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艺术创作中的“思想者”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6-05 12:01 阅读量:573

导读 :
徐钰媗 蚁途 35×135cm 5月,毕业时节,空气中弥漫着离别的气息,毕业答辩、毕业论文、毕业创作……学子们在离校之前,用自己所学所思所想,向母校交上了最后一份作业,同时也将步入自己艺术人生的新阶段。5月26日,一年一度

正文 :

徐钰媗 蚁途 35×135cm

5月,毕业时节,空气中弥漫着离别的气息,毕业答辩、毕业论文、毕业创作……学子们在离校之前,用自己所学所思所想,向母校交上了最后一份作业,同时也将步入自己艺术人生的新阶段。5月26日,一年一度的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创作展示周如约而至,国画、书法、油画、版画等传统美术学科的毕业创作展与往年一样,依旧受到了极高的关注,展出地点也放在了位于西子湖畔的中国美院南山校区和中国美院美术馆。步入展厅,一幅幅大尺幅作品让人感到震撼,除了丰富的表现手法外,画面中所表达内容更是引人深思。通过采访,记者发现对于学子们来说,“画什么”比“怎么画”耗费了他们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在中国美院的学习,为学子们的创作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作为一名新时代的艺术家,他们渴望在作品中表达出自己对于生活的态度和思考,引起人们的共鸣。他们不想做一名“画匠”,而要当艺术创作中的“思想者”。

用丹青绘就一条“蚁途”

在国画专业的展览中,一幅很特殊的作品吸引了记者的目光,整幅作品由3张画构成,从左往右看,3张画一张比一张显得抽象,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靠近仔细一看,3张画作中,作者都画了密密麻麻的小蚂蚁,这是想表达什么呢?作者名叫徐钰媗,一位来自台湾的中国美院国画系研究生,作品名字就叫做《蚁途》。

据徐钰媗介绍,自己之所以会创作这幅作品,一切都要从小时候观察蚂蚁说起。“地上的蚂蚁一整排的爬行,我会用手去把中间的路挡住,但它们很快就会绕过我的手,找到前面的蚂蚁,自动接上队伍。”徐钰媗说,“现在再去看蚂蚁,感觉这跟当下很多人的心境很像,人在这个世界上就像蚂蚁一样不断行走,跟着前人的脚步,试图想要走些捷径,当中遇到迷茫时,四处寻找方向的感觉,给了我一些创作表达的启发。”

“如果说刚来美院学习的时候是为了画好国画,那现在就是为了用国画表达出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我热爱传统,但画家要有自己的风格,不能一直重复别人的。”徐钰媗说。在创作过程中,为了更好的表达,她在创作技法上进行了很多尝试。比如在宣纸这种特殊材质上,如何做出别的纸张达不到的效果,哪怕只是一小块墨色的变化,远看要是整体一片,细看又有许多小细节在里面。为了用最好的效果呈现出自己心中的《蚁途》,她尝试一次又一次,思考了一次又一次。

耐人寻味的五扇“门”

除了国画、书法等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专业外,作为西方的舶来品,中国美院的学子们在油画创作中也融入了自己的思想和态度。在油画作品的呈现中,我们既可以看到西方经典油画作品的影子,更能看到学生对于这些经典作品的转化和提炼,使之变为自己的东西,具有独特性。

油画系研究生徐小祥的毕业作品《追随》系列就受到了马格利特图像的启示,用几个单纯的元素,天空、人、动物并置,试图直面生活中的社会现象和社会性问题,对空间进行反思维研究;利用逻辑的反方向,对图像的错觉进行研究,在假与真之中来回探索,找寻绘画的另一种可能性。徐小祥说,“我对油画这门艺术语言非常感兴趣,希望可以用它来表现出自己对于生活的观察和思考。”

徐小祥的《追随》系列作品由5张画构成,每张画都是一扇“门”,创作画面整体以门的形式呈现,真门的外形和绘制的门作为画框,但又利用视错觉原理显示这不是真的门,在“真与假”之间变换。门本身就有隐喻的特性:既是内又是外;既指向内又指向外;既不指向内又不指向外。对于观者来说,它既内在于房间的绘画中,但同时又概念地置身于外在的真实风景中。

《追随》系列以五扇“门”五个单元呈现,表达共同思想,每一张作品独立成一个单元但,同时服从于总体的思想。这五扇“门”中所表达的内容是否耐人寻味呢?虽然这些毕业作品的创作者大多才20多岁,但是他们已经用自己的思想为艺术创作注入了生命与活力。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