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大红酸枝搅动红木市场 或成下一个黄花梨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3-08-02 11:59 阅读量:606

导读 :
  今年以来,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触动了不少红木家具从业者的神经。大红酸枝被列入CITES公约的附录二,“濒危树种”、“出产国限制交易”等因素令市场求购心理大增,大红酸枝的价格节节攀升。   7月5日,央视报道

正文 :



  今年以来,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触动了不少红木家具从业者的神经。大红酸枝被列入CITES公约的附录二,“濒危树种”、“出产国限制交易”等因素令市场求购心理大增,大红酸枝的价格节节攀升。


  7月5日,央视报道称,广西凭祥作为我国进口东南亚红木的重要关口,集结了众多外地商户,目的就是抢购大红酸枝。而同一时间,疯狂抢购也在浙江东阳、福建仙游、广东中山等地上演。


  “今年大红酸枝特别好卖。很多货柜一到,还没来得及卸货,就被客商们买下了。”在仙游经营着一家红木直销馆的李先生(化名)告诉记者。


  大红酸枝这一轮疯狂的涨价,将东阳、中山和仙游的上千家红木厂家杀了个措手不及。不少没有事先囤货的商家“踏空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红木价格飙升。已囤货的商家并不急于出手,一些正在销售大红酸枝家具成品的经销商也开始惜售,他们在等着如黄花梨价格暴涨的神话,而“越到最后,上涨空间越大”。


  处于下游的各地红木家具生产商和经销商对此反应不一。中山红木家具价格已经集体涨价,步调几近相同,涨幅达到10%至30%。


  大红酸枝


  或成下一个黄花梨


  大红酸枝遭遇疯抢


  今年以来,众多红木投资客都加入了抢购大红酸枝的阵列。7月5日,央视报道称,广西凭祥作为我国进口东南亚红木的重要关口,集结了众多外地商户,目的就是抢购大红酸枝。同一时间,疯狂抢购也在浙江东阳、福建仙游、广东中山等地上演。


  “今年大红酸枝特别好卖。”在仙游经营着一家红木直销馆的李先生(化名)说。


  李先生告诉记者,大红酸枝主要产自老挝、缅甸、越南、泰国等国家,其中,老挝大红酸枝最为珍贵,被公认是最好酸枝木,又俗称“老红木”。


  “很多货柜一到,还没来得及卸货,就被客商们买下了。”李先生说。


  对于大红酸枝遭遇疯抢,李先生解释道:“其实,酸枝、紫檀、金丝楠,都是比较好炒作的品种,买的人多,炒的人多,价格也就能水涨船高,升值潜力巨大,还颇有收藏价值。”


  为什么今年红木投资客独抢大红酸枝?李先生话中有话:“只要敢做就去做,爱拼才会赢嘛!”他认为,现在只要有货,还可以买下。


  在红木家具行业中,人们习惯于根据原材料将红木家具分为高档、中高档、中档或中低档等几个档次,如以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大叶紫檀、大红酸枝等制作的家具被归为高档产品,红酸枝(微凹黄檀)、黑酸枝(阔叶黄檀)、花枝(巴里黄檀)、白酸枝(奥氏黄檀)、缅甸花梨(大果紫檀)等制作的家具则为中高档产品,非洲花梨(刺猬紫檀)、小叶红檀(红铁木豆)、非洲酸枝(红贵宝)、鸡翅木等制作的家具就被归于中档或中低档产品。


  大红酸枝是目前红木家具市场占有率最高的高档红木材质之一,既可以作为收藏品,又具有较好的使用价值,在红木中地位比较珍贵。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投资客急着抢购大红酸枝,与今年6月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简称“CITES公约”)有着莫大的关系。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有三个附录,附录一的物种是指若再进行国际贸易会导致灭绝的动植物,公约明确规定禁止其进行国际性交易;附录二的物种,为目前尚无灭绝危机,但若仍面临贸易压力、族群量继续降低,则将被列入附录一中;附录三是各国视其国内需要,区域性管制国际贸易的物种。其中,交趾黄檀(俗称“大红酸枝”)、中美洲黄檀、微凹黄檀和伯利兹黄檀均属于附录二范围内的物种,今后将被限制交易。




