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从两块匾额看书法的内在性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4-21 12:02 阅读量:377

导读 :
某日从南面爬上宝石山,迎面看到沙孟海先生书写的“宝石山”三个大字,犹如威武挺立的大将军站立在山崖之壁上,神采奕奕。 伫立细看,可以品味出其中的内在趣味:“宝”字上繁,而其右肩则以“断笔、空缺”来避免臃肿;“石”字笔画少,则以长撇补纳之;

正文 :

某日从南面爬上宝石山,迎面看到沙孟海先生书写的“宝石山”三个大字,犹如威武挺立的大将军站立在山崖之壁上,神采奕奕。

伫立细看,可以品味出其中的内在趣味:“宝”字上繁,而其右肩则以“断笔、空缺”来避免臃肿;“石”字笔画少,则以长撇补纳之;“山”字一横收笔上挑,右竖与横划脱钩,则直立下拉而以回钩呼应之。三个字看起来字字独立,而却笔笔相照应;用笔大体粗壮一致,而每笔都有粗细变化,绝不呆板;行笔自然,毫无做作,照应周全,和谐统一;题款沙孟海三字放置在“石”长撇上方,左右不离三字主体,上下照应“石”字长撇与“宝”字之间脱位留出的空间。总体上表现了作者信手布局的天然巧思和意趣品位。

继续往上走,看见了一块韩美林先生书写的“纯真年代”四字横匾。整体看字形端稳,字态活泼,排列美观,用笔有力,情绪饱满,是一个美的构图。然而如果仔细品味就会感到字字独立中缺少内在照应,笔画雷同中减少了趣味,用笔因直过而少了一些韵律,四字大体平均排列而似列队的士兵,很清晰也很美观,但内在的丰富性、生动性、意趣性就不如沙老写的那三个字了。

两件作品都是名家之作,都是艺术品,都很值钱。但是从性质上讲,其中一个是属于书法艺术,而另一个则是属于工艺美术。区别在于:工艺美术表现的是美的观感,而书法表现的是人性意趣;书法的情味是倾向于内在性的,而工艺美术的情味是倾向于外在性的。他们的指向各不相同。这两件作品,韩老师的美感露于外,而沙老的美感藏于内;韩老师的作品美仅仅是可感,沙老的作品美却在于可品可琢磨;韩老师的作品相对来说令人兴奋在当前,而沙老的作品则令人越想越妙、回味无穷。

为什么沙老的字有那么多丰富的内涵呢?这是因为沙老在他的书写中融进了许多他自己的个性意趣、人生修养、文化学识、古今经验等等元素,而不在于将字写得好看。许多人以为,写得漂亮的就是书法,却不理解书法是人生的一种表达方式。所以写书法就是写人性;就是写人的思想、情感和趣味;就是写人的修养、历练;就是写对事物的持捏,就是个性的自然流露,等等。以这两件作品来看,沙老的字内在特征性是很突出的,而韩先生的字内在特征性就要弱些。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