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孙宁:当代艺术不应该只有高冷的状态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5-17 12:02 阅读量:496

导读 :
孙宁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负责人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2015年从草场地搬到798艺术区,孙宁认为,这本身可以看作是站台中国自身升级和调整的体现。798仍然是北京的当代艺术中心,在这里落户可以使艺术家、藏家、业界对站台中国更加信赖。“7

正文 :

孙宁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负责人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2015年从草场地搬到798艺术区,孙宁认为,这本身可以看作是站台中国自身升级和调整的体现。798仍然是北京的当代艺术中心,在这里落户可以使艺术家、藏家、业界对站台中国更加信赖。“798就是靠艺术家、画廊和艺术机构自发形成的,早期没有进行太多规划,所以难免有时候会使人感觉到一种野生的状态。而现在798的管理层想逐渐将艺术区规划得更加规范,这是让人值得期待的地方。”

Hi艺术=记者    孙宁=孙

探讨艺术进入其他领域的可能性

记者: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迁入798一年多之后,回顾这一年多画廊经营和最初的设想是否有出入?

孙:迁至798,当初并没有太多设想和期望。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可以进行空间硬件和品质方面的整体提升。艺术机构特别是画廊不像商场,所以并不依靠人流来带动经济效益,但其实我们身处798时,还是遇到一些路过画廊并购买艺术品的新藏家,即便比例不是很高,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惊喜的。

记者:798还是当代艺术的焦点吗?

孙:当然。当代艺术在全世界都有一个聚群的趋势,大家都愿意去一个相对集中的区域看更多的展览。

记者:去年站台中国推出了两个艺术项目,dRoom和艺术呕吐,这两个项目的诞生与798有什么样的关系?

孙:这两个项目完全是因为798空间的地理位置,站台中国在798的位置刚好紧挨两条马路,我们自身具备专业级展厅,也是画廊应该具备的硬件标配。但除此之外,针对我们独特的位置和地理优势, 在最初规划时, 我们就认为需要利用起来这点。当代艺术不应该只有高冷的状态,除了做画廊还应该关注更多新的可能性,因此我们想支持一些非盈利项目。dRoom就像一个实验室和孵化器,把艺术所涉及的概念和现象都去画一个问号,并探讨艺术进入到其他领域当中的可能性。个人感觉当下艺术已经到了一个节点,就是说大家重新去考虑当代艺术是什么,我们作为画廊也愿意参加和投入到这种讨论中。

迁至798证明我们作为专业画廊对自身升级的需求

记者:对你而言,798有哪些优势是草场地或者其他艺术区不具备的?

孙:798毕竟还是北京当代艺术的中心,会吸引很多国内外的美术馆、藏家和艺术专业人士。我们能够扎根在此,除了便利他们的参观,也强化了我们的品牌影响力。另外,798有一个天然的优势就是:在这个区域,效应可能是以一应多的,藏家去任何一家画廊或机构都意味着其他业内机构也可能将因此受益。这个“受益”我们在草场地时期是不具备的,我们需要单独约见藏家或者艺术家,这就意味着对方确实要真的拿出一段时间或者一个专门的计划。

记者: 如何看待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易主事件,这件事情对798会有影响吗?

孙: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真的是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他们现在的团队,很好地把握了艺术的方向,将展览品质上升到很高的程度,他们真的做得非常专业。他们展示了一个非赢利机构如何在不丧失自己高学术标准的状况下,如何健康生存下去的现实案例。但这样的机构太少了,它的易主或多或少造成了北京当代艺术的震动,这也很可悲,这说明中国的当代艺术仍然缺少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

中国不能只有一个798

记者: 如何看待上海当代艺术尤其是上海西岸的发展?

孙:中国不能只有一个798或者草场地来支撑整体的当代艺术,所以上海出现这样的艺术氛围,出现新的美术馆,出现上海西岸艺术区,也出现了重要的艺术博览会,这都是很好的事情。这会让整个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受益,也会让当代艺术受益。包括其他的城市出现这样的艺术区、双年展、艺术展览,这都是好事。

记者:798跟西岸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孙: 西岸有时候会给人感觉比较高冷一些,想吃饭都很难的,而798更亲民或者说相对是处在一个非大众非小众的状态。并且798完全是自发生长的,它是靠艺术家、画廊的自发性逐渐变成今天的模样,这里是没有太多规划的。西岸和798是两个事,一个是自上往下的规划,一个是从下往上的自然生长的, 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现在798的管理层也在努力将整个798规划得更加成熟而有结构,虽然这里仍旧有许多客观的制约因素。我们要意识到西岸是依靠政府的大力支持,它是在短时间内就有大笔的资金投入进来的。

记者:798艺术区的短板在何处?

孙:798艺术区画廊是最多的,艺术家也大都在北京,这是一个艺术生产中心。但上海因为美术馆多, 它有更多的公共传播、公共教育功能,在这点上海比北京做得好太多了,北京的当代公众艺术教育大多是靠个体画廊,传播也不够广泛。其次在北京的包括艺术博览会等其他艺术项目也很少,艺术和大众的关系还很疏远。再者当代艺术在北京也发展多年了,有这么多画廊和艺术家,却从来没有感觉到政府文化部门的相应支持,整个行业仍处在缺乏统一规划的状态中。

(图片来源:本刊资料室、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