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当艺术教学遭遇网络直播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4-05 12:01 阅读量:196

导读 :
网络无所不在,如今更是渗透在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反映在美术领域,则是展览的直播、在线艺术教学等等遍地开花,不仅在各展览现场,一些自媒体的直播吸引了众多关注,就是优酷、腾讯等平台上,也有不少美术界名家参与讲课。对于机构来说,这是一种提升

正文 :

网络无所不在,如今更是渗透在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反映在美术领域,则是展览的直播、在线艺术教学等等遍地开花,不仅在各展览现场,一些自媒体的直播吸引了众多关注,就是优酷、腾讯等平台上,也有不少美术界名家参与讲课。对于机构来说,这是一种提升传播力的途径,也是一种商业模式;对于大众而言,他们也希望能节省体力、时间、金钱去接触艺术,然而,线上艺术教学是如何发展的,如今状况及生态怎样?网络直播是一个新现象,目前无论对其管理,还是发展的模式都还是在探索中,相关各方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在网络教学普及的时代,艺术爱好者如何介入?网络直播与录播在面对共同的受众时,如何确定自我的定位、突显各自的品质?在传播教学理念的同时,网络教学资源的建设存在哪些问题?对于传播艺术来说,线上与线下的资源,如何互补而不只是竞争?本报拟就以上问题采访相关平台和实践者,以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艺术网络教学应运而生

网络教学在互联网普及之初就已经存在,经过十来年的发展,形式也逐渐多样。比如早几年通过QQ群开展教学,或在贴吧里做一些技术性的互动教学,后来又有YY课堂等视频网站实现了视频教学,直到如今的直播、录播等教学形式大量出现。设计师一墨从去年开始参与线上教学,他介绍说:“目前流行的艺术类网络教学有利用直播平台的视频直播教学、通过上传课程视频到学员微信群教学、通过千聊等直播间语音讲解结合图片演示教学和以独立的APP做视频录播课程教学等几种形式。”例如书法家贺进在谈到自己的教学经历时说:“从2015年开始,全国各地有不少朋友想跟我学习书法,但是由于时间和距离的原因,他们没有机会专门来北京学,其中有一位江西的朋友建议说,能否将面对面授课改为网络教学?他与其他几位学员一商量,大家都很赞同,于是就决定以微信作为平台建微信群,大家不定期发自己的作品到群里,我一有时间便在微信群给大家做指导。后来学习的朋友很多,为了保证大家学习的效果,便开始收费了,并开设了专门的书法工作室,目前有近百人在微信群学习。”

的确,这些网络终端的便利和受众的参与感是当下网络教学发展的一个前因。在用户有了需求之后,相应的教学模式也就应运而生,艺术爱好者们通过线上的交集,又逐渐形成了一个有归属感的社群。“艺伙·ARTFIRE”、798手绘网创始人兼CEO石多认为:“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人们对人文的诉求。如今‘80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他们开始对艺术的学习和欣赏有了需求,同时伴随着消费升级时代的到来,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后,艺术的线上教学也让信息不断有着新的碰撞。”

石多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他一直在摸索着做艺术网站,想通过网络的形式传播艺术。他认为,微博、微信、手机软件等网络工具的出现,给艺术也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和展示空间。他说:“这个时候无论是艺术的教育分享,还是艺术家作品的传播,才是真的开始了,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完成了时间的一个积累,剩下的只是如何利用好这个积累。”

网络艺术教学因形式不同而各具特色,贺进侧重于视频教学,“微信群的小视频对于教学来说很有帮助,不足之处是时间偏短(3分钟左右),一次上课大概需要发20段小视频才能讲完,但是小视频教学的意义是活灵活现,能比较真实地将字帖、书写方法更好地呈现给学生,让学生通过反复观看明白执笔法和手上的动作,点评学生作业则用语音进行。我也正在尝试直播,希望能解决视频时短的问题,同时它能直观互动,这也是目前我做网络教学的重要方法。” 他分享道。

