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潘守永:这次“亮宝会”够荒唐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3-29 12:05 阅读量:302

导读 :
“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展厅现场 近日,“国宝帮”又引关注。2月27日下午,由民族文化宫、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主办,中国民族艺术馆承办的“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在民族文化宫开幕。展览一经推出,对展品的质疑、反

正文 :

“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展厅现场

近日,“国宝帮”又引关注。2月27日下午,由民族文化宫、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主办,中国民族艺术馆承办的“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在民族文化宫开幕。展览一经推出,对展品的质疑、反驳、对骂便交相呼应,一时成为网络媒体的“新闻热点”。如文博在线用“162字、14个标点总结事件”:2月27日“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在民族文化宫开展;3月2日,网友质疑展品真假,开始引发争论,三星堆博物馆也发文质疑;3月6日,该展更名“民间遗珍——民间收藏品主题展”,撤去或隐去展品年代标识牌,主办方在官网100万悬赏能复制展品的人;3月7日,《北京青年报》登载《民间文物展部分藏品真伪引争议》的文章,多家媒体转载,事件争议持续中……通过对展出藏品以及相关质疑文章的查阅,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比如:展出藏品的外形不合理,青铜剑长三米;制作技术有明显漏洞,有专家提出刀痕为机器所制、锈色新作;对藏品知识逻辑的质疑,三星堆藏品中是否该出现佛教题材、良渚时期出现皇帝和兵马俑等问题如何解释。近年来,此类事件频有发生,且涉及单位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广,但由于相关部门缺乏相应的管理机制,此类事件往往无果而终。

今年三月的两会期间,“国宝帮”又搞出了一个超级“轰动展”——“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展出民间藏品的真假遭到多方面的质疑,相关报道在网上不断发酵。民族文化宫是国家级文化殿堂,是集博物馆、展览馆、图书馆和剧院于一体的文化综合体。三馆合一,决定了这个机构的性质可以是商业性的,可以是完全公益性的,也可以是模模糊糊的,除非博物馆与展览馆在空间与结构上做出清楚的划分,从其场地条件上看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妙处”,当然已经被不少聪明人看重,充分利用,做到名利双收。“国宝帮”们最最擅长诸如“挟天子以令诸侯”“挟民间以为大众”等等手法,制造出一种强烈的“反对我就是反对老领导”“质疑我就是质疑整个民间收藏”的气氛和压力,让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们都退闪。典型的道德绑架、场所绑架、领导绑架与民意绑架。所以,我从来不认为“国宝帮”们眼界不够、知识不足,属于典型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更不认同他们也是文物造假的上当者,是走了眼,我认为他们是造假的帮凶甚至是谋划者。

民族文化宫的这次所谓民间展,并不能代表中国的民间收藏,展品的收藏者更不能代表中国民间的收藏家!

这次展览充其量是少数所谓的收藏家,以代表民间藏品、民间收藏家、文物爱国者等等的名义,搞的一次工艺展(有网友说是“群丑展”,虽然难听也不过分)。可惜的是,每次这样的活动都会拉上几位好心的、有文物爱好的“退休的老领导”垫背,这属于典型的“绑架”。

关于这次展览中展品的细节,已经有相当多的描述,读者可以自行搜索。我虽然也曾亲临现场“观瞻”一回,这里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我的观感,用触目惊心四个字都难以形容。我虽然有精神上的各种准备,但展览现场里的各种精怪之作,完全超乎想象,远非正常人所可理解,对于诸多展品的“创意”之奇,绝非是博物馆、展览馆之类的平常机构所能规范,对于一个研究玉器的常人只能是叹为观止,叹为观止!

参观时,同行的一位北京藏家,也是在藏界很活跃的军人领导,他每每提醒我:人的知识总是有局限的,历史收藏更是如此,专家们没有见过的不代表是假的,三星堆本来就很奇特,在三星堆发现之前你们也都不认识。我坚持说:“历史总是有遗痕的,探寻各种遗痕是有规律的,是科学活动,这就是考古学家与盗墓者的区别,这个区别不是道德上的,而是技术以及技术背后的科学体系。常识与底线是收藏者需要把握的两个基本维度。”

近年,“国宝帮”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议题,每次相关的活动也都会引发无数的“口水战”,似乎已经有审美疲劳的感觉。从“冀宝斋”“浙师大陶艺馆”到“京师瓷”,主要是“玩”瓷器,这次是“玩”玉器。瓷器属于收藏里的“大众”,而玉器则是收藏里的“小众”。民间的一种说法认为,瓷器如果是赝品,一钱不值;而玉器只要材料是真的,新作的玉器也是有价值的,甚至引用传统鉴定玉器的“三分料七分工”之说,寻求心理安慰。其实,无论瓷器还是玉器,真伪问题都是一样的,瓷器也可以当作工艺品来收藏,乾隆皇帝的造办处也仿制早期的器型琢治玉器,如仿青铜礼器造型制作的玉礼器,不仅工艺精湛,而且开创了玉作的一个门类。民间收藏中,满眼所见皆是粗制滥造之物,与历史无关,也与艺术无关!

如何将民间的热情、财富有效引导、整合,拉入正常的轨道?是应该面对的时候了。我听说,2月27日,也就是展览开幕的当天,文物主管部门得到消息之后,相关处室的领导和职员紧急开会,在办公室加班到很晚……民族文化宫是不是博物馆类的机构?如果不是,主管部门真的无话可说?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