  坐等“最后的疯狂”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缅甸、越南、老挝等出产国已经全面停止了大红酸枝的对外出口,导致大量货源滞留在港口,而之前一些已经出口、但尚未进入到中国内地市场的大红酸枝,则全部滞留在香港口岸,内地市场货源短缺便成了事实。


  物种珍贵,加上被限制交易的风险,很多客商担心以后市场上可能买不到了。正是在这种市场心态的促使下,求购心理大增,炒作氛围愈演愈烈,大红酸枝的价格短期内陡涨,10%、20%已经不算稀奇,有的商家甚至标出了上涨一倍的天价。


  而大红酸枝这一轮疯狂的涨价,将浙江东阳、广东中山和福建仙游上千家专门生产红木的厂家杀了个措手不及。不少没有事先囤货的商家“踏空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价格飙升。已经囤货的商家并不急于出手,而市面上一些正在销售的大红酸枝家具成品的经销商也开始惜售,他们在等着如黄花梨价格暴涨的神话,而越到最后,上涨空间越大。罗先生年前看好的一个红木衣柜要价16万元,但现在涨到20万元,店家都不愿意卖。


  “今年6月到7月,大红酸枝的价格涨了20%左右,另一些喊价喊得离谱的,不排除炒作的成分。”李先生告诉记者,2008年红木家具暴跌之后,大红酸枝的价格下跌呈现平稳趋势,如今的暴涨很可能是游资在借题发挥,如果市场不为高价买单,会走向有价无市。


  有红木爱好者表示,红木原材料生长需要上百年时间,的确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但经过多年的炒作,红木现在的市场价格已经非常昂贵,无疑早已成了泡沫,市场需求可能支撑不了这种高价,而现在的涨价潮只是炒家对市场的一种试探而已。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在市面上销售的产品体现的还是早前原材料的价格,此次原材料提价的影响可能要等几个月才能体现出来,所以,此轮涨价还只是前奏,再过几个月,零售市场的红木价格肯定还会持续攀升。李先生手上囤积了好些老挝的大红酸枝,但他并不想等价格炒高后再卖。“我还是想快点卖出去,毕竟没人能算准今后的市场到底会什么样走。”


  他告诉记者,现在前来购买大红酸枝的客商几乎都不怎么还价,一下子就拿走好几十吨的货。


  家具企业集体涨价


  在大红酸枝等原材料价格暴涨的大背景下,不同区域的红木家具生产商和经销商的反应不一。中山红木家具企业选择了集体涨价,而且步调几近相同,涨幅达到10%至30%。


  中山生艺红木家具厂负责人宋先生(化名)对涨价直言不讳。他告诉记者,整体而言,确实是涨了这么多。“红木家具只会越来越贵。原材料价格上涨,下游企业只能通过提高产品价格来消化成本上涨的压力。”不过,有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山的红木家具市场,真正以大红酸枝为原材料的产品十分有限。由于大红酸枝家具售价昂贵,主要针对的是收藏品市场,市面上销售的大红酸枝家具产品很少,所以估计更多的企业是在借势涨价。


  “虽然红木家具近期出现普涨的现象,但是,并不是包括所有的红木家具品种。有的涨,有的跌。” 宋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店里今年的生意还行,“和去年相比,其实差不多。”


  有业内人士指出,即便没有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影响,红木家具企业也早就在酝酿提价,这次《公约》的修订只是给了它们一个涨价的契机。“因为人工成本、营销成本、原材料价格等,近年来都在不断上升,所以家具企业必须通过提价的动作来消化压力,保持利润空间。”


  位于顺德乐从的御文轩红木家具相关负责人张先生(化名)就没有感受到价格普涨的氛围,反而感觉现在是红木家具销售的淡季。“最近红木市场进口受限,过段时间,预计红木价格会涨一些。”张先生认为,红木原材料价格以及进口受限的影响可能还没那么快反映到成品家具上,现在市面上的红木家具体现的是数月甚至一年前的红木原材料价格,而新的原材料价格上涨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将现有的库存消化后才能体现。


