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画家林丰俗告别仪式举行 美术界同仁撰文回忆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5-23 12:01 阅读量:440

导读 :
林丰俗 公社假日 今天,著名画家、广州美术学院原教授林丰俗告别仪式在广州殡仪馆举行。为对其艺术追求再一次表达崇敬,收藏周刊记者编辑整理了三篇艺术名家与他的曾经点滴,以作缅怀。 他常常关照别人的情绪,绝无难堪的清高 原广东省美术

正文 :

林丰俗 公社假日

今天,著名画家、广州美术学院原教授林丰俗告别仪式在广州殡仪馆举行。为对其艺术追求再一次表达崇敬,收藏周刊记者编辑整理了三篇艺术名家与他的曾经点滴,以作缅怀。

他常常关照别人的情绪,绝无难堪的清高

原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林墉:

他似茶。且是潮州人的工夫茶。

与他交往愈久愈深,就愈有人味。

如果在人群里来找他,他始终淹没在芸芸之中,毕竟他没有轩昂火爆。

如果在倾谈的热浪里来看他,却又感到他浮凸在浅薄之外,极有深意在。

深入与他纵论古人前人,他总有细致的精辟。横切与他议论今人旁人,他总有真诚的中肯。

凡抢风头,他即踟蹰而不前,而凡实画实干,他多勇不知疲。

他常常想说些好笑的来宽慰别人,那结果大致是人家总因他的好笑而大笑。凡争执,他总不偏颇,想的是大家和合,虽心中未必无是非。他听不得人家受苦难,一到这关口,就会认真找些解药,但大致都未必奏效,究实他并非猛人。

他会因自己受不得旁人的粗俗而脸红,但绝不因人家的挑衅而心跳。急的来,慢些对;恶的来,软些挡;冤的来,柔些解。可吞的则不吐,不呕的也将就吃下。苦得太浓时,他就沉默。

于艺事,是才子;于亲人,是孝子;于朋辈湖海,是君子。他读诗,亦写诗,巨幛小品都拿手,山水花鸟一齐上。一家之长,着衣菜式都关照,暑热秋凉全关心。教儿女,礼友朋,一样用心。凡做不到的事,他绝不夸张自己的能耐,而凡答应的,他都格外认真。人多的地方,他常常关照别人的情绪,绝无难堪的清高。

山水有个好去处,他就游说友朋,一到现场,却会感到他毕竟自己太投入,竟至情人眼里出西施。而凡爬山看水,他即一反老成常态,即刻显出活泼与耐劳,以鹤样的身姿而兼骆驼的韧忍与猫猴的灵活,予人深刻的印象。

初次认识的,他多说好话,担梯给人上。老相识的,他多说知心话,劳心劳力勤点拨。男女老幼求他,他全都童叟无欺男女平等。真心求教于他的,即不厌其烦,硬是切了西瓜又倒芝麻。假意请教的,也会和颜悦色找些不算离谱的词儿来装饰装饰。

过于庸俗,营营绳利,他极力避开。但世俗应酬,倒十分周到,礼也仁也,忍也让也,全很到家。而涉及弄虚作假、奸诈欺瞒、枭情绝义、失节折腰……之类的,他柔韧得十分坚定。

凡购书,在所不惜,出手阔绰,但买的多是冷门书。人生有闲,只在读书,绝少其他嗜好,烟酒不沾,歌不唱,舞不跳,凡时髦的东西须潮过五年,方敢沾边。新潮诸相,即令腹诽,但也绝不口诛笔伐,总等别人回头是岸。

亲戚之中,诸多小妹子,他逐个带到身边来把手教诲,使之步入画道,求生有路。因而教职于他,在课堂也教,在家里也教,教出了不少画手。这其中,连妻子也教得堂堂皇皇,画得很入目。

时至今日,他的录音带多是潮州戏曲,潮州音乐,近年来也只多了点古琴琵琶之类的民族民间音乐。录像机虽拥有而少用,说是带子会影响孩子,其实孩子已身高马大,一女一男大学高中了。

念初中时,他已是我家乡潮州的小才子,能画四条屏梅兰菊竹,能刻石章。念大学时,我们会的他都会。他会画小品,会诗会词,会书会印,我们却都不会。心目中,他连走路都透着传统气息。他很爱李可染、潘天寿的画,学的是关山月、黎雄才的路子。睡前总读点旧诗词,尽管那时节时时饿得心猿意马。

很难想象他会改变现今的种种,但也很可以预测他的将来。他是中国画中的中坚派。江河滔滔,潺潺不竭,尽管汪洋中难说他是哪一滴。但,有谁怀疑汪洋中没有长江水?!珠江水?!韩江水?!

生来不是叱咤者,何苦装腔作势。物质欲念不是太浓,也就不怎么伤骨折腰。一心想大家都好,酸溜溜的清高就免了。后浪总要赶前浪,然而本就只欲作清流,浪也不浪关卿何事?

相识35年,自以为想必说的还可信。倘使这镜子有点哈哈,那也只因为是玻璃质量的缘故。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