题,使笔者百感交集。张大千作为20世纪最著名的画家之一,与同时代的其他画家相比,大陆学界却至今未给予足够的重视。

当然,从上百种的张大千传记、演义、传奇、影视作品之热闹状态可以印证大陆对张大千的关注。尤其,20世纪艺术家专题系列片《百年巨匠》没忘掉张大千,且拍得相当专业,足以为当前大陆张大千学术研究的遗憾作一别致的弥补。同时,大陆美术史界或博物馆系统对张大千身世中个别细节、个别作品有一定的研究,或对相关史料有一定收集。但是,立足美术史的思辨性、综合性、学理性的张大千研究则几乎是一空白。而台湾的张大千研究,除个别学者如巴东、傅申的研究较大陆深入外,因其地域及人员限制,研究也不多。

究其客观原因固然很多。其中之一则是张大千本人一生行迹不定、居无定所。20世纪上半叶就不停地辗转于四川、上海、苏州、北京;离开大陆之后涉及之地就更为广泛,不仅去了印度、阿根廷、巴西,还在巴西造了“八德园”,之后又去美国加州,建了“可以居”和“环筚庵”,其间还流寓于欧洲多国及日本,人生最后几年则卜居台湾台北的外双溪“摩耶精舍”。大陆的学者不能深究张大千在台湾的情况,台湾的学者也难深入其在大陆时之究竟,况且还有张大千从1952年到1969年整整17年间住在让国人极为陌生的南美,加上从1969年到1977年共8年的美国时期,这段总共25年的经历,就更是没人能说清!况且这25年偏偏是张大千艺术人生中创大泼墨大泼彩(按流行说法)的变法转折时期,他的许多重要巨幅作品如《荷花通景屏》《蜀中四天下》《黄山前后澥图卷》《长江万里图卷》等都是在此阶段绘制的,这是张大千创作的转折期,亦是其影响世界的辉煌时期,但我们偏偏说不清。

通过这次展览,笔者发现美国一些学者正在作张大千研究中南北美洲段的研究,可以补张大千生平中这段难以补充的“秘史”。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馆长舒建华在其学术演讲《张大千在加州》中,为我们展示了一批闻所未闻的资料,有张大千在1977年离开加州之前与友人在加州的交往,有书信、办展的海报、请柬、来宾签名等显示大千在加州的人脉;有大陆从未见过的若干办展图录,张大千与友人之交谈记录,张大千的造园经历。其中侯北人与张大千密集交往中的信件、照片、记录让人犹感兴趣,例如1969年3月,张大千去侯北人家,面对从台湾张群处寄来之复印《长江万里图》长卷,对侯北人逐段讲述创作经过、沿江景物地名、细节和若干讲解的过程,就被颇具历史意识的侯北人当场一一笔录在一张示意图上,一些因四川方言产生歧义处,还有张大千修正的笔迹。又如张大千亲笔题《江静潮平图》“试写破墨山水一幅”,足可证时人之“泼墨”实当为“破墨”之误。

旧金山州立大学电影学院教授张伟民,正在制作张大千在南北美洲的电影纪录片,其在现场展示的电影之细节,让人惊喜非常。如张大千1952年乘船由香港抵达阿根廷受到阿政府欢迎时所拍的电影纪录片。头戴礼帽、身着长衫、长须冉冉、仙风道骨的大千形像则是前所未见。在大陆网上流行的张大千作画的数分钟影像资料,亦是张伟民数小时影像资料中流出的一小段。她手上的一份台湾朋友编的《张大千年谱》,也与大陆的年谱大相径庭。

可见,张大千研究比较20世纪其他著名画家的研究大有不同,研究者必须具备更为广阔的海内外视野和多学科视野才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