  位于江门新会的双发红木家具厂负责人王先生告诉记者,感觉今年生意比去年好些,“淡季比去年来得晚。”不过,谈及涨价,王先生显得有些无奈:“今年我卖的产品价格都跌了,我是做黄花梨的,只是今年的量比去年走得多点而已。”


  王先生告诉记者,红木价格昂贵,很多顾客走到店里只是看看,普遍反映价格太贵,所以更多的红木销售商并不敢轻易涨价。一旦涨价,可能连老顾客都不会帮衬了。专家指出,目前红木家具价格的上涨应该与入场资金进行炒作有关。他分析称,最近的房地产新政和股市低迷,造成了一部分投资者开始寻求资金出口,由于红木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加上《公约》的刺激,所以出现了价格追涨的情况。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虽然红木家具企业实施了提价动作,将成本上涨的压力转嫁给了消费者,但其实,除了大红酸枝外,其他红木的原材料价格也有不同程度的上涨,终端零售商提价的幅度与原材料价格的涨幅差不多,所以利润最终还是落到了红木原材料投机者的手中。


 红木家具打起“直销牌”


  仙游的李先生经营的红木直销馆近年生意一直很红火。“产品是由红木生产厂家直接提供,而我奉行薄利多销的原则,生意一直很不错,不但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客人,甚至一些红木销售商也从我的店里采购。”


  “今年(生意)比去年好做。我们的销售网络很多,在广东,中山市有经销点,深圳市也有,但还没有走到覆盖全国的程度,现在是一步一步的走着看。”李先生说。


  “我们主要是为各红木家具生产厂家服务,搭建一个平台,红木生产厂家则直接委托我们进行销售。”李先生说,自己的利润并不高,“基本上就是厂家价稍微加上一点利润进行销售的,不像别人按百分多少的利润标价格,赚少一点,一般一件产品只赚几百块钱。”在销量方面,则是“随行情走”。


  来自中山的客商金先生经常在李先生的店里采购成品家具。“中山好几个红木客商都在我这边拿货,博古架、三件套、鞋柜、化妆台、办公台沙发等等,看他们要什么货我就给什么货,每次拿什么品种、拿多少钱的不一定,一般是每次进货几十万元。”


  记者从李先生处了解到,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客商假设进货80万元的,等到货品全部销完之后,销售额基本上可以达到100万元以上,也就是说利润里大概在20%以上。对于今年红木家具普涨的行情,李先生告诉记者,红木家具生产厂家供货给自己的时候,价格也有了一定比例的上涨。“从上半个月开始涨的,全国供货过来的厂家都在涨。”


  据记者了解,类似李先生这样经营的直销平台吸引的大多是一些规模并不大的家具厂家。由于建设代理渠道需要不少资金成本,一些刚刚起步的中小家具生产厂家并不具备建设销售渠道的能力,于是采用了委托销售的渠道。


  在业内,更多的家具生产厂家自己举起了直销的大旗。所谓家具直销,即生产厂家减少销售渠道,直接面对消费者。它们或者通过网络付费广告、电商平台、QQ、微信、微博、电子邮件、论坛等营销手段开拓市场,达到直接销售的目的。江门的舞艺古典家具就是其中之一。它一直没有走代理销售的渠道,而是由自己的工厂直接与市场对接,直供给消费者。


  “我们生产的是非黄的产品。现在,我们也有这方面(开拓代理商)的想法。毕竟红木家具属于贵重消费品,消费者也看中产品的售后服务,而网络销售贵重产品,让顾客觉得没有多少安全感。”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他自己也感觉直销渠道似乎并不能达到更准确传播红木家具价值的效果,虽然直销渠道的产品相对市场价格来说很有优势。“同类产品,我们的出厂价比零售价要便宜很多,差不多便宜50%。”


