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故宫男神空降南京高等学府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4-11 12:02 阅读量:185

导读 :
故宫男神王津空降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南京高校的小伙伴们沸腾了,有的提前三小时来占座,有的从城南横跨到江北。95后们问的问题也频频将这位60后逗乐,有的希望听到故宫“灵异”事件的真实版本,吃货界的代表则希望解密一下故宫食堂。《我在故宫修文物》的

正文 :

故宫男神王津空降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南京高校的小伙伴们沸腾了,有的提前三小时来占座,有的从城南横跨到江北。95后们问的问题也频频将这位60后逗乐,有的希望听到故宫“灵异”事件的真实版本,吃货界的代表则希望解密一下故宫食堂。《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热映迅速将这位故宫钟表师近40年的修复生活点亮,他透露,今年故宫还将开办免费的钟表修复班,传承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座钟修一年,光阴在他手中凝固

“哪个发条牵引钟表哪个部件,您如数家珍,请问要学几年,才能达到这个状态?”“因为钟表修复都是自己亲手干的,做过就不会忘。我觉得有个十几年就差不多了吧。”在故宫和钟表面前,有着“故宫男神”之称的王津,似乎将时间凝固了。十几年的光阴在他看来,仿佛只是弹指一挥间。

王津从小就是故宫的孩子。王津的爷爷在故宫图书馆工作,十一二岁的时候,王津就常去给爷爷送饭,替爷爷拿工资。1977年,王津中学毕业后,去故宫接班。“我去的时候,师傅带我去科技组跑了一圈,跟我聊了几句后,选择了我,看来是选对了。”

现场幻灯片开启,身着黑衣黑裤的王津,站在幕布旁,将自己隐没在钟表巨大的投影外。

王津说,故宫如今珍藏着西洋钟表1500座左右,“大英博物馆虽说有4000多件钟表,但怀表就有3000多件,而像故宫这么精致的很少。”

幻灯片上出现的“变魔术人钟”,是王津最看重的一个,这座钟由瑞士钟表大师路易斯·罗卡特在道光九年制造,神奇之处在于,钟内有一个变戏法的魔术师,手里拿着豆子、小球,可以在音乐伴奏下表演。运转时,钟顶小鸟不断张嘴、转身、摆动翅膀,身下圆球随之转动。

2007年,荷兰想借这座钟展出。王津和徒弟亓昊楠小心翼翼地把钟从库里请出来。“机芯、开门都坏了,链条也断了。”

那时,牵动小鸟鸣叫的皮带已经老化,王津想起来曾在荷兰买过两张皮子,结果派上用场了。

前后忙活了一年,这座钟才修好。“不过遗憾的是,这座钟表原来是有音乐的,我们在修复的时候听到过,但可惜当时没有把音乐录下来,而这座钟现在是国家一级文物,一般很难看到了。”

故宫还有上百座钟表急需修复

在故宫工作40年,王津上手修复过的钟表有数百座,1000多座被几代修复师修复过,还有上百座在库房没有动过。“钟表修复过一次的,在恒温恒湿的库房里放个五六十年是没有问题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抢救性修复,把没有在恒温恒湿条件下的,赶快拿出来修。”

文物修护究竟是以旧修旧,还是恢复如新?互动期间,有学生关心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的文物保护,一般要用手工来修。表层有害的锈,要去掉,不然会腐蚀掉其他部分。如果是无害的锈,我们就不动,氧化层去掉后,通过科学清洗,还会再氧化。”而机芯又不同,如果有磨损,钟表师不会动,如果某个零件必须要配,还要保留历史痕迹,要把新零件做得跟老零件一样。

不少学生看了《我在故宫修文物》后,去钟表馆看文物,但大部分时间,钟表没有动起来,这让大家觉得很遗憾。“能请您这样的修复师去展览馆讲解吗?”

王津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说,工作人员现在的工作量特别大,库里上百件钟表还需要修。“不过,我们会把陈列方式改一改,会把修复过程用视频录下来,让更多人看到。另外,故宫修复中心正在兴建,未来每周会有两个半天对外开放。”

王津透露,将来,钟表们还会从现在的奉先殿撤出,恢复奉先殿祭祖的功能,部分钟表也会收藏起来,“我们现在想把能动的钟表做成一个视频。”

修表修烦了,就去逛御花园散心

作为古代钟表修复技艺第三代传承人,王津还带来一个好消息。他说,古钟表在全国博物馆都有,但能修复的目前只有故宫,“我们想开一个2个月的培训班,对有古钟表的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进行培训,费用由故宫承担,明年准备深入,后面再挑选一些有兴趣的年轻人,将他们的钟表带到故宫,教他们修复。”

修钟表这么多年,王津很少有失败的经历,“如果有一个钟在我手里修了半年还没有恢复全部功能,这是不成功,但是目前还没有。”但修复有时也让王津心烦意乱,不过他有自己的调节方式,而且相当高大上。

他说,修“变魔术人钟”时,小鸟和球的移动,都是齿的传动,差一个齿都不行。过去没修过,也没图纸,他一度很烦躁。“烦了怎么办,就到御花园里去转转呗。”

作为钟表修复师,要能耐得住性子,但换下工作服,王津还是运动达人。夏天,他会去游泳,冬天滑冰,还打网球。前两年,他到处度假,还去过新疆、西藏。“一样的工作天天干,也挺枯燥。现在一年有三周假,我喜欢到处看看。实在不行就去御花园转转,看看天天人来人往,游客就是风景。”

问答

1。学生:您会去故宫其他工作室串门子吗?

王津:我们规章制度不允许串工作室,各个屋子里都是文物,例如镶嵌组摆的不少是宝石,不去是为了减少嫌隙。不过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都在一起,路上也能聊。

2。学生:现在文物有很多高仿,您怎么看?外面的人如果高薪聘请您去修复钟表,您会去吗?您是否有个人收藏?

王津:搞文物修复为了一点工资到外边去,我觉得不太可能。外面的收藏跟故宫没法比。帮忙修可以,转行不可能。对我来说,个人收藏收不起,去年拍的一个7000多万,一般人还是收不起。

3。学生:故宫的食堂怎么样啊?

王津:你是爱吃的一个姑娘,但你怎么不胖啊!我们食堂伙食还是不错的,主食每天套餐两个荤菜三个素菜,还有面条、饺子、麻辣烫、包子。

4。学生:修复钟表是很精细的活,您怎么缓解用眼疲劳?

王津:现在眼睛不舒服是你微信看多了,我工作室外就是各种树、蝴蝶、葡萄架,还有花盆养的花。累的时候,看看树上长的枣哪个熟了,也是对眼睛的一种放松。

5。学生:故宫真的有灵异事件吗?

王津:灵异事件就是网上传的。闹鬼什么的,我是没赶上过,我觉得是没有。有一次我看完《画皮》,从故宫里走,那会没有人,野草丛生的,我硬着头皮走到办公室,但是什么也没有。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