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张绍城:我想用作品来纠正问题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5-03 12:04 阅读量:455

导读 :
自从去年张绍城一篇《岭南花鸟画,谁能扛大旗》的文章引起圈内轰动之后,有关岭南画坛的各种绘画题材探索话题,便此起彼伏。近日,张绍城再次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谈及岭南画坛目前的绘画问题时,他直言:“要用作品纠正别人的问题。光看出问题没有说服力,

正文 :

自从去年张绍城一篇《岭南花鸟画,谁能扛大旗》的文章引起圈内轰动之后,有关岭南画坛的各种绘画题材探索话题,便此起彼伏。近日,张绍城再次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谈及岭南画坛目前的绘画问题时,他直言:“要用作品纠正别人的问题。光看出问题没有说服力,必须得自己拿出作品来证明。”

收藏周刊:最近在探索哪些艺术问题?

张绍城:我最近在研究如何才能把字写好。写字的本质是线条,线条要毛糙,不能光滑。一笔下去四边毛糙,那叫老辣。

收藏周刊:绘画方面,您还在探索什么吗?

张绍城:转型,但我需要时间,一张画不需要画太长时间,但要有中国画的味道。目前的中国画坛有什么问题?很多人都能看出症结所在。但如何纠正?就需要用作品说话。要用作品纠正别人的问题。光看出问题没有说服力,必须得自己拿出作品来证明。

收藏周刊:目前中国画创作有什么问题?

张绍城:梁照堂前几年就发现了,中国画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是没有古意,我认同。赵孟頫就曾说:“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

收藏周刊:当下画家有没有入您法眼的?

张绍城:非常少,主要是到不到位的问题。绘画由两方面标准组成,一方面是绘画标准,另一方面是中国画标准。要创作出有说服力的作品,必须包含这两方面。

但是何为古意?这是个很要命的问题。并非在山水画里添几个古人就叫古意,这是非常表面的。我认为还是底蕴问题,包括画家本人的文学修养、中国文化的修养以及画家本人的气质,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所以,读书比画画重要。陆俨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说自己读书占时间的四成,写字占三成,画画占三成。

收藏周刊:您目前的时间怎么分配?

张绍城:我现在也是如此,画画一个小时,其他时间基本不画画,而是用来看书或者思考。

收藏周刊:您现在看什么书?

张绍城:最近看古代画论。赵孟頫一些画论,我可以整段背下来。我现在再回头看古代的中国,可以说是一种“否定之否定”的方法。从徐悲鸿那一辈人提倡中西结合,对古代采取了批判态度,客观上造成一些画家直到现在,对古代研究得远远不够,甚至是带有成见的一种研究,这样不行。我们现在的困境是,普遍画家受客观对象的局限非常严重。我们画鸟就像鸟,画树就像树,有明暗,有立体感。这不叫近古,而叫远古。一笔下去,不是为了表现对象,是为了那一划的笔墨,书法也一样,并非写出来要交代文字,是交代这条线美不美。因为表现对象没有多大价值,画一朵牡丹,画得再像,都没有价值,最高级的牡丹,应该是由最高级的、有水平的线组成的牡丹。

比如苏东坡有一幅画,他画中画一块枯木,其实,他画的并非枯木本身,而是他的人格。他不是真正要表现木头,那怪树一棵,没什么美感,那恰好就是说明,苏东坡想借这样的一棵树来表明自己“并不需要讨好任何人”的立场,所谓“心如已灰之木,身似不系之舟”。这是一种境界。

收藏周刊:在绘画上,您有野心吗?

张绍城:我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实践,来纠正别人的问题。但我需要时间,起码要两年的时间,我要拿出100张自己认为可以的作品来跟大家交流。

比如陆俨少跟关山月比,从传统笔墨来看,陆俨少可能要到位一些。但陆俨少的主要作品,尤其是代表作的画面形象、构图却不如关山月。但陆俨少他们都强调外柔内刚。那种力度是含蓄的,反对表面有力的线条,这个观点上,我们一些前辈注意得不够。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