  “最近价格也涨了一点,具体多少没算,主要是非黄木材涨价了。”该负责人说。


  红木市场价格混乱


  一次红木家具展会上,记者看到一套设计精美的红木家具,30件套,但标价竟然达到上亿元,吸引了不少客商前来观看。有客商笑言,不单单是来看看整套产品的质量和设计,更是为了数清楚标价牌上到底有几个“0”。记者与销售员攀谈了解到,厂家并不打算真的售出这套标价上亿元的红木家具。对于实际出售价,该销售员称,几千万元就可以了,而之所以标出这么个高价格,目的只是为了吸引眼球。


  记者发现,这套上亿元的家具材质并非精良,而是产自拉丁美洲的一种黄檀木。销售员的解释是这整套家具雕刻精美,是企业精挑细选了数个工匠花费了数月时间做成的,而且只此一件,所以标出高价。在红木家具行业,雕工精美是红木价格高企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不过,值得消费者注意的是,在红木家具领域,雕工手工雕刻和机器雕刻两种,而两者的成本大相径庭,机器雕刻出来的产品同样精美,但是成本只有约为手工雕刻成本的十分之一。而在当今的红木市场上,一些产品先用机器雕刻后,再让人工进行轻微的雕琢,让人难以分辨,售价也是在浑水摸鱼。


  其实,红木家具市场的价格乱象由来已久。有业内人士称,早期的红木家具定价完全看商家自己,而衡量的标准是客户的经济承受能力。因为消费者对红木知识一知半解,对价格的敏感度也不高,只要稍微懂行的红木商家一忽悠,只要觉得值了,再高的价格也能接受。成交全凭借导购员的嘴上功夫。有时候,甚至款式接近、质地相同的一套产品,在不同店家售价不宜,而且差距还很大。


  有知情人士称,有时候标出的价格越高,消费者可能觉得东西越好;价格标的偏低,消费者反而觉得是不是产品存在质量问题。有业内人士坦言,一般而言,不上色、不上蜡,生坯的红木家具为上品。而现在,很多商家的获利方式是以次充好,用低端木材取代高端木材,通过上色、打蜡等工艺处理后,当作高端材质的红木家具来出售。




  投资红木家具需要谨慎


  “我觉得红木家具市场是有得做的。”李先生说。罗先生十年前下乡时淘古董,淘回来一套黄花梨家具,“10年前不过花了几千块而已,前些年涨得厉害,虽然这两年又暴跌,但算下来,即使现在出手,依然有赚。”不过,虽然红木家具市场利润丰厚,但记者了解到,要投资红木家具行业,成本很大。陈先生在创业前,从事红木行业已经十几年了,积累了丰厚的经验。今年初,他与家人们一起经营起了陈氏古典红木。


  “我老公的外甥去年开了个厂,厂房有1200平方(米),投资最多的时候投了150万(元),但只能做非花的材料,是红木里面最便宜的一种材料,但是非花的利润不是很高,大概在20%左右。做好的材料利润才高雅,可是投资要很大。”陈太太说。她告诉记者,红木家具还得靠经营手段的创新,“去年我们这新开的好几家店,只有一两家生意比较好。我们家的生意还可以。”“要投资红木家具的话,得谨慎点,投资大,风险也大。”她坦言。


  有业内人士指出,红木家具的投资价值毋庸置疑,但近期涨价会让很多消费者望而却步,也会导致市场上出现以次充好的产品,从而以低价诱导消费者购买。有专家指出,市场上存在不少染色的假红木家具,消费者购买大宗红木家具时最好能让专家鉴定,或者请内行的人把关。


  尚普咨询发布的《2013-2017年中国红木工艺家具市场分析深度研究报告》显示,目前红木家具仍属于奢侈品。对收藏者来说,它可能会有增值空间,而对消费能力有限的普通消费者来说,更多的是欣赏中国传统家具制作的工艺及其承载的文化韵味。因此这个市场需要的是理性的消费,而不是盲目的追涨杀跌。


  有业内人士呼吁,红木家具行业企业应该重视本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应该回归到家具的使用功能,而不是投机的手段。“红木市场价格已经处在高位,投资者要注意风险防范。”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