线上线下都应担起文化责任

相对于传统教学形式,网络教学似乎更具普及性。石多有过近十年的传统教学经历,相比传统的艺术教学,他坦言,网络上的教学优势要超过线下教育,“特别是在大城市,首先其时间和地点是相对自由化的,爱好者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他指出,通过线上更利于聚集来自全国甚至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人,“他们更易形成特别有黏性的一个群体,开展各种探讨”。

同样的,对于这一点,曾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任教、“艺师汇”APP创始人之一姜永君也认为,传统的线下教育容易受地域、时间、价格等客观条件约束,“但利用互联网工具可打破局限性,除了实现艺术爱好者能够享受到优化的配置,如听到自己崇拜的某一个艺术家的一堂课之外,也能够帮助艺术家解决当下进退两难的局面,快速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比如除了艺术教育,为未来的作品、复制品、衍生品开发和销售铺垫好粉丝基础,实现全面的IP变现等等”。

然而,网络毕竟是一个虚拟的现代空间,也有其问题存在,国家画院教学培训中心学术主持马啸分析:“网络教学的好处,便是能克服空间的距离和时间的落差,将人们联系在一起。比之有地域局限的传统教学形式,它有着更便利的条件、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他也担心:“网络无边无际、无可捉摸,你在这一端并不了解另一端的情况,而中国文化恰恰是一种需要身体力行的文化。旧时的老师不仅仅是教授书本上的知识,他更是通过自己的行为让弟子们亲身领略‘传统’与‘知识’的魅力,这便是‘言传身教’。站在这样的角度看,如今的网络直播等形式的教学是否能真正担负起传播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值得怀疑。它们目前应该解决或回答下面三个问题:教什么?什么人来教?如何教?”除此之外,贺进也认为传统教学重在及时沟通、及时纠正问题,学生又能及时与教师面对面交流,产生的教学效益更高。

不过,“线上教学的优点在于传播量大,让更多想学却没有条件的绘画爱好者接受一定程度的教育,更接近‘有教无类’的教育理想”。艺术家芃植指出,有相当多的人是为了得到学位或想短时提高,线上教学无法做到这些。但是,线上教学可以造就更多的绘画爱好者,为很多追求艺术的人点上一盏明灯,很可能造就出伟大的艺术家。

直播与录播的优劣

不可否认,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但是,如今充斥网络的大量纷繁复杂、无价值或不够系统的免费信息占据了我们的视野。据了解,由于艺术爱好者所需的有价值信息不易获得,而所付出的时间成本极高,故而逐渐出现了大家愿意付出一定费用就能迅速得到所需价值信息的平台,如以独立的APP做视频录播课程教学的形式。

对于时下艺术网络教学的生态环境,姜永君分析道:“学员有各自的工作生活和家庭,若加入直播,则很难与老师同时同步、一次不落地跟随学习,带入门槛极高。过后当学员再看几个小时的录播时,纯干货知识是很少的,又浪费了大量时间,缺少互动性与参与感,更是无法保证教学成果。”而从艺术教育工作者角度来说,“自媒体传播,老师的制作成本极高,录制、剪辑、宣传、售卖、服务等也很消耗个人的核心竞争力。加上低端重复性劳动过于频繁,且占据大部分课余时间,实质是在精神内耗。”

直播的优势在于直接的互动性,老师讲解的同时,学员可以随时发问、老师随时解答,即时感、参与感很强。但同时一墨也指出录播有其优势,“录播解放了老师与学员之间授课时间的绑定,教与学更加自由;并且由于课程是提前录制并经过剪辑的,可以突出重点环节,略过一些不重要或枯燥重复的部分,这样可以使学员精力更加集中,在不影响学习效果的同时,节约观看视频的时间。录播的不足是不能即时互动,基于这种情况可以采用录播为主、直播为辅的方式,通过老师组建学员群,为学员提供答疑的空间,形成教学闭环的学习模式”。

各种艺术教育形式在网络教学中都有其优劣,“我们首先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课程和形式,而学习之后的交流过程,一可以通过线上的圈子不断取长补短,二是及时跟老师互动。”石多提